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聖經的作者是上帝嗎?我們讀的聖經是由誰寫出來的?

在文章的開首,筆者怕悶親讀者,所以要先跟大家說明,本文涉及一些神學討論,對神學沒興趣的弟兄姊妹需要慎入。近來見到有人引用聖經時,會把上帝當作聖經的「作者」﹙例如引用格式上會將上帝放在作者的位置﹚。不過其實聖經除了十誡係寫明由上帝親自寫之外﹙是不是真的出自上帝的手筆也要看解經方法﹚,聖經其他的地方都沒有提及過聖經是由上帝直接寫的。

筆者在面書中發表了這看法後,引來了一些討論,也包括一些傳道朋友們,筆者認為值得寫篇文章,順便可以讓弟兄姊妹們更認識我們手中的聖經是如何寫成的。

筆者要先旨聲明,我並未受過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在此文章中也許會有錯誤的資訊,還請讀者們多多包容,有識之事看到當中有錯也可直接提出,筆者定必虛心學習。

在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需要先界定什麼是「聖經中的啟示」。在基督信仰當中,我們有不同的信仰傳統,而這些信仰傳統對於上主如何啟示有十分廣闊的理解,例如:

  1. 「啟示是上主捉住聖經作者隻手寫字」
  2. 「上帝啟示訊息給作者,上帝同時啟示作者用什麼方法寫出」
  3. 「上帝啟示訊息給作者,作者用自己的方法寫出,上帝不會干涉」
  4. 「上帝只是將智慧啟示給人,只要任何人用智慧寫出來的文字是使人有益,就是上帝的啟示」
  5. 「上帝的啟示不是在聖經當中,而是當我們作為信徒閱讀聖經時,上帝直接啟示我們。」

頭3個是教會中頗為流傳的對啟示的理解,也是流行於普遍信徒之中。也有被稱為「新派」的基督徒曾經提出過4。如果是1或者4,那此文章的答案就十分明顯。當然,普遍的信徒會接受「啟示」會是2或者3,即是在成書的過程中,人與上主均有一定程度的參與,而但無論讀者心目中的啟示是如何,此文章也會提供更多資料讓弟兄姊妹們作討論的。

至於5,是由20世紀初的一位神學家巴特所提出,建基於人不能以經驗、理性來認知上帝,惟有接受從上而來的啟示。如果啟示只是一些聖經的文字,則任何人用學術方法來研究聖經均可得到上主而來的啟示,那獲得上主的啟示就不再是上主的思典,而是人的努力。如此看的話,啟示並不是在聖經書卷成書時發生,而是在讀者作為信徒閱讀聖經時發生,聖經只是上主作出啟示的媒介,那上帝就完全不會是聖經的作者。

在2與3的討論中,我們從聖經研究中可得知,聖經好些書卷是抄自更早期的古代近東神話。無論讀者心目中的「啟示」是什麼,也需要回答這一類對聖經的疑問。要是我們相信聖經是上主的啟示,我們也需要解釋為何聖經與早期的古代近東神話那麼相似,如果我們用上面提到,對啟示的流行的解釋也有幾個:

  1. 古代近東神話和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
  2. 聖經是「老作」出黎的
  3. 上主將所要啟示的訊息啟示給聖經作者,作者用當時為人所知的近東神話作出一些二次創作,目的是要透過更改了的內容以表達上主的啟示
  4. 上主啟示作者抄古代近東神話
  5. 考古有誤,聖經其實早於古代近東神話!
  6. 神的道,人是猜不透的,你要對神有信心!

同時我們又知道聖經有好些書卷是「托名」的,例如是傳道書是後人托所羅門的名而寫,甚至整個摩西五經都是猶太民族的傳統,只是在傳統上會承認摩西為作者。我們也知道保羅書信中,好些是其他人以保羅名義寫的。為何我們會得知這些「托名」的事情,是因為在聖經研究當中,學者們發現聖經書卷中的用詞和文筆不太一致,舉個最簡單例子,創世記中第一章用「神﹙elohim﹚」來表示上帝,但到了第二章就用了另一組字「耶和華神﹙yhwh elohim﹚」來表示上帝了。要是認為上主是聖經獨一的作者,那就要回答一下為何同一個作者要用那麼多種不同的文筆了。

筆者提出這些問題,旨在指出聖經正是因為有人的參與,用了人的語言和文字,用了人的手寫作出來,才會出現如此的不一致。上面要將聖道啟示,全能的上帝理論上可毫無限制地把聖道啟示出來,但上帝既然選擇「自限」,以人的語言,以當時的社會文化等,為「聖道」設下一定的框架,我們也可以作一些延伸的思考,如此有限制的書卷是否真的成為信徒唯一,而且是最高的標準。當然,我們也見到實際的操作上並不如此,至少,我們看到有女傳道可以上台講道。

談到這裡,也要回應一下題目,到底上帝是否聖經的作者。要界定到底上帝是否聖經的作者,我們需要問的,上帝在聖經寫成的經過參與了多少,讓筆者舉個例子說明。例如現在是中學作文堂,如果老師要求學生作一篇文章,表達某些訊息,寫作題材和文筆風格完全由學生自行決定,那老師就不會是文章的作者。但如果老師連寫作大綱和段落大意也給了學生跟從,學生寫成後老師又針對文章作出了些修改,那老師和學生就是共同寫作文章;如果老師直接給學生抄一篇文章,那學生就不可能是文章的作者吧。

到最後,聖經的作者是不是上帝,筆者不想在此下一個定論,也沒有絕對的看法,但這絕對是影響我們如何理解「聖經無誤」這句說話。不同人對「啟示」的理解是有所不同的。好些基督徒認為上主的啟示是「捉住聖經作者隻手寫字」,那聖經的作者無容置疑就是上帝,聖經對信徒也有絕對性的權威;如果信徒認為「上帝啟示訊息給作者,上帝同時啟示作者用什麼方法寫出」在成書的過程中又不斷對落筆者作出啟示,落筆者又以禱告回應,那上主與作者將會是聖經的共同作者,如果信徒認為「上帝啟示訊息給作者,作者用自己的方法寫出,上帝不會干涉」那聖經的作者則是傾向是落筆者;到最後,信徒相信「上帝只是將智慧啟示給人,只要任何人用智慧寫出來的文字是使人有益,就是上帝的啟示」或者「上帝的啟示不是在聖經當中,而是當我們作為信徒閱讀聖經時,上帝直接啟示我們。」的話,聖經的作者就會是落筆者,而不會是上帝。但至今,由於作者已死,我們無法直接問作者,到底他是如何收到來自上帝的啟示,成書的過程又是如何。但無論讀者是認同1,2,3,4還是5,筆者衷心希望讀者們能同時可以整理筆者上文提及的一些聖經問題。這個課題其實也有十分多延伸討論,特別是上文提到「聖經無誤」,「聖經成書謘訊息與今日解讀﹙詮譯學﹚」的課題,但礙於筆者怕悶親讀者,也不想寫太多字,所以還是有機會再談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