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聽完林以諾牧師證道–〈愛與合一〉後感

圖片取自 www.howtindog.com

圖片取自 www.howtindog.com

今天FB上傳來林以諾牧師於10月12日主日講道的連結和一些評論。他講道的題目是〈愛與合一〉,而內容是關於「佔中」(這並非一個正確的名字,現在這運動已被普遍接納為「雨傘運動」)所引起之教會內部和社會不同層面的撕裂之回應。

這講道可在林牧師教會的網頁找到(參連結),在「影音使團」的網頁上則可找到這次證道的講章(參連結

講道長四十多分鐘,而講章也長達6頁。以下為我聽完(和看完)後一點撮要:

  1. 林牧先帶出在討論佔中時,所引發的問題,是「失去言論自由」,任可表達與「主流意見」不一樣的,就被視為敵人。在林牧師的講論中,所表達出的「主流意見」,是「支持佔中」者,而不讚同的就是那些被視為敵人的人(他引用了「馮寶寶」作例,表明「主流意見」就是讚成佔中者)。
  2. 林牧進一步以「文革」作為「平行」,將今天的問題與「文革」作為對比,並認為今天出現的,其實與「文革」時期所出現的情況「是一樣的」。而無論在「文革」時期,到現在,所反映的都是人的「罪的劣根性」。
  3. 他再指出,現在教會只能容下「主流意見」,反對的,甚至中立的,並沒有立足之地。
  4. 林牧以「政教分離」來說明教會為何應該「中立」,因為「政教分離」就是「不以宗教力量去影响會友的政治取向」。
  5. 然後他有點义開了,說到「佔中行為」與「支持民主」其實並非「等同」,不支持佔中不等於不支持民主,只是各人所領受的不同。
  6. 他再指出,信仰群體所追求的,其實並不是政制,甚至不是民主。信仰群體所追求的是「為主而活」。所以,民主不民主,不會成為是否能「進入天堂」的條件。
  7. 接著,他對「一部份」「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的言論,並非按聖經而行,反而是受「傳媒」的影響,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以「傳媒」為根據去行事;並指責他們「查經」後,完全沒有被聖經影响改變。
  8. 林牧引用以西結書11章19節,指出今天教會的出路,在乎活出「合一的心」--能容下不一樣的意見,在不同意見下,仍能成為friend。(在這段中間,忽然加了一個「插段」,說到今天成年人必須保護未滿18歲的青少年。)這段相信就是整篇講章所希望帶出的核心信息。

在FB上對於這篇講章的評語多是比較反面的。甚至形容這並不是一篇講道。

我聽完後,有以下感受:

  1. 說實的,這次講道與我所接受的「釋經講道」訓練完全不一樣。釋經講道由聖經經文出發,再從詮釋角度去了解原本經文的當代意義,再去引入如何引用當中的教導至今天的處境。而林牧的講章似乎是倒轉的,將今天的處境作為主線,再倒轉以一段經文作為最後的教導,但卻沒有詮釋以西結書當時的處境(被擄,以色列人的失望、對耶和華的疑惑等等)。
  2. 林牧在宣講時,心情似乎不佳,有點「怒形與色」,而且在語氣上帶點「發炮」的感覺。而我在神學院中,老師對我們的一再提醒:「勿將講台變炮台」。林牧所面對的處境可能真的十分嚴重。
  3. 或者,林牧教會所面對的,是教會中的「主流」是讚成「佔中」,所以有點”projection”,認為社會上的「主流」也是一樣。然而,這是「實況」嗎?就最近新聞報導中的民調數據,有報導指「民調顯示支持反對佔中受訪者相若」(參連結),這還是出現於警方施放催淚彈後,讚成佔中的比例「急升」後的數據。所以從客觀「證據」來看,林牧的「推論」似乎並不一定正確。當然,這在教會內有可能不一樣,但這卻似乎沒有數據可依。
  4. 若林牧教會內實際出現「撕裂」,他對教會會眾帶出這樣「強烈」的信息實在無可厚非。但是將之推至「一部份」「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之指責,就似乎有點過火了。而且這指控是「沒有按聖經而行」,「查經對他們的生命完全沒有影响」等等,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差不多是說這些人的生命與信仰是完全割裂。因他在講道中曾說了一句:「我們實際的行為反應出我心底真正價值觀」,所以他的指控實是直指向這些「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的「價值觀」的問題。
  5. 然而,我十分讚同他所說的,信仰群體所追求的,是「為主而活」,而非追求一個地上政制的問題。
  6. 但是,我會反問,今天我們的討論,甚至是我們所追求的,又是什麼?我們所看到的實況又是什麼?不是「政制」的問題:「政制」只是一個制度,但我們所看見的是這「政權」所表現的,是否「不公不義」。而「公理」(Justice)和「公義」(Righteousness)明顯的是在聖經中所指出,上帝要我們有的核心價值,今天我們無論是「佔中」或「反佔中」,其背後的核心價值,是否又應該是一樣的呢?
  7. 這引伸到林牧的結論:包容不一樣的意見。我認為,「做法」(佔或反佔)應要包容,但是「核心價值」卻是我們要堅持的。當一方所堅持的,是「包容」「不公理」、「不公義」時,我們又應如何「包容」呢?
  8. 另外,對於「政教分離」,林牧所指出的,可能只是浸信會關於「政教關係」(church state relationship)的一部份。以我所認識的「政教分離」,是教會不應運用從政權所給與的「權力」而帶出影响力,這是關乎「教會」如何影响「世界」的問題,是關乎權力的問題。

最後,正如林牧在證道一開始時所說,今天在講壇宣講,實是一個「高危」動作。我完全同意,因為作先知的,就是領受「先知講道之能」的,要忠於聖經,忠於所託,為的是要詮釋和宣講「神的話」,即使這是十分難聽的話,甚至是如舊約先知所說的,是會帶來殺身之禍的話。重要的,是如保羅教導提摩太:「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