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道平台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

「思道」是一個基督徒群體以會員制而建立的一個機構,針對教會、社會及世界議題所引發的信仰關注課題,及時提供建基於聖經及基督徒信仰的不同角度分析和評論,以裝備信徒,建立整全思想。此外,藉著對話與聆聽,促進信徒群體思考與反省。

今天生活節奏急速,社會瞬息萬變,若要迅速而簡潔回應社會事件和教會議題,影像和聲音是提供資訊的重要媒介,所以我們會邀請學者、牧者及相關專業人士以短片及網絡媒體方式分享看法,更希望在將來開放平台,讓更多人士以客觀及專業角度分析聖經,作神學及理性的分享,以致分享者與受眾都能以最短時間分享與接收。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故平台不提供時事評論或消暇娛樂等內容。

除了提供合時適切的分享短片外,本平台將定期舉辨:
.研討會/講座
.專題研習課程
.交流會(沙龍聚會)
.新媒體出版

職場難頂四類人

原刊於思道平台(C Prospective),2018年12月19日
照片來源:GOOGLE

照片來源:GOOGLE

思TALK@2018011記錄

在香港工作要有前途、有機會,識人好過識字是常識;成也人事,敗也人事,遇上職場難頂人士,很多時不單難頂,更隨時令人痛不欲生,前途盡毀。這次聚會,參加者提到聽過、見過、經歷過的各種職場難頂事情,似乎都難不開下列的職場難頂四類人。

第四位:「愚蠢」負責人

愚蠢的可能是公司老闆、部門主管、機構總監、教會主任、執事、學校校長、校監等任何人,他們不一定智力有缺憾,只是他們或因關係而上位,或因「彼得定律」(Peter Principle),升職升到無法勝任的位置,在性格、能力、知識、視野……都不足以承擔,但卻要由他們下最後決定,因而經常會作出愚蠢決定、犯上低級錯誤,下屬既要按他們的愚蠢決定做事,更要不斷為他們的錯誤善後。

私人公司能夠繼續營運,總有些懂得經營的人在位,機構、教會、學校等情況則更嚴重。一來因為慈善機構的董事會需由非受薪人士組成,而非受薪人士大多對組織理念缺乏深入理解,對前線運作沒有足夠認識的「外行人」,他們可能是其他專業人士,但管理社福、教育、宗教等重視理念和意義的工作,那就容易出現問題。組成董事會也有時「官官相衛」,即或出現問題也無動力改變。

如有校董過份干預校政,校長權力被架空或橡皮圖章化,以致校政混亂;他們有時為好大喜功,只重外表風光,不為學生設想。有機構為減少營運開支,決定關閉一些部門,管理層不會關閉營業、物管等賺錢部門,而拿提供服務的部門開刀;部門關,服務減,機構的存在價值亦隨之變得薄弱,到問題變得明顯才會被發現,機構重調資源開設被關閉的部門,已浪費了多年努力的成果,一切得從頭開始。

當然,內行人也不一定適合,如好老師不一定是好校長;好牧師也未必善於管理堂會。

愚蠢負責人摧毀工作最具意義的部份,極速冷卻員工熱誠,製造混製、非人性的制度。筆者作最善意的推論,他們非有意行惡,只是崗位與能力不乎,故即使再難頂也只位列第四。

第三位:職場「老海鮮」

在華人社會年資就是光環,正所謂無功都有勞。因此造就了一群臨近退休、等待退休、甚至不願退休的老海鮮把持朝政,用人唯親,包攬大權。由於他們的思想、手法都已過時,加上落伍的公司文化和制度,權責分配不清不楚,行政混亂,重複犯錯,浪費資源,與第四位情況相若,任何人想做好份工很快不想返工。

但老海鮮能位列前三卻是實致名歸,因為他們不斷上演「尋找仇家的故事」。只要證明年青人(他們眼中年過四十歲還很年輕)經驗、能力不足以成大事,他們的地位就更鞏固。若有能力卓越的後輩,他們會立即感受到威脅,視之為敵,準備作戰。為顯示自己的地位,老海常在微細處大肆搞作,如要下屬寫信,總要三改四改,但非因信寫得不好,只是他們要宣示主權,多次修改後可能與最初的根本一樣。有些老海鮮即或平日彼此為仇,這時亦會同仇敵愾,合作無間,圍攻新人,以免新勢力興起,就如希律和彼拉多因耶穌就和好了。

老海鮮只會向新人施壓,到真正遇到問題則會龜縮不理。如社區中心有小孩被打,新人多會關心、了解和跟進,老海鮮則既不處理,甚至禁止別人跟進。

無能、怕事,卻又刻意製造麻煩,結黨、針對、打擊同事,不務正業,將職場化成戰場,有人認為老海鮮的破壞力比第二位更大;但也有人指出,外國公司或老闆年輕的本地公司就較少上演這類「老海鮮攻略」劇,公司以業績作為評核準則,某程度上避過了這類老牌華人公司的問題。

第二位:怪獸女上司

既非靠關係上位,更非過氣或無能之輩,具專業知識、能力,加上拼搏得來的經驗,為事業擺上一切的熱誠。他們的地位、財富是真正以實力賺取回來,為何難頂之處還在前兩者之上呢?難度性別就是他們的原罪嗎?

