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腳下,是以馬忤斯之塵埃

-100%+

前言:五月初,剛參加完一個「以馬忤斯路上」為主題的退修會,認識了許多新朋友,大會之安排是每天五堂講道,十分「變態」,劫後餘生回到家,郵局剛寄來五本譚沛泉的新書(他三月辭世了),一翻開,其中一章就是一吋一吋地揣摩這幾小時發生的事,生命委實充滿不可言喻,祇可意會的巧合,也許,這就是舊約路得記的變奏,在偌大的禾場,孤苦無依的路得,偏偏就碰到波亞斯。

路加福音此段之描述,兼顧了所有細節,耐心地讀,你會整個心神回到那條泥濘的路,七哩長,以成年男子之速度,一天之內就會行完,在巴勒斯坦地,太陽應該五點後就迅速下山了,他們冇電、冇WhatsApp、冇主愛臨(淋?)香江!

譚沛泉弟兄是這樣寫的:

耶穌是以新的臨在方式,陪伴我們走人生的路;靈修指導正正就是陪伴受導者,發現那主動臨在的神,如何在日常生活,顯現祂的面貌。

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祢不見,黑夜卻如同白畫發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來,都是一様。(詩篇139篇)

對恩師最大的報答,就是將他放進我生命的東西活出來,以下是我心潮的廻響。

路加福音之作者沒有解釋原因,為何兩個人一齊行,他祗紀錄了一個人的名字,而他在使徒行傳並沒有再出現,然而字裏行間,清楚顯示他們都極度傷心失望,整個城都在談論一個義人被強權陷害而終…..然後,out of nowhere,耶穌出現了,主動要求一齊行,彼此照應。當我們回望半生,可曾發覺,在生命「暗夜」中,往往,在我們意料之外,神竟然是選擇與我們同在,以他的方法,有時是明,有時是暗,祂一直是擁抱著我們,當我們會考失敗、失戀、失去健康,因歲月的磨洗而失去美貌…….祂沒有離開過。

在以馬忤斯路上,有一條隠形的關係進程階梯,主耶稣邀請我們從「陌路人」成為同路人,再進展成為朋友,跟著是師生,最後祂邀請我們放低自己之偏執讓祂作生命的主人……….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於此黃沙處處的場景之關係遞進,在歷史的長河裏面,其實一直發生在千萬信徒身上,跨國界、跨文化背景、穿越時空,祂定意作我們的引路,直到我們辭世。(詩篇:他必作我們的引路,直到死時。)

經文最有趣的是,主耶稣一被認出之後,瞬即消失,我相信祂是奔往在我們的將來,而不是拘泥於和大家敘舊、訴苦(被釘十字架真攞命攞膽),出乎大部份人期望之外,主耶稣在我們最悲痛,希望幻滅的時候,闖進我們的生命……

希伯來書二10:「基督是我們信心的前鋒、元帥,pioneer of our salvation(NRSV)。」此處有一個戰場或是競跑塲之背景,身處於此磨難的世代,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要跟隨耶穌,要舉重若輕,必須放下各樣容易纏繞我們的重擔,要看見主如何闖進我們充滿delusion的生命裏,生命方可能有新的可能性…..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cg2Zz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