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自我戒嚴下的停止聚會

Credit: 立場新聞

珍惜這個家?「林奠」事隔五年,再次拋出對話的橄欖枝,聲稱要重歸理性,修補撕裂。但今次的橄欖枝淪為自曝其短的枯枝,首次對話會被噴得一面屁,變相為反政權提供平台。可能是積累而成的創傷,老羞成怒的「林奠」決意繼續與民為敵,對話會一星期後動用《緊急法》設立《禁蒙面法》,以此「珍惜」這個她一手破壞的家,實行止暴制亂,猶如家暴後將兒女禁錮與滅聲。

《禁蒙面法》能遏止抗爭行動?「林奠」根本志不在此,不少人已立時指出行使《緊急法》的權力才是問題癥結。這種主權展示除了是脆弱自我的外在反射,更是官方又一次的情感政治把戲。當發現以弱者形象無法博取同情,政權決定撕破面具,露出埋藏在內的獨裁真面目。頒佈惡法當天,政權正是與商家合謀散播恐懼,無故通知學校停課、員工提早下班、商店關門等,營造惶恐不安的氛圍,意圖再次將社會動盪的責任轉嫁社運。配合「黨鐵」的助攻,政權成功令人民人人自危。恐懼與焦慮當晚佔領人心,不少人在街頭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回家,一切活動被取消,包括教會聚會。

「林奠」選擇在連續三天假期前頒佈惡法,故意為抗爭提供舞台,亦是想藉此與警方聯手實行「軟性戒嚴」。她深明高調推行《緊急法》是真「攬炒」,香港是全世界其中一個最容不下停擺的地方,哪怕颱風亦不能阻礙香港人「返工」的決心。但以法外形式,在特定時期宣告緊急狀態,則既可收戒嚴之效,亦減少影響既得利益者。我們霎時發現,原來根本不用頒佈戒嚴,「黨鐵」就是《緊急法》的法外工具。政權只要操控它的運作,即可自動令全港在特定時間自行戒嚴,盡收治理之效。

局勢急速變奏,香港教會的下一步該如何?「自我戒嚴」的桎梏,正為教會提供展現福音的契機。當人人在恐懼中放棄日常生活,香港教會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比當下更不可停止聚會。在緊急狀態下如常生活,特別是維持公共圈子,就是對「軟性戒嚴」最大的蔑視與反抗。昔日處身不同高壓國度的教會,乃至今天中國的家庭教會,無論變換何種形式,皆絕不放棄聚會。在壓迫中堅持崇拜與團契,正是宣告我們對掌管終極權柄的上主之認信,地上任何的法規均不能阻礙我們對上主的敬拜,與肢體的同行與禱告。

宵禁的黑夜,徬徨的心靈急需基督的真光,燃亮覆蓋在面罩後的每個愁容。教會此刻比平安夜,更迫切要在黑暗中宣告天國的福音,在寂靜的街道高聲頌讚主,公開為崩塌的我城禱告。六一一的徹夜詩歌聲成為群眾的保護,如今教會再一次被召擔當香港人的守護者,以基督賦予我們的勇氣和信心,在荒涼中喚回人心,在幽暗中散播盼望的種子。兄弟爬山,當政權採取不同惡毒手段肅清勇武手足,篤信「和理非」的教會是時候再次上場,以自己的獨有身份反抗專制。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77期)專欄【好青年解讀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