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德漢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耶穌的女門徒

原刊於德看生活事,2018年4月6日

Mary Magdalene這套《耶穌的女門徒》的英文原名是Mary Magdalene,表明故事的主角是抹大拉的馬利亞(天主教譯作瑪利亞瑪達肋納)。此片從女性的觀點了解耶穌基督的宣教使命,並且肯定馬利亞作為基督的「女門徒」身份。

重新設定的馬利亞及十二門徒

歷史上有關抹大拉馬利亞的事蹟卻是眾說紛紜。中世紀的教會說她原是妓女,後來被耶穌趕鬼後跟隨了祂。更誇張的講法說她是耶穌的妻子,並為祂誕下兩名孩子。如今電影中的馬利亞卻是來自一般猶太人的家庭,卻因為不肯聽從長兄安排的盲婚啞嫁,結果被視為邪靈上身,家人於是找來耶穌為她「治病」。後來馬利亞決定逃婚,離家出走跟隨耶穌。

昔日猶太人經歷國破家亡後,他們先後被不同的外族統治。故此猶太人一直期望他們等待的彌賽亞可以帶領猶太人革命起義,脫離羅馬政權的管治。事實上十二門徒奮銳黨的西門也有類似的主張。如今電影中的門徒卻成為對於耶穌抱有這種想法的改革分子,他們甚至將耶穌有關天國降臨的宣講視為猶太民族復興的楔機。

敢與男權抗衡的女門徒

偏偏身處於一眾男性為主的門徒中,馬利亞卻不認同這種對權力及政治的追求。她認為要憐憫、寬恕、放下愁恨,才能改變世界的不公義及迫害。其中一幕她與彼得被耶穌差遣出外傳道,途中經過被羅馬軍兵掃蕩後的村莊。馬利亞看見這些瀕臨死亡邊緣的村民,也就動了慈心停下來照顧他們。但是彼得卻擔心耽誤了傳道使命。兩人的差異正好反映出今天教會對宣教使命的解讀:究竟我們只看重那些人數增長的大規模宣教事工,還是要作社會的好撒瑪利亞人,關心失喪者的真正需要?

電影中的馬利亞剛中帶柔,一方面她拒絕跟從男權社會的家庭綑綁,同時也忠於基督和平、仁愛與寬恕的教導。她以個人的經歷安慰受到家庭壓迫的婦女,教導她們放下怨恨,學習寬恕,又為她們施洗。當一眾門徒期望耶穌高姿態進入耶路撒冷時,馬利亞卻看出了祂的恐懼--因祂知道自己將要面對死亡。耶穌被捕後門徒紛紛走了,馬利亞卻不離不棄,緊緊跟隨著祂所行的十架苦路,後來更為祂處理埋葬事宜,最終成為第一個見證耶穌復活的人。

猶大賣主的解讀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同時對於猶大出賣耶穌一事有不同的解讀:因他不滿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沒有即時揭竿起義,於是企圖藉著羅馬兵丁的追捕,逼令耶穌盡快投入革命行動。當然最終耶穌沒有按照猶大的預計而行,結果他因為出賣了耶穌而深感懊悔,最終走上自盡的不歸路。

電影藉著馬利亞的女性角度,展現出耶穌基督經歷死亡、埋葬和復活的過程,帶領我們重新思考救恩的意義。據說電影參考了《抹大拉馬利亞福音》(The Gospel of Mary Magdalene)的內容,也選取了耶穌的部分事蹟,以突顯馬利亞有別於一眾門徒從基督身上的領受和學習,甚至被描繪成最能貼近耶穌心靈的門徒。

電影中的馬利亞向門徒見證主耶穌復活後,他們為了天國的意義而爭論。彼得相信一眾門徒要成為教會的磐石,並要完成天國在地上的實踐,卻質疑馬利亞作為一個女性可以知悉耶穌的意旨。馬利亞卻強調人子已在眾人的心中,祂的恩典必引領和保護他們,所以要一起頌揚祂的偉大。馬利亞表明天國不是透過衝突和對抗來建立,卻是以愛、行善和寬恕來建立。

宗徒中的宗徒

據說《抹大拉馬利亞福音》於公元120-180年由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的信徒寫成,直到1896年在開羅被德國學者發現。書中帶有強烈諾斯底主義的色彩,同時否定以彼得為首的傳統教會具有的屬靈權柄。事實上彼得並不相信耶穌基督只將信仰的奧秘向一位女性說明,亦不認同其個人領受的奧祕和啟示。不過馬利亞的歷史身分仍然在天主教教會中得到肯定。

根據羅馬天主教禮儀的年曆,7月22日是「瑪利亞瑪達肋納紀念日」。但由2016年起教宗頒佈法令提升該日為「慶日」,從而確立她與其他宗徒的地位同等,並在基督生平中扮演積極的角色,特別是她作為見證耶穌復活的第一人,肯定她是「宗徒中的宗徒」,從而彰顯她在教會中女性模範的特殊使命。

當然我們不必認同《抹大拉馬利亞福音》中諾斯底主義的主張。然而這是早期教會一份鮮有以女性命名的文獻,而《耶穌的女門徒》也讓我們從傳統教會以外的角度明白基督在世的宣教使命,喚起身為基督徒的我們關注女性在教會和社會的角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