也許是時代轉變的代價,女權高漲,為打破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不少女強人為爭取表現以獲得認同,工作致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戀人、朋友、親人、興趣等,都隨著時間流逝,他們的世界和時間觀就只有公司與工作。曾有一位女性長時間專注工作,忘記繳交家中雜費,到斷電斷水之日,便索性搬到公司居住。只有戰力高達怪獸級別的人才能如此生活,凡夫俗子又豈能理解這類他們的想法和感受呢?結果下屬被罵就成為日常,加上女上司的世界只有公司,若他們有壓力和怨氣,當然順道發洩在下屬身上。愛操控的上司則更為嚇人,試過有新人按上司要求讀文件,期間被董事召去參與培訓,回來後被上司痛罵,當然不是讀文件比工作培訓重要,也不是新沒有讀文件,只是新人沒有完全跟從上司的指示。故此,無論這些女上司能力多高,甚至美貌與智慧並重,在下屬眼中都只是一隻隻怪物,終日在其魔爪下受苦,比活於戰場更難受,簡直就是如活在地獄。

第一位:「神聖」基督徒

壓倒大熱老海鮮與女上司,榮登職場難頂第一位的就是「神聖」基督徒。他們愛高調自稱基督徒,福音掛口邊、十架在身前,播《耶穌傳》教英語等,但他們的神聖是分別出來,與工作無關。他們待人傲慢無禮,自以為是;縮骨卸膊,如公司大型活動例必請假;壯男卻吩咐矮小女下屬換水水等等;又貪便宜、愛世界。本來無禮、縮骨、貪便易這等小事,即使加上言行不一,亂搬龍門的偽善,也未能突圍。而不幸地,當晚出席的朋友,過半來自基督教機構或堂會,比較起以往在其他公司的經驗,都深感教會情況,難頂程度比一般其他公司更甚。

教會界別,結構本就是外行管理內行,在位者不稱職比比皆是;年青一輩出走,老海鮮更犯濫成災;女強人未必很多,但堂會有巨大影響力的女性,數量也絕不會少。小堂會、機構,由於人數少,上列人士獨攬大權並不困難。讀者單從客觀條件,大概能想像其難頂程度可有多高?

新同事需要完成指完課程算是常見的,但完成一個幾千元至幾萬元的課程,才告訴你那是自費的,除了誤中求職陷阱,就只聽過在教會發生。有些基督徒在外已自以為有光環,進入權力核心處理內部事務就更自覺神聖,那理是剝削、刻薄、欺壓別人,一切都以為是為主而作,別人的指罵就是主受苦,所以非人性做法比商業機構更嚴重。

由於教會界著重關係和感性,缺乏客觀評核準則,經營上最常面對人數、經濟問題,當成績理想,總會有人質疑其他周邊事務處理不足;但當成績一落千丈,卻會自我感覺良好地表達畀掌聲自己。這樣重關係、無標準的情況,發展成用人唯親、排除異己的情況,亦屢見不鮮。曾有人過警告信,內容可理解為當事人自發做了份內事。除了鬥爭、壓力,還有低能,難怪神聖基督徒能夠突圍而出。

總結

難頂者大多是公司中高層,因為他們即或未至權橾生死,也影響較大。當然也有精明主管;照顧後輩、承擔責任的資深同工;美貌智慧兼情商高的女上司,只是好上司實在可遇不可求。而超越階級成為第一的基督徒,也有不少盡責認真、公平待人者,只是修補不了遭破壞的職場環境,令工作間變成難以忍受的熱廚房。

有人提到,關係重於業績,豈不是基督徒應該實踐的原則嗎?但那是基督公平的關係,而非厚此薄彼、親疏有別,親者講關係,疏者講講原則,這也許是華人血統,覆蓋了基督信仰的因子。

香港教會近年雖不斷強週職場事奉、職場牧養,希望信徒能在職場實踐福音、活出好見證,令同事以至上司歸主。但不少信徒仍感到教會管理層或牧者「離地」,例如信徒時長而不穩定,心身透支下,難以穩定聚會、事奉等,都以為是信徒可以選擇多返教會,而往住也只著重他們的參與,而非個人生命的狀況。更教會、機構更是職場地獄,人事複雜、溝通失效、關係惡劣,如何有效協助信徒面對職場的困境,活出好見證就更是神話。

在香港這個貧富懸殊、權力傾斜的環境,職場是結構性地難捱,筆者只能跟讀者互勉,我們盡量不要成為那些難頂的人,體諒同事的困難,互相幫忙,好讓我們在難頂的時候,還找到同路人彼此扶持。至於教會的職場牧養,也許牧者和一眾管理人,要多聆聽信仰面對的難處,體諒、理解、同行,重視他們的人,而非他們的出席和能力,使他們在難捱的職場回到教會聚會,真的能夠經歷釋放,從新得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