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聖公會的和你拖


11月1日,諸聖日。

這個晚上,位於中環的香港聖公會聖約翰座堂舉行了一場按立聖職聖禮。

在聖日按立教會的牧者,對重視節期傳統的聖公會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一回事。何況按立禮對這個遊走於公教和新教之間的宗派而言,是僅次於聖洗和聖餐的五小聖禮之一,教會必需要珍而重之。

不過近幾個月社會的動盪,為這次的按立禮譜上一次前所未聞的小插曲。事緣10月30日下午,〈聖法蘭西斯行動〉臉書專頁突然出現了一張名為〈香港聖公會人日程表:諸聖日「和你拖+和你唱」 手牽手詩歌祈禱人鏈〉的網絡宣傳海報,並呼籲香港聖公會會友在諸聖日當晚走到聖約翰座堂組成人鏈,藉以寄望新按立的牧者委身事奉上帝之餘,不忘此時此刻教會的使命。

相關活動,《時代論壇》已有詳盡的報道,在此不加論述。1不過教會人士在這段風煙四起的時代裡,依然掛著宗派的旗號為社會的亂局及對教會的迷茫而發聲,尤為難得。說句實話,若別的宗派信徒看見大時代下教會領袖仍然處處維護建制,相信早已選擇離開教會,又或走到其他宗派作短暫寄居。

筆者曾經在聖公會作實習神學生,昔日大學團契的生活裡也結識了不少聖公會背景的好友。相對於其他基督新教派別,聖公會會友明顯有著強烈的宗派認同感。他們熟悉自身宗派的歷史源流,對教會傳統節期尤為重視;當一群基督徒走在一起,他們也會輕易指出到底誰是聖公會人。在別人眼裡他們或有相當的排他性,在他們的思維裡卻是一種旁人不能夠明白的身份認同。

記得在過去的一段日子裡,不少聖公會的信徒朋友分享自己為個別宗派領袖的言行感到失望。只是失望的同時,他們從未想過離開自己所屬的牧區,轉會到其他宗派避難。對他們說,聖公會是一種身份認同感。它就如你的膚色、血緣、性別,是上帝賜予你天生的禮物,不能夠輕易放下。

以往,我還會覺得這是一種對宗派的錯誤迷戀。畢竟身份總會隨著人的成長及環境的更替而改變,誠如牛津運動的活躍者紐曼(Saint John Henry Newman,1801-1890)也在四十五歲時轉宗為天主教徒,今年更受教宗冊封為聖人。

然而這種看似對自身宗派的執著,原來可以成為教會一道清泉。當這些來自十八區的聖公會信徒願意走在一起,以他們自身宗派的名義站在城市的核心發聲,也讓他們的教會在他人眼中變得不再一樣。

作為信徒,我們都會感到自己在教會人微言輕,教會的說話和行動盡為教牧長執把持。每當教會的說話讓我們感到蒙羞,相信我們都會選擇用腳投票,淡然離開眼前這個令眾人失望的群體。只是離開的同時,卻讓那些令人意興闌珊的說話愈燒愈旺,也叫教會更難在城市作鹽作光。

這次一群聖公會人發起的活動,實在值得其他教會信徒借鑒。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