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流

人微言輕卻愛自由

耶穌愛稅吏,我們也能愛黑警嗎?

每當在新聞裏看到警察濫暴濫捕,公然縱容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施襲,多宗命案馬虎地以「事件無可疑」就作了結,然後以連篇謊話企圖掩飾真相,無法無天。相信任何一個正常人,都難以消化這些惡行。「要求成立獨立調查」成為社會主流訴求,有些抗爭者更常報以「黑警死全家」來咒駡警隊,亦有不少信徒,甚至教牧,在社交媒體上以粗口來表達內心的不平和憤怒。

但另方面,我們又知道聖經主張愛仇敵,基督徒不可咒詛,倒要為惡人祝福。我們會感到聖經的理想標準好像是遙不可及。或許有人會因為做不到聖經的標準而感到沮喪,又或許有人感到聖經標準是過份離地,在現實世界是不可能被實踐。究竟我們可以如何處理這情感與道德上的矛盾呢?

在耶穌的時代的羅馬帝國,人民的稅務負擔相當沉重,稅項也繁多,令百姓不勝負荷。而且,稅吏更在上稅的過程中從中取利,中飽私囊。猶太人對稅吏甚是討厭,按米示拿記載:「人可以向稅吏和強盜起假誓;當稅吏進入一間屋子,整個房屋都變成不潔了,他們觸過的東西也是不潔的。」稅吏丟了自己的良心,自甘淪為剝削制度的一部分,侵奪本國人的財產而肥己。相信當代猶太人都會對他們恨之入骨,不難想像也會咒詛:「稅吏死全家」。

所以當耶穌去接納稅吏,與他們成為朋友,對當代猶太人而言是匪夷所思。就好比如果有教會領袖常與警隊高層有定期友誼飯局,彼此搭膊頭,大唱繁星流動和你同路,都會令人極度不齒反感。

但我們需要注意,耶穌對稅吏的接納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接納呢?耶穌並不是認同稅吏的惡行,也沒有包容他們的不義。耶穌對稅吏的呼召,是叫他們從貪婪和壓逼別人中回轉,放下手中的惡。雖然福音書並沒有太多提到耶穌對稅吏義正辭明地遣責,但我們至少能看到耶穌有一份感染力,讓稅吏自知不義,自願離棄惡行。換言之,耶穌一方面沒有否認稅吏是衰到貼地,但另方面願意讓他們仍可經歷天父的接納。

所以,我們絕不可對今天的警暴視而不見,我們所期盼的,是黑警能放下手中的惡,真心悔改回轉。這不是說香港已沒有好警察,但畢竟整個警隊已成為一個極權統治系統的一部分了,不但威脅市民的安全,也對全球人類文明帶來威脅。教會必須認真為社會不公義發聲,可是今天不少教會領袖,特別是警隊群體的牧者,從不對警暴有任何表態,表面說是需要繼續牧養關懷當警察的弟兄,但實際是想保持和希泥的河蟹合一,怕他們不悅。

據悉有不少當警察或撐警的信徒,因牧者在講道中提到警暴問題,便自感覺被侵犯,轉到一些較「溫和」的教會聚會。這種轉會舉動,無疑就是要表明警察本身並沒有做錯,錯的都是全世界,也表明了人總是愛聽自己喜歡的說話。

耶穌愛稅吏,我們也要愛黑警,盡量去勸導他們回轉。可是,香港社會運動已持續了大半年,社會已經嘗試過和平理性的勸導,只是無功而還,且警暴變本加厲,越發隻手遮天。

面對著一個邪惡的敵人,左膠式地以愛心包容忍耐並不是聖經唯一的回應。聖經倡導愛,同時也沒有完全否定對邪惡而起的仇恨。新約和舊約還有不少信息,甚至更多的經文,是以嚴厲的方式去回應邪惡的,就好像一些在逼迫苦難中的聖徒,他們也時常向上帝發出呼求,期盼上帝及早施行公義審判,追討惡人的罪,把敵人丟到地獄永火。

所以,我們一方面也當勸導黑警能改邪歸正,像耶穌愛稅吏一樣,這也是好的。但另方面,我們也明白黑警的罪惡是不能被姑息的。或許他們的心已經剛硬到不會悔改,比稅吏更甚,我們也不用勉強壓抑自己憤怒的情緒,也不用心持潔癖,其實也可以祈求上帝對他們施行報應。就好像啟示錄中受苦的聖徒,他們看見上帝將盛著烈怒的碗傾倒在獸的座位時,也高唱哈利路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