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胡清心:關於所多瑪毀滅的一種可能的詮釋

"Lot and his family escaping from the doomed city guided by an angel" by Peter Paul Rubens, 1615

“Lot and his family escaping from the doomed city guided by an angel” by Peter Paul Rubens, 1615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學生]

所多瑪毀滅的故事,是舊約聖經中的又一部場面恢弘的好萊塢B級大片。

向來對於所多瑪被上帝厭惡乃至被毀滅的原因的解釋,多是因為文中明示所多瑪人好男色,而從城名衍生而出的sodomite(意:雞姦者)更加固了這種印象。而所多瑪城遭毀滅的意義,正是為了警示後人上帝對同性性行為的厭惡,以及此種性取向的墮落。

這種聚焦於性倫理的考察,和舊約誡命中耶和華對同性性行為的禁止相呼應,也因此使諸多信徒將這段文歸為基督教反對同性戀的一個重要原因。

誠然,在近東地區,出於人口繁殖的需要,不能製造後代的同性戀行為確實不為所容。但是,近東地區的宗教中,也包含大量以與廟妓或者男童發生性行為作為拜神活動的現象。因此,至少在耶和華崇拜宗教之外,所多瑪城的同性性行為並非顯得特別罪惡滔天而異常。

而從性倫理的角度去解讀所多瑪毀滅的經文,對於當代基督徒來說,另一個顯著的難題則是,如果同性之間發生性行為是墮落敗壞的,那麼相對而言,羅得所提出的以自己尚未出嫁的女兒作為交換,這種強迫少女遭受性侵害的行為,是否就值得誇耀和包容呢?至少在當代道德標準來看,兩者都同樣惡劣,而為何提出此建議的羅得,就可以被視為義人而得到拯救呢?莫非這段文本暗示著,相對同性性行為來說,強迫少女進行性行為就是可以包容,或者在道德上高尚一些的呢?無疑,如果從性倫理角度解讀這段文本,會對當代基督徒的性倫理帶來一定的挑戰。

無疑,在所多瑪毀滅的經文中,提到了所多瑪老少全城出動要求與兩位天使發生性行為。但首先,事實上在此處,並沒有提及兩位天使的性別(求舊約原文專家指正),只是在基督教傳統之中,對天使的刻板印象往往是男性的形象。而另一方面,這僅僅是經文中唯一一處與同性性行為有關的情節描述。

但文本中更為強調的,卻是另一種敘述。

首先,羅得為何迎接這兩位天使來到自己的家中,經文中說明當時兩位天使是坐在所多瑪城門口,是羅得主動迎接併力邀他們去自己家中過夜。當時天使執意拒絕,只要求在廣場上過夜,而是羅得懇切請求之後他們才來到羅得家中。

其二,羅得提出將自己的女兒作為交換的時候,已經暗示對所多瑪人來說,性行為的發生並不只限於男性,不然作為所多瑪居民的羅得甚至不會認為這個交換條件可以成功。而他拒絕所多瑪人的要求的時候,並不是指明同性性行為是不當的,而是說,(他們)「既然到我捨下,請不要向他們做這事」。

其三,所多瑪人拒絕羅得交換條件的時候,並不是說明自己對異性不感興趣,而是說「這個人來寄居,還想扮審判官呢!」他們對羅得的憤怒並不是因為他否決了同性性行為的提議,而是點明他作為寄居者的身份。

由是,也許我們可以留意到,所多瑪人行為的動機,並不是出於兩位天使的性別,而是出於他們為外來者的身份。而羅得能獲救的原因,不是因為他阻止了一場對男性的性侵害,而是阻止了對外來者的性侵害。

在前現代社會,從部落社群而發展出的社會,可能甚於當代人,有著強烈的「黨同伐異」的思想。自己人幫自己人,欺負外地人,是出於自衛和壯大社群的一種本能。或許,從這個角度,更有助我們理解所多瑪被毀滅的原因,以及羅得獲救的原因。

當兩個陌生人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他們所測試的,並非該城的人是否有著同性戀的傾向,而是測試是否有人能對外來者報以好感和慷慨之心。而羅得,正是在這一點上彰顯了他的義,他確實不如亞伯拉罕是個義人,但他願意主動接納款待陌生人,甚至在陌生人遭到威脅的時候,願意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而挺身而出。在當時社會,尚未出嫁的女兒是被視為父親的財產,他願意交換自己的女兒,並非是用異性性行為這種道德的行為來作為交換,而是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財產來保護這兩個陌生人。

而這,正是羅得值得在所多瑪的毀滅中被拯救的原因。

所多瑪遭受毀滅,也許並非因為他們熱衷於同性性行為,他們罪惡滔天甚至上達上帝耳中,在文本中凸顯的,是他們對於異己的排斥和迫害。因此,當羅得阻止他們的時候,他們立刻點明的是羅得「異己」的身份,他們為何憤怒,是因為他們已經顯示了有限的包容,接納了這位寄居者,而這位寄居者還不領情,在面對自己人和外人的衝突的時候,竟然還站在了外人的一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們認清羅得仍舊是「非我族類」,還是個不服從他們豁免對異己者迫害的恩情的外來人,因此所多瑪人的憤怒對羅得更甚。

因此,對於所多瑪毀滅的文本的詮釋,對這段經文所表達的涵義的重點,不應該是放在哪一種性行為更受上帝喜悅,而是對待外來者和異己的態度之上。所多瑪人在這段文本中,其對同性性行為的態度或者讓當代人驚詫,但是從文本所著重的角度來說,或許讓上帝更為震怒的,是他們對待外人和陌生人的冷漠甚至欺凌的態度。

而這一點,同樣與誡命中,關於如何對待寄居者甚至是奴隸的誡命,是相通的。

並非舊約或者近東宗教專家的我,無法在此討論同性性行為的在基督教信仰中的正當性與否,但是至少從這段文本的重點來看,更值得我們反思的是,對待他者、陌生人和異己的時候,面對這兩位天使的測試的時候,我們是否能活出基督的愛與勇氣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