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背起十架來離地?

香港人普遍的生活壓力很大,不論是在工作環境上面對上司的苛刻對待和同事之間的閒言閒語,在家庭居所中應付家庭成員間的相處模式不同而產生的張力和矛盾,還是在學校中受到校園欺凌和同學間相互競爭的、令人窒息的讀書氛圍,這些狀況都讓我的生活喘不過氣來,在這樣辛苦的生活中,我終於捱到了星期六和日的團契小組時間和主日崇拜,想著可以在主裡得安歇,然後得著力量去過日子。

可是團契內突然有群人在說著近來的時事政局,本來關心社會也是好事,但他們越說越激動,更開始責怪身旁的弟兄姊妹不關心香港,不去遊行示威,任由香港在一片沉默中滅亡,亦說在座眾人都是幫兇;在主日崇拜中,牧師亦突然在講台上指責會眾是離地的、領受廉價恩典的基督徒,呼籲甚至強迫大家要「背起十架」來跟從耶穌。聽到這樣的話,我頓時感到「背起十架」離我很遙遠,我不認為他們所說的是錯誤,但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信仰好像不應該只是這樣。

我必須承認,以上所說的是曾經的自己,也有些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情況,我會說當時責怪兄姊的自己和大罵會眾的牧師沒有錯,只是他們都可以用更廣闊的想像去對待信仰。

FB_IMG_1519283248745

信仰是甚麼?我不能很完整地回答你,因為我相信的基督教信仰實在不只得一條路去行,但我會回答「背起十架」是回應信仰的其中一條路,也是基督教信仰的根本,只是其實要背起十架實在有很不同的方法,我們都需要用更廣闊的想像去思考背起十架所謂何事。本地神學工作者馮煒文先生曾說,背起十架是對被罪者孤苦無助時一種振奮和大喜的邀請,是讓他的人生得著方向,生命變得有意義,而得以進入屬神子民的群體中。所以,背起十架絕對不是離地的要求,而是一個讓人生命得著肯定的邀請,可是我在上面所說的情況正是當背起十架變成離地的苛求時所產生的惡果,而原因正是有人將背起十架的想像收窄了,說成只有一條路去背十架,其他人所做的就不再是背十架了。

背起十架其實很難變得離地,但只要那位要求別人背十架的人缺乏同理心,只在自己的角度和處境去要求別人,然後將一切不能符合自己要求的人定性為懶隋的基督徒,那背十架就會變成一件傷害人和排除異己的武器。我曾經用背起十架來傷害人,也曾被其所傷害,因為當時的我只見到自己眼中想要達到的目標,便將之當成背十架的唯一道路,我便肆無忌憚地責怪其他人都是不肯背十架的基督徒,我便將自己變成了一隻用十架來傷害人的怪物,但當我醒過來開始代入他人的處境去想像時,我發現每人都有自己的十架要背負,而大部分人其實都已在背起十架來跟從耶穌,只是以前唯我獨尊的態度讓我見不到他人的努力,其後我便悔改不再這樣苛求別人了,但我卻在肯定別人在背十架時,仍然被自高自大的人所傷害,說沒有跟他一樣去做這些事情的人都是在領受廉價恩典。

中國著名的昏君晉惠帝曾說過一句經典「何不食肉糜」,他能夠說出這句經典正好表示他是在對事情了解得未夠全面時便妄下判斷,更有意責怪他人沒有盡自己責任做事,而現在有些人在批評別人沒有在背起十架也是同樣的意思。所以我會說基督徒對背起十架的想像必須更廣闊,就是關心貪窮和基層人口是在背十架,但關心土地公義、為性小眾和身體障礙者發聲爭取權益、關注中國維權人士和教會被打壓、參與不同的遊行和社會運動,這些全部都也是在背起十架,其實就連在工作環境和家庭中做好自己本份,在壓力很大的生活環境中默默耕耘為身邊親友帶來幸福,這也是在背十架。

耶穌說祂的門徒要天天背起他們自己的十架來跟從耶穌,卻沒有要求門徒要背起耶穌的十架,也不是要背起他人的十架,更非要他們指責他人沒有背起「適當」的十架來跟從祂,因為我們都正在面對不同的困難,在聖靈的帶領和提醒下,我們都清楚知道我們所身處的境況如何,而在這境況中要如何背起十架就是我們個人的決定,其中並不需要別人在指手劃腳。

基督徒實在需要擴闊對背起十架的想像,如果那宏大的、社會性的十字架與某些基督徒朋友有份,就是他們要參加社會運動和政策倡議,為弱勢群體謀福祉時,我當然會為他們這樣做而感恩,但我也為那些在自己職場、學校、家庭環境的角色中默默付出的基督徒朋友感謝神,因為縱然他們的日常生活充滿壓力,他們卻仍在背起自己的十架,也找到他們在這處境中的呼召和使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