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聽道之難

d060008d9fd40b7ac05

仲記得第一次正式返崇拜聽道,講啟示錄嗰啲七乜七物,個個字都識,無一句聽得明,聽到一頭霧水,只能怪自己無水準,唔識嘢啦!完咗崇拜,講員仲笑住同我講:「你係咪聽唔明呢?」不過,我當日真係好留心,而且過咗廿幾年仲記得。

過咗十年開始讀神學。喺神學院聽同學講道當然唔會要求高,彼此心照,大家都唔係好知點講,摸住石頭過海咁學。不過由於互相認識,大概知道對方處理經文、神學、公開演說等能力。記得有一次聚會,知道係某位師兄主講,我就好自然咁坐後幾排,以免自己有啲不為意嘅表情、動作影響到佢發揮。唔知係咪坐得太後,我完全聽唔到佢講乜,見到師兄喺台上口郁郁咗好耐,終於聽到:「……第一……」隔一陣又聽到「……第二……」最後聽到嗰句係「……第三……」完咗呢個聚會,我喺心裡面同自己講:「今堂道最大得著係,要留意講嘢邊度大聲、邊度細聲,要大聲講俾聽眾聽嘅唔係『一、二、三』,而係其他內容。」都係過咗十幾年,都仲記得呢篇「聽唔到嘅道」,同當時聽道嘅「得著」。

我諗,如果有崇拜模範聽眾選舉,我得獎機會好高。但我覺得自己真正明白咩係聽道,係以下呢次。

當年喺某堂會實習,如常星期日有崇拜,崇拜時,好似有一種進入咗篇道嘅感覺,個信息喺心裡面搞動,好似忽然醒覺:「道,原來係咁聽。」我已經唔記得當日用咩經文,講員講過咩字眼,但記得嗰種「俾道打動,與道同在」的感覺,好想好想將呢個「道」實踐。但呢種感覺,好似唔係第一次出現,但肯定就唔常有,起碼,當時已經好耐好耐無試過,耐到幾乎遺忘咗,絕對係可遇不可求。即使相同講員和會眾,都唔會每次出現。因為,幾好講員嘅都會病、會心情差、會發台瘟;幾好嘅會眾都會攰、會心煩意亂、會精神不振。

聽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返教會廿幾年,聽過過千篇道,但真係有呢「俾道打動,與道同在」嘅感覺,唔知有無一成呢?自己幾專心、追求、忍耐、謙卑,甚至努力喺爛道中尋求教訓,似乎都無用。如果唔係追星咁追住少量講員,聽多幾場,增加比例,嗰種聽道嘅感覺,真係唔知一年有無一次。

聽道之難,難於上青天!會眾幾咁努力,都未必可以聽好一篇道,因為聽道係互動嘅,雖話有主動聆聽,但要有道可聽,都要嗰篇係道嚟。未去到上述嗰種理想境界,我諗,起碼有合理聖經解釋,神學論述,或有現代嘅生活提醒。如果全部都無呢?仲係咪聽緊道,我都分唔到。

我由第一日開始就唔認為一切責任都在講員,會眾責任亦好大,所以我對自己聽道要求好高,盡力喺爛道求教訓。但兩者對崇拜要承擔責任是對等嗎?假設講同聽責任各佔一半,唯獨講員只有一位,若會眾也只有一位,彼此影響力是相等,責任也可視為各佔一半,但會眾人數會多,而人數越多,個別嘅影響力也越少,到十個會眾,就各佔百分之五,仲算有明顯影響力,但到一千名會眾,有十個唔見咗,其他人都未必知道,對崇拜嘅責任亦只剩低百分之零點零五。會眾越多,會眾越唔覺得自己對崇拜、講道要負上責任,因為佢哋根本睇唔到自己嘅影響力。講若講員希望會眾意識到自己需要承擔起聽道嘅責任,聚會人數就越少越好。(呢個係一般情況,有個別會眾嘅影響力仲大過講員,責任就唔能夠平均分配。)

聽道,究竟邊個需要負較大責任呢?

聽道最難,最難係咩呢?就係有日當你成為講員,仍然要記得自己係一個聽道嘅會眾,仍然需要謙卑、虛心、耐心、受教咁聽人哋嘅道。聽到好嘅道要感恩,聽到爛嘅道要儆醒,主場聽到錯嘅道要保持溫柔,搵機會修正錯誤,就算聽唔到,有時都要執手尾。

「倚天,嗰日阿邊個講呢段經文,係咪解錯咗?」

「我嗰日唔喺度,佢當時點講?」

「咁咁咁,咁咁咁。」

我同問嘅人一齊睇下段經文,睇下前後文,討論一陣。同佢講:

「聽到人講道解錯經,即係你有認真讀經同留心聽道,咁就啱喇!你仲可以直接同阿邊個討論返。」

如果聽完道堂爛道可以直接鬧人,應該無咁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