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擁有一切問題的答案嗎?論非法移民問題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沒有任何人是非法的!」

前一陣子德州州長簽署了針對「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ies)的禁令,在庇護城市非法移民受到保護,警方不能要求人表明是否具有合法居留的身份。但根據新禁令,現在警方可以這樣做,如果當地警察同情非法入者而不與聯邦政府合作,警察也可以被送進監獄。上週四,德州聖安東尼奧市起訴州政府,企圖否決這新禁令,反對者認為這法令是散播「仇恨」。像美國的許多其他死结一樣,非法移民問題迄今仍然引發無休止的辯論。

在最近一次神學研討會上,一位講員反對打擊非法移民的法令,他忼慨激昂地高呼:「沒有任何人是非法的!」在問答環節期間,我向他提出這個問題:「我希望家庭團聚,我應該告訴自己在香港的親戚向美國大使館遞交移民申請表格,還是應該告訴他們以旅遊簽證來美國,然後延期居留?」

講員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他只是重申要愛䕶來客。在研討會上,除我之外所有人都支持允許無證移民留在美國,會上一位神學家告訴我們幾個悲慘故事,例如移民法將家庭拆散,很多無証移民生活在恐慌底下,她強調基督徒必須同情那些受苦難的人。

可是,憐憫、同情是處理非法移民問題的最重要標準嗎?如果有些人不遵守規則,我們應該以同情的名義來隻眼開、隻眼閉嗎?在研討會上我提出另一個問題:「很久以前,警察向我發出一張告票,我的違規是芝麻綠豆的小事,我只是在停車標誌前慢駛,而不是全然停下,駕駛學校的費用和罰款合共為三百多美元。假設我是月光族,餐搵餐食餐餐清,如果我支付了這筆錢,我便沒有足夠金錢買食物給我的孩子。我有責任支付罰款嗎?還是我可以說人們應該以同情心對待我?」再一次,在研討會中沒有人給予我直接的答覆。

流於籠統的聖經原則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見到任何有力的反對打擊無證移民論証,是基於清淅的聖經原則。丹佛神學院舊約教授丹尼爾‧卡羅爾(Daniel Carroll)認為,討論移民問題的起點應該是創世紀第1章,這段經文顯示出,所有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創造,所有人都擁有無限的價值和巨大的潛能,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無証移民的需要,和他們能夠為美國帶來的貢獻。

約翰‧馬殊(John March)牧師表示,不論一個人的法律地位如何,他都會熱愛和歡迎那人,他的首要忠誠對像是神的國度,在神的國度裡面,接納人是非常重要的。

伊利爾神學院(Iliff School of Theology)社會倫理學教授德拉托雷(de la Torre)反對「非法移民」這個詞,因為這個詞意味著犯罪行為。現行的法律奪去了一批人的尊嚴,逼使他們變成所謂「非法移民」,基督徒有道徳義務去不服從這些法律。

雖然筆者不是釋經學家,但是我覺得以上的聖經原則都是流於籠統,甚至是「想做就去做,聖經為我服務」。我絕對同意「所有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創造」,「在神的國度中接納人是非常重要」,但我看不到這些原則怎可以引伸出基督徒應該漠視移民法律。德拉托雷來一個釜底抽薪,乾脆說現行的移民法律是不義的。納粹徳國曾經排猶,美國亦曾經有排華法案,但現在的移民法其實十分人道和寛鬆的,德拉托雷需要引用另外一些聖經原則去証明現行法律是不公義的。

正義的法律是公平的法律

讀者諸君,請你們先坐下來,因為我在以下所說可能會令你大吃一驚。當我初信時,人們告訴我聖經已經有了世界上所有問題的答案,但今天我不認為聖經是一本萬用手冊,聖經並不是對世界上每件事都有直接和清楚的答案。關於非法入境問題,我的立場不是基於聖經,而是以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為基礎的。羅爾斯的正義論十分複雜,長話短說,基本上羅爾斯認為一個正義的社會就是一個公平的社會,正義的法律就是公平的法律,即使有些行為似乎是無害的,但是每個人都需要遵守同樣的規則。

再以上述的交通告票為例,我在停車牌前放慢車速而不是停車,我並沒有傷害任何人,如果我不交罰款,這也不會影響政府庫房和公共服務,這只不過是三百多美元。若果我不交罰款,我可以用這筆錢來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比如奉獻給我的教會,為我的學生買禮物,鼓勵他們勤力讀書。但是,為了公平地對待其他遵守法律的人,我應該支付罰款。

許多人認為,大多數無證移民不但對美國無害,而且為美國經濟做出了貢獻,例如農產品價格如此低,是因為墨西哥非法入境者願意收取低薪,去做艱苦的工作。但無論如何,為了公平地對待合法移民,所有人都應該遵守移民法律。

普世道德原則還是社會傳統?

