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傳統歧視女性嗎?保羅化腐朽為神奇

余創豪chonghoyu@gmail.com

不久之前,著名作家格拉德韋爾(Malcolm Gladwell)接受一間加拿大電視台訪問,在節目中他表達了自己對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的看法。格拉德韋爾認為許多賽後分析太複雜了,希拉莉失敗的主要原因可能很簡單:她是一個女人,許多美國人不能接受進取型和雄心萬丈的女人,他們仍然擁抱傳統價值,覺得女人應該是溫柔和女性化的。社會學家朱克曼(Phil Zuckerman)持有類似的觀點,他寫道:81%的白人福音派信徒支持特朗普,這反映出基督徒選民受到歧視婦女的聖經傳統影響。

事實上,不少福音派領袖都不喜歡女權運動。華人福音派領袖林修榮反希拉莉和撐特朗普,他說:「美國道德的滑落是由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首先是中小學禁止禁止禱告,禁止誦讀聖經,禁止教授宗教課和講解基督教道家。接著,美國開始女權運動,性解放運動,1972年全國墮胎合法化,80年代同性戀出衣櫃運動,同性婚姻合法運動…… 。」二零零一年「九一一」襲擊之後,電視傳道人科威爾(Jerry Falwell)公開宣布:「異教徒,墮胎人士,女權主義者,以及積極地試圖推動另類生活方式的同性戀者…… 我指著他們的臉說:你令到這件事發生。」對他們來說,女權運動是道德衰敗的標誌,是干犯上帝的罪惡!

我承認一些女權主義者的言論是很激進,例如女性天主教神學家科倫莎 (Elisabeth Schussler Florenza)斷言:聖經充滿了父權制度的論述,這些壓逼性的文字不可能是神的啟示。科倫莎的說法挑戰了聖經的權威,因此我明白為什麼保守派人士對婦權運動持懷疑態度。然而,大多數女權主義者並非激進的,她們的要求非常合理:男女平等。還有,即使她們有點過火,我會諒解到這是在長期受到壓迫下的反應。

使徒保羅寫道:「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拉太書3:28)在早期教會裡,這種大同理想對基督徒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影響呢?歷史學家拉姆齊‧麥克馬倫(Ramsay MacMullen)回答:「不是很多。」雖然在保羅時代有女性擔任教會的領導職務(哥林多前書16:19),但有證據顯示,早期的基督教會仍然認為男尊女卑。例如,佩蓓圖(Perpetua)是第三世紀的女性殉道士,在她殉難的前一天,佩蓓圖在異像中見到自己變成一個男人,並與一個埃及人(邪惡的象徵)搏鬥。許多人歌頌佩蓓圖的殉道精神,但仔細閱讀這故事時,我不禁質疑這所謂異像到底是神的啟示,還是人的文化偏見。為了打敗邪惡,佩蓓圖需要成為一個男人,這種價值觀也可以在【多馬福音】中找到,【多馬福音】記載:「西門彼得對他們(其他門徒)說:『馬利亞應該離開我們,因為女人沒有價值。』耶穌說: 『看,我要吸引她,使她成為男人,成為一個活潑的靈,類似於你這男人,因為每一個使自己成為男人的女人都會進入天國。』」「多馬」筆下的耶穌越描越黑。

現代基督教會裡面仍然存在對女性的歧視。年幼時,筆者參加的香港教會禁止婦女擔當任何領導職位或講道;當我是研究生時,我參加一所俄克拉荷馬州的美南浸信教會,男牧師辭職後,執事會同意由當時的女傳道填補堂主任的空缺,然而,總部卻推翻了這個決定,因為傳道人是女人! 在當時我只會搖頭嘆息,在今天我會退出教會,以示抗議。我在亞利桑那州的一間浸信教會中聽到牧師在講道中講解【提摩太前書】第三章:「『人若想要得監督的職分,就是羨慕善工。』這話是可信的。 做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做一個婦人的丈夫……。」那位牧師如此解釋這段聖經:「監督只能是一個婦人的丈夫,而不是一個丈夫的婦人,所以姊妹並不能做教會的監督。」在那時候我只是在座位中忍氣吞聲,現在我會質問他:「同一章也提到『監督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請問不育的男人是不是沒有資格做教會領袖呢?」

除了【提摩太前書】第三章外,保守派人士還引用其它聖經去支持他們所相信的基督教「真理」。例如,「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哥林多前書11:3)「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以弗所書5:23)「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她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她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哥林多前書14:34-35)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管轄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12)

這些經文有可以不同的解釋和翻譯。例如,聖經學者戴維‧米勒(David Miller)指出,大多數現代英文譯本將【提摩太前書】2:12翻為「女人不應該擁有對男人的權威(assume authority over a man) 。」其實,這也可以翻譯成「女人不應該主宰男人(dominate men)。」幾個較舊的譯本將其翻譯為「篡奪權威」(usurp authority),如日內瓦譯本(1560)、主教譯本(1568)、英皇雅各欽定本 ( 1611),若是這樣,可能保羅只是想勸告女人不要做老虎乸。有些學者更進一步認為,保羅可能沒有寫【哥林多前書】14:34-35這段說話,他們認為這段話是後來的保羅追隨者插補的。

亞歷山大(Loveday Alexander)和戈爾曼(Michael Gorman)指出,保羅沒有發明妻子服從丈夫的「家庭法則」(Household code),這個家庭法則遠在主前三百年已經由亞里斯多德創立,這一直以來都是希臘羅馬文化的一部分。保羅不想搞一場革命去推翻現有的製度,雖然保羅保留了現有的文化規範,但是他把基督的愛和相互尊重等嶄新的元素注入到夫妻關係中,以及主人與奴隸之間的關係。

我們應該學習保羅的原則,超越其字面意義,而不是將聖經視為烹飪手冊。如果亞歷山大和戈爾曼是正確的話,那麼保羅並沒有完全保持現狀,他發動了無形的革命,化腐朽為神奇!

2017.3.2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