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老馬有火

51318410_295621234478986_4101630610185912320_n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這個週未我去了朋友家吃新年飯。每次到了這個城市,我都會探訪某間華人教會。那裡的主任牧師對哲學頗有興趣。當第一次遇到我時,他知道我讀哲學就興奮起來,拉我到一邊談了康德、奧古斯丁及其他哲學家半小時。

是次講道由一位上了年紀的客席牧師負責。這位牧師巧合地對哲學亦十分有興趣。當他也知道我讀哲學時,又拉我到一邊談了一些哲學。我本來打算故弄玄虛,看看牧師真的是否有識之士。但是,他最後贏得我的欣賞和尊重,因為他的教牧理想可謂碩果僅存。

牧師希望教會能夠年輕一輩可以發展自由思想,認為批判思考才能令教會進步和改革。我沒有認同他的說話,因為我覺得教會的價值觀和自由思想本質上並不相容—真正的自由思想必須包括批判甚至否定群體價值觀的自由。在教會中出現的所謂「自由思想」都只能在接受其價值觀的條件下出現。然後,我再進一步向牧師解釋,就算教會與自由思想在本質上並非不相容,自由思想亦難以被實現。教會的「在上位者」不容他人挑戰自己的那一套。自由思想必須包括批判在上位者的主張。當在上位者被挑戰時,他們會負面地定性為有問題的人,甚至動用人力物力驅逐挑戰者。

我和牧師談得十分愉快,可惜時間有限。由於我距離朋友家頗遠,於是他開車送我一程,順道繼續對話。

牧師仍仍然滿有信心地跟我說:「馬丁路德在過去到改革到教會,為什麼我們不可以?」

我沮喪地回答:「馬丁路德的改革集合了天時地利人和,但我們沒人沒有,何德何能?而且,教會的在上位者有了權力便容易腐化。我對教會這種群體沒有信心。」

牧師冷靜但堅定地繼續說:「有一個人做就一個人做。有兩個人做就兩個人做。我們做教牧的思想不能固化。」

在車程快將完結時,牧師跟我說:「我在這裡做完這年就回香港。」

我好奇地問:「為何你不繼續留下?香港的生活迫人。」

牧師瀟灑地回答:「我要回港完成我未完成的任務。這是我的召命。」

跟牧師道別和下車之後,我一邊走路一邊低頭思考。我感到慚愧。我作為一個年輕人,而且是一個讀哲學的基督徒(假設我還算是基督徒),竟然對推動教會的思想自由和改革心灰意冷。相反,這位牧師上了年紀,還得可能是在上位者,仍然思想有彈性讓年輕人自由發展,仍然有熱誠推動教會的改革。

作者:斯巴達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