自相矛盾的美式個人主義

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chonghoyu@gmail.com

基督徒腦外科醫生本卡森(Ben Carson)是美國保守圈子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目前他是2016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中排名第二的熱門人物。有一次,他批評奧巴馬的全民健保是自奴隸制以來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東西,因為這健保計劃使人屈從於政府,他認為奧巴馬所關注的不是保健,而是怎樣去控制人民。他說政府不應該決定我們看哪一位醫生,和我們可以採取什麼保健計劃,這種濫權只能發生在俄羅斯。最近本卡森醫生接受CNN的採訪,他重申美國政府和納粹德國有點相似,因為這兩個政府都是壓制人民。

毫無疑問,卡森博士是聰明人,否則他不可能成為腦外科醫生,然而,他的理據根本是站不住腳的。事實上,許多發達國家都對本國公民提供全民健保,難道所有這些政府都是極權主義嗎?許多次我聽到美國人這樣說:「 我有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政府無權告訴我應該做什麼。」有一次一位教授告訴我,他反對興建高鐵,原因是他要享有駕駛汽車的自由,他不願政府限制他什麼時候坐火車。

這種推理是荒謬,事實上,每天政府都干預我們生活的各方面,美國人能夠享用安全的食品和藥物,因為廠商有義務去遵循聯邦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規定;我們能夠呼吸清新的空氣,因為工業必須遵守環境保護署(EPA)的標準。上述那位教授喜歡駕車而反對高鐵,因為他不想政府干涉交通,但事實上美國高速公路的建設和維修是由政府補貼的。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Ron Paul)甚至進一步說, 政府補貼高速公路是錯誤的,他說私營交通可以有更高效率。

為什麼美國人如此不信任政府呢?為什麼他們如此浪漫化私有市場和個人自由呢?答案之一是個人主義盛行。個人主義在西歐和北歐洲也很流行,但歐洲人並不強烈反對政府提供的社會安全網和基建。美國社會學家艾米‧莎略 (Amy Schalet)寫了一本比較美國和荷蘭文化的書,在她眼中,美國的個人主義是對立的個人主義(adversarial individualism),這種美式個人主義鼓勵人們通過擺脫群體對自己的束縛,從而達到獨立自主。另一方面,荷蘭人崇尚相互依存的個人主義(interdependent individualism),這種個人主義鼓勵人們與社群發展和諧的關係。莎略的觀點是有爭議性的,但如果她是正確的話,那麼這理論不僅能解釋為什麼美國人不信任政府,而且也解釋到為什麼他們反抗幾乎一切形式的權威,包括家長、老師、教授。

然而,若我們仔細地審視對抗性的個人主義,那麼我們可以知道它似是而非,甚至是虛偽的。正如前面提到,我們不能沒有政府而正常運作。羅恩‧保羅建議政府停止補貼公路的說法是行不通的,如果我們讓民營企業構建所有道路,那麼每一次出門你可能會經過十幾二十個收費站;如果沒有FDA,你可以會受黑心食品毒害。然而,美國人在大難臨頭時又怪責政府監督不力,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人們指責布殊政府放鬆對銀行和金融機構的管制,並且人們期待政府介入來挽救經濟。當我在美國一所州立大學讀書的時候,一位同學告訴我她不想交稅,因為她不喜歡政府濫用納稅人的錢,真奇怪!她就讀一所州立大學,她的學費是由政府資助的。很多時候,年輕人不願聽從成年人,然而,在陷入困境之際,他們又希望大人幫助他們收拾殘局。有一次一位年輕女孩告訴我:「沒有人是我的父母,沒有人能告訴我該做什麼。」但是,當她搞出麻煩時,她說:「我希望人們可以像我父母般,不管我做錯什麼,他們仍然能無條件地接受我 。」你能看到前面的兩種說法是自相矛盾嗎?

自由不是免費的(Freedom is not free),你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能享受你的自由;個人主義不一定是完全獨立,這可以是和社群相互依存的。有人問我:「你是基督徒,你支持共和黨嗎?」卡森醫生是保守派基督徒,我希望他會成為下任美國總統嗎?當然不會。

2014.12.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