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祥志

香港神學院聖經科專任講師

聖經準則真的很難判斷嗎?

今天教會其中一樣令人費解的是:大家上同一間教會多年,一同聽了無數的道,但到今時今日,弟兄姊妹的基本價值觀竟然可以大相逕庭,背道而馳,水火不容,甚至勢不兩立。究竟大家多年來聽的是什麼?若聽的是同一篇道,為何會有如此兩極的立場出現?難道聖經真理的理解真的如此多元相對,以致無法有一致的方向立場?抑或是各取所需地只聽自己喜歡聽的,不喜歡聽的便自動熄機?還是講台上的道根本沒有touch到聖經的核心價值?

若認真看待聖經,又願意謙卑信服聖經所講,又有common sense的,我看不到為何會有這般大的差異,聖經的立場真的如此難確定嗎?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在說「等量賠償」,回報或懲罰不可多過或少過所犯的程度,要公義公道地回報。今天犯錯者所受的回報是否合乎這公道的原則,有沒有濫捕濫暴,很難判斷嗎?

「收割時不可割盡田角,要留下一些給寄居的及孤兒寡婦」在說賺錢不要賺到盡,要留給社會的貧窮人。今天香港是否賺錢賺到盡,如何對待貧窮人,貧富懸殊世界第一的堅尼系數是否合乎這愛人如己的標準,很難判斷嗎?

「你囊中不可有一大一小兩樣的法碼;你家裏不可有一大一小兩樣的升斗。當用對準公平的法碼、公平的升斗」在說交易要公道,不可呃秤。今天商業社會的種種欺騙手法是否合乎這公平的準則,很難判斷嗎?

「不可偷盜」在說尊重及保護別人的財產。今天有權勢者如何製造「合法的」制度去偷盜升斗巿民的血汗錢,去剝奪巿民過往可享有的種種自由,他們的做法是否合乎這誡命,很難判斷嗎?

「君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不可為自己多納妃嬪,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簡單一句,做君王不可「為自己」,而是要按耶和華的律法精神去管治人民。今天我們的「君王」在為自己抑為人民,很難判斷嗎?

「審判官和官長要按公義審判判斷子民,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不可受賄賂」。望文生義,不必多作解釋。今天社會的官長有否屈枉正直,有否偏私,有否收受不同形式的賄賂,審判有否雙重標準,很難判斷嗎?

引用羅秉祥博士的說法,一天中雖有由日轉夜的黃昏時份,也有由夜轉日的黎明時刻,這些時段都是灰色地帶,較難分清日夜。但一天之中,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黑白分明,很容易分出日與夜。同樣,聖經準則雖也有灰色地帶,但事實上大部分經文都是清清楚楚,無可推諉的。若講台的教導清晰,弟兄姊妹所接收的價值方向應該是一致。因此,今天教會的兩極現象出現,可能是講台上的教導不清晰,可能是有人只按自己所喜愛的選擇性聆聽,可能有人不願接受聖經的價值觀,可能對某些人來說耶穌只是滿足自己利益的黃大仙,可能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可能⋯⋯

聖經從來不離地,離地的只是教會及信徒對聖經的輕視與誤解;真理從來只有一大方向,分歧的只是人性種種無知及敗壞所引致。當釐清這一切,信徒的合一應指日可待,毋需再分黃與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