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

中學通識科教師,教協理事,獨立音樂人,長髪已去但長留心中,又沉迷Linux超過十載,是一對兒女之父。

聽道筆記:我們要什麼的「合一」?

星期日早上,教會講道中以合一為主題,聽道完畢後思潮起伏,於是趁記憶未退卻就奮筆疾書寫下筆記,供大家參考。歡迎意見。

有關的經文是哥林多前書 12:4-26,載列如下:

4 恩賜有許多種,卻是同一位聖靈所賜。
5 事奉有許多種,卻是事奉同一位主。
6 工作有許多種,卻是同一位神在萬人中運行萬事。
7 聖靈彰顯在各人身上,是要使人得益處。
8 有人藉著聖靈領受智慧的言語;有人也靠著同一位聖靈領受知識的言語;
9 又有人由同一位聖靈領受信心;還有人由同一位聖靈領受醫病的恩賜;
10 又有人能行異能,又有人能作先知,又有人能辨別諸靈,又有人能說方言(註:「方言」或譯「靈語」;本節下同,28、30節同。),又有人能翻方言。
11 這一切都是由惟一的、同一位聖靈所運行,隨著自己的旨意分給各人的。
12 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身體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
13 我們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並且共享這位聖靈。
14 身體原不只是一個肢體,而是許多肢體。
15 假如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於身體」,它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
16 假如耳朵說:「我不是眼睛,所以不屬於身體」,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
17 假如全身是眼睛,聽覺在哪裏呢?假如全身是耳朵,嗅覺在哪裏呢?
18 但現在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一一安置在身體上了。
19 假如全都是一個肢體,身體在哪裏呢?
20 但現在肢體雖多,身體還是一個。
21 眼睛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
22 不但如此,身上的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缺少的;
23 身上的肢體,我們認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我們不雅觀的,越發裝飾得雅觀。
24 我們雅觀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
25 免得身體不協調,總要肢體彼此照顧。
26 假如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假如一個肢體得光榮,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講道者談到世界有不少分裂事件,包括特朗普的就任、法國選舉議題上,也談到多元與合一往往並存。如何在達致教會合一,在上述的聖經經文,保羅以絕佳的比喻來勸說哥林多教會會眾團結合一,足夠我們後世深思。

我的反思:

  1. 人本有群體性,樂於活在集體中,身心靈都得滿足(囚禁的殘忍就是在於剝奪人的群體性);另外,人也有競爭性,為爭取有限的資源,輕則弦耀自己強處,重則相互殺戮。所以人往往在這兩「性」之間產生矛盾。因此人既有合一的團結趨向,但也有相互排拒的本質。

  2. 現在有不少國家有不少保護國家/地方為本的思潮(姑且喚作右派思維),對傳統的左派價值,例如開放、包容、接納多元有不少衝擊。在最近美國特朗普就任、英國脫歐、法國選舉議題上,就充份顯示保護主義之強盛,又反映了傳統左派價值之乏力。香港教會處身這時勢下,是站在開放包容的,還是保護主義的一邊,這恐怕不是立場問題,而是如何判別聖經價值取向的問題。

  3. 回到釋經層面上,哥林多前教會有不同的社會階層及種族的背景(Here there is not Greek and Jew, circumcised and uncircumcised, barbarian, Scythian, slave, free; but Christ is all, and in all. – Colossians 3:11),面對教會紛爭的問題,保羅以下幾點來回應:

    • 大家的能力不是出於自己,而是神所賜
    • 強調的是大家同是受同一位聖靈受洗,乃至屬於同一個身體
    • 在同一個身體之上,肢體沒理由互相排拒,相反應互相補足

    在香港的處境,信徒要問的問題是:

    • 香港教會有紛爭/分裂嗎?是宗派之間?是教會之間?是教會內?(意見不合又是不是分裂?)
    • 如果有紛爭/分裂,理由是什麼?是全球保護思潮?是中港矛盾?是貧富懸殊?
    • 保羅當年對信徒的勸喻,到如今有多大程度的應用可能?
  4. 關於教會合一,在腓立比書2:2提到:「你們就要意志相同,愛心相同,有一致的心思,一致的想法,使我的喜樂得以滿足。」但這種合一是否至高的原則?例如,當教會出現嚴重違反信仰的事情,教會是否需要團結?約瀚二書更因有人敵基督的緣故,在1:10-11提到「若有人到你們那裏而不傳這教導,不要接他到家裏,也不要向他問安」1。再想遠些,馬丁路德更因天主教的腐敗,推動了波瀾壯闊的宗教改革運動,使天主教教會分裂,之後更衍生「唯獨聖經」的教義2,可見「合一」並不是絕對的聖經原則。

  5. 當然教會達致「合一」,使教會中人感覺良好之餘(不少人的本性討厭紛爭),又具有事工上的實效,確有其必要。然而,人人背景、成長、教導不一,看法差異必然出現,教會如何使不同的人達到共識,這也許和社會上的公民如何達致共識也都一樣。最簡單地想,起碼大家敢於坦白看法的差異,敢於在尊重彼此的情況下,透過商議凝聚共識,再作一些共同決定。

結語

這篇反思文章是先在教會內某些群組傳閱,及後有人認真回應我,引錄見下:

「提到保羅之所以提及屬靈的恩賜,在於哥林多教會內充滿紛爭,分門結黨;二、有人更拿自己屬靈的恩賜成為自傲的原因(特別是說方言,詳情可看看14章接著再討論說方言和先知講道的恩賜);三、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有不少是互相批評和不接納。正是這樣,保羅以屬靈恩賜為題來處理教會內部呈現的張力,上帝給予不同的恩賜,是讓人在信仰群體內互補不足,缺一不可。

值得留意的是,保羅運用身體上不同肢體的例子來說明 (12:14-21),這部分通常都會較為被忽略,包括肢體不能排斥對方、不能小看自己,還有身體內每個肢體同是重要,各有長處。上述分析反保羅是希望在哥林多前書12章指出群體內彼此要尊重及互愛等信息。如果以「合一」為主題來看這段經文,不能說是錯,個人覺得這是延伸的結果。」

若教會可以坦白對講道交流意見,互相砥礪,認真思考聖經的真締,這已不是間「合一」的教會嗎?


對於聽道筆記:我們要什麼的「合一」?有1個回應

  1. […] (編按:作者回應方景樂文章聽道筆記:我們要什麼的「合一」?)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