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翻譯曾思瀚博士 反同立場如何破壞基督徒見證

原刊於此網站

翻譯曾思瀚博士 反同議程如何破壞基督徒見證

Author: Dr.Sam Tsang       作者:曾思瀚博士
Translator : Ling Chi    譯者:另志

我在香港乘坐飛機回程時,坐在一名年輕女士的旁邊。我發現她有參與香港泳隊和我太太的母校,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泳隊。她應該是修讀神經科學的。不知何故,她能兼顧運動學業,但没有失去動力。事實上,我發現她將會在九月份代表香港隊參與亞運會。我們的話題很自然地轉移到為何我會到亞洲。她告訴我她是一名佛教徒和她的信仰如何影響她的生命,然後她也問起我的信仰。她告訴我她也曾經接觸過基督教,因為她曾就讀拔萃女書院,她甚至擁有一本聖經!在一開始的時侯,她問我:「基督教怎樣看待LGBT?你如何看婚前性行為?」我覺得挺奇怪的。她没有問我所相信的耶穌,她卻問我關於性方面的看法。就她的資歷來看,即使智力很高的人,當問到我們的信仰時,問的卻是這麼扭曲的問題。

在五月十八日,香港基督徒以遊行支持傳統家庭。這是眾人都知道的518遊行。但大多數人認為,此遊行是反同性戀的,而不是支持傳統家庭,因為許多反同性戀的組織早已經率先行動。他們堅持此活動並不是反同性戀的,但事實上此活動己經造成了破壞。當我們談起信仰話題,所有人能夠想到的就只有同性戀問題。有人問我為何強烈反對這些活動,和這女士的對話就說明了問題。我不想別人以「人在床上做什麼」來分辨我們的信仰。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就這樣吧,但我每次跟別人談話的時候已經十分尷尬,當我試著與人分享我的信仰的時候,我們最終都會談論性。經過數次這樣的談話之後,我相信,教會的見證己經被完全破壞了。你看到了嗎?這位小姐不是傻的,但我們的其他雜音太響,以至於她都聽不見我們的福音了。製造這種喧賓奪主的雜音是無理的,因為當這些雜音淹沒了福音,我們就再不能傳福音了。

原文載於:http://engagescriptures.wordpress.com/2014/06/01/how-the-homosexual-agenda-is-killing-the-christian-witness/

對於翻譯曾思瀚博士 反同立場如何破壞基督徒見證有3個回應

  1. leo leo 說:

    絕對不認同

  2. leo leo 說:

    5.18 反同認為活動造成破壞,卻沒有實質理據支持,目的只在媒體面前爭奪話語權!
    曾博士需要做的,是團結教派力量,在大是大非的議題,為基督教譜上自己的臉孔(不論主流認同與否),而不是過分自我審查,一個沒有自己臉譜的宗教,可以得著主流的掌聲,卻沒有存在世界的價值!

  3. raychiu raychiu 說:

    是的,同性戀議題已令教外人將基督徒定性為反同或恐同。

    教外人已經聽不到基督的救恩,很多人認為教會對有權勢的人士(不論教內人或教外人)所犯的罪,都採取所謂的理性務實的態度,不會深究,如:柴玲和遠牧師;香港差人使用過分武力和婚外情等。其實每個人都是罪人,悔罪是必須的,但很多人將同性戀放大到眾罪之首。

    福音已成為一些滿足自己自義的工具,因為自己可能貪錢、貪櫂或貪女色,但不是同志,就可享受福音的祝福。

    (我不是同性戀,只是教會所做的,令要將福音分享最終成為討論”性”的話題。)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