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齊 Samuel Lee

I minister to the grass root community in Toronto's Chinese population. I am interested in biblical studies in Greek and Hebrew. I wish to pursue a higher education in biblical studies one day.
我牧養多倫多華裔基層社群。平時喜歡研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聖經。盼望有一天能在聖經研究深造。

耶穌有沒有辱罵外邦婦人是狗?

-100%+
Odie from cliparts.co

Odie from cliparts.co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曾於2012年一月,公開辱罵香港人是狗,當時引起香港社會強烈不滿,可見人一般就算覺得作為寵物的狗多可愛,對狗的形象仍然帶著貶義。北美洲有很多人養狗,自然把狗看得更加珍貴,有些北美洲的人甚至視狗如命,將狗看作命根兒;不過一旦說某人是狗,便立刻產生貶低人的觀念。

來到讀聖經的時候,發現馬太和馬可福音記載過耶穌在推羅西頓(今天黎巴嫩)一帶遇到一位敘利亞腓尼基1 (馬可福音七26)外邦女人求祂趕走附在她女兒身上的污靈。耶穌最後雖然稱讚婦人的信心大,女兒身上的污靈被趕走,但耶穌和婦人之間的對答卻耐人尋味。耶穌叫婦人不可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馬太福音十五26;馬可福音七27),婦人回答說,狗也吃主人桌上掉下來的碎渣兒(馬太福音十五27;馬可福音七28)。狗與信心有甚麼關係?到底耶穌是否辱罵迦南婦人是狗?如果是的話,難道耶穌犯了羞辱人的罪,抵觸全本聖經說祂是無罪?要解答以上一連串問題,我們就要仔細瞭解「狗」在馬太和馬可福音這兩段經文的意思。

比較一下中文聖經幾個譯本,便能看出解決問題的端倪。和合本聖經和新標點和合本用「狗」,但和合本修訂版、呂振中譯本、新譯本、新漢語譯本、現代中文譯本和天主教出版的思高聖經譯本都譯成「小狗」。小狗與狗有甚麼分別?希臘文裏面的狗和小狗是兩個相關但不同寫法的名詞,一般的狗是kuon,於新約聖經出現五次(馬太福音七6、路加福音十六21、腓立比書三2、彼得後書二22和啟示錄二十二15),形容一般的狗並帶有貶義。例如馬太福音七6說不可把聖物給狗,腓立比書三2用「犬類」比作行惡的人,以及啟示錄二十二15提到新天新地沒有狗,都是負面地提及狗或者用狗作一個負面的比喻。

馬太福音十五26和馬可福音七27所用的希臘文詞語並非kuon,而是形容小狗的kunarion。這個字只有出現在馬太和馬可福音這兩段經文,是kuon的小化名詞2 ,形容細小的狗,它們雖然是狗,卻帶著「家犬的涵義」3 。可是耶穌也清楚地告訴敘利亞腓尼基婦人,祂的救恩有先後次序:「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裏」(馬太福音十五24,和合本 4 ),祂首要拯救神的選民以色列人,外邦人是其次的。婦人仍然不放棄,繼續哀求耶穌(馬太福音十五25 5) 。耶穌然後更嚴厲地挑戰婦人的請求:「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馬太福音十五26;馬可福音七27,和合本),更加凸顯出耶穌暫時首要拯救的是猶太人;縱使外邦人是小狗,他們的地位仍然比以色列人低 6

可是這位敘利亞腓尼基婦人非常機智和有決心,她說:「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馬太福音十五27,和合本);馬可福音七27(和合本)的記載差不多:「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兒」。她承認救恩首先給猶太人,她只是一隻外邦人小狗,但她依然是神的家裏面的小狗,神的恩典也臨到外邦人7 。她堅定地相信,神最後剩下來一點點的恩典足以趕走她女兒身上的污靈,所以只是一點點的恩典,她也極力地要下來,好像小狗吃家裏主人桌上掉下來的碎渣兒。雖然救恩首先臨到猶太人,但她也相信耶穌的救恩也包括她這個次要的外邦人,因此她這位外邦人放膽地堅持她充滿信心的請求8 。既然這位外邦婦人這麼堅決地相信耶穌救贖的大能,耶穌便稱讚她的信心是大的(馬太福音十五28),並救了她的女兒。

根據希臘文「小狗」的意義和用法,耶穌明確地表達出祂當時拯救的先後次序,說明外邦人在那時候是次要的,但沒有被神遺棄。耶穌並不是用狗來羞辱敘利亞腓尼基婦人,所以沒有因為說她是小狗而犯罪。婦人死纏爛打地求耶穌,顯出她雖然只是一位地位低微的外邦女子,但堅定地相信耶穌有能力拯救她的女兒。當然,我們不是死纏爛打地向神祈禱,神就賜給我們祈求的東西或成就我們要的事情。經文並非教導我們向神死纏爛打便會心想事成,反而重點是我們生活上無論面對多大的困難和逆境,都需要對神保持極大的信心,讓神帶領我們走過每一天的挑戰,抓住神的恩典和拖帶。

後記:按照希臘文的用詞,耶穌對婦人說的話帶有負面含義,但目的並不是羞辱她。由於筆者的時間和知識背景,以及本文有限的篇幅,筆者未能從其他神學範疇探討耶穌是否犯上羞辱女人的罪。至於有人問,間中辱罵是否真的是一種罪,那可能視乎那些人和事是否「抵罵」;例如施洗約翰罵人「毒蛇的種類」(馬太福音三7;路加福音三7),我相信是面對「抵罵」的人,出於公義的責罵。按照馬太和馬可福音的描述,敘利亞腓尼基婦人應該只是一名弱質女子,來到耶穌面前求情,經文沒有提供足夠證據證明她是「毒蛇的種類」,耶穌不會無故用狗的觀念來故意羞辱她。


  1. 馬太福音十五22形容她是迦南婦人,最重要的是她是外邦人。
  2. 葉雅蓮,《馬可福音(卷上)》,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2011),477頁。Marcus 卻認為小化名詞不一定帶有小化的力量,Kunarion的意思不比kuon弱,用「小狗」來形容敘利亞腓尼基婦人並不等於把她看作家裏親愛的小狗(Marcus, Joel. Mark 1-8, Anchor Bible 27 〔New York, NY: Doubleday, 1999〕, 463)。
  3. 葉雅蓮,《馬可福音(卷上)》,477頁。
  4. 由於和合本聖經仍是華人教會最普遍使用的譯本,所以筆者依然引用和合本的中文聖經章節。
  5. 馬可福音沒有記載馬太福音十五24-25。
  6. Marcus, Mark 1-8, 464頁. France 對耶穌稱婦人是小狗,雖然是家裏的狗,仍然驚訝耶穌用「狗」與「小孩」分別外邦人與猶太人(France, R.T. The Gospel of Mark. New International Greek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2002〕, 298頁。)
  7. 葉雅蓮,《馬可福音(卷上)》,480頁。
  8. France, The Gospel of Mark, 299頁。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lVkB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