羅爾斯將社會秩序置於個人權利之上,但這不是美國文化的特徵,心理學家哈廸(Jonathan Haidt)指出,在一些文化中,道德原則主要是建立在個人的權利和自由之上,如美國;但在某些文化中,道德標準是基於社會公約,如印度。在前者,人們穿什麼衣服和吃什麼菜是個人偏好,而不是道德問題;但在後者,人們可以因為食物和服裝而判斷一個人的品格,例如吃乾炒牛河或者衣服露出大腿都是道德禁忌。

我認為這種分類法未免過於簡單化,事實上,在一個強調個體權利的文化中,人們也可以通過社會傳統去作出道德判斷,更糟的是,人們往往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所謂道德原則只不過是社會傳統。

在文章開頭我提到德州州長禁止庇護城市,允許警方檢查市民的文件,以核實他們是否具有合法居留身份。許多人反對這法案,批評這是侵犯人權和自由,但對我來說這個做法沒有錯,我來自香港,在公共場所中香港警察有權檢查任何人的身份證,我曾經多次在香港被警察要求出示身份證,坦白說,我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尊嚴、權利、自由被剝奪。

我明白到為什麼美國人會有這種想法,因為流行文化往往以潛移默化的方式來灌輸這種思想,舉例說,科幻電視片集【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的其中一個主題是關於族群衝突,這套片集描述有些人是外星人的後裔,他們具有超能力,所以被稱之為「非人類」(inhuman),片集裡面許多故事都是還繞著人類和非人類的矛盾,其中一個故事是神盾局的特務進入了一個名叫「架構」的虛擬世界,這虛擬世界受到一個極權組織統治,這個組織的軍警在巴士站中以極不禮貌的方式,要求在巴士站候車的人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目的是分辨人類和非人類。這些埸景發出一個隠藏潛的信息:檢查身份證就是要分化族群,這代表了狹隘的排他主義,是極權政府踐踏人權的手法。

另外一套名叫【女超人】的電視片集也有類似的主題和情節,這齣電視劇說許多外星人來到了地球,一間高科技公司發明了一種儀器,可以探測出誰是地球人,誰是外星人,喬裝記者的女超人對這高科技公司的執行長說:「這儀器違背了美國的價值觀!」執行長問違背了什麼價值,女超人說:「自由!」跟著女超人寫了一篇文章,對這個科技公司產品口誅筆伐,當他將手稿交給編輯的時候,編輯不滿意她這種寫法,編輯說:「新聞報道應該是客觀地報道事實,例如什麼人、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什麼事情,至於這產品是否侵犯自由,是否違反美國價值,這應該交由讀者去判斷。」在這齣電視劇中,那編輯被描繪為面目可憎、語言粗鄙,而女超人被形容為一個充滿大同精神的超級英雄。不消說,許多觀眾都會站在女超人的一邊,但坦白說,筆者認為那編輯更有道理。外星人是地球的非法入境者,但女超人認為外星人有權隱藏自己的身份,而地球人想偵查他們就是侵犯人家的自由。

到人家的酒店吃早餐

在非法移民問題上,無論是神學討論、學術研究、流行文化,許多人都只是訴諸情緒,不少所謂由聖經原則衍生出來的立場,其實是以幾級跳的方式去支持預設的理念,而流行文化則把社會傳統提升為絕對的道德價值觀。

這篇文章太過嚴肅,讓我以一個輕鬆的故事作為總結:話說有一天有三個牧師都某城市參加神學會議,他們的旅館並沒有提供早餐,於是三人走到了隔鄰有早餐供應的酒店吃早飯,酒店服務員禮貌地問他們:「先生,請問你是住在這間酒店的嗎?你能否出示房間鑰匙呢?」

一位牧師大聲說:「你要我出示住酒店的證明?這是違反了美國精神的核心價值,是踐踏我的尊嚴、自由、人權,你是分化人,是鼓吹仇恨!」。」

另一個牧師說:「你沒有讀過聖經嗎?聖經原則就是接待來客,申命記10章19節寫道:『所以你們要憐愛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做過寄居的。』」

第三個牧師說:「我們都是牧師,薪水微薄,所以無法負擔得起昂貴的早餐,你們應該以憐憫心和同情心對待我們。在馬太福音 25章35至40節耶穌這樣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做客旅,你們留我住……。」 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 ……』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你讓我們在這裡吃早餐,就是給耶穌基督吃早餐。」

酒店服務員仍然保持微笑,回答說:「我有讀過聖經,在利未記 24章中耶和華曉諭摩西說:『那褻瀆耶和華名的,必被治死,全會眾總要用石頭打死他。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褻瀆耶和華名的時候,必被治死。』聖經說,無論對寄居的還是對本地人,都要一視同仁,所以我們對所有人都要求出示住房證明。若有人妄稱神的名,我們會用石頭打死他。」

2017.6.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