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美國Game over?Donald Trump 當選總統的七點觀察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Donald Trump成功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同時共和黨亦在眾議院與參議院改選中獲勝,共和黨同時取得總統及參眾兩院的掌控權。筆者身邊許多朋友對大選結果皆感到十分失望,甚至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催化劑」、「全球政治最荒謬的一天」、「美國末日來了」等字句來形容是次選舉。事實上,從政策推動,國際關係,大國權力分配等層面來看,Trump當選總統,均能帶來「推動」的作用;同時也說明了,由2010年阿拉伯之春(The Arab Spring)帶動的全球佔領運動,所導致的嶄新政治生態,將進入另一個轉捩點-民粹主義與極權主義的混合體(populism-totalitarianism mixture),即「民粹」過度越俎代庖於「三權分立」的傳統政治體制下的權力失衡狀態。本文將會簡單地提出,有關Donald Trump當選總統的七點觀察:

1. Donald Trump是獨裁者嗎?Trump對移民政策的偏激主張、對伊斯蘭教徒的不友好、甚至揚言要築牆隔離墨西哥的言論,均使大眾認為,他除了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種族主義者」(Racialist)外,更是帶有納粹色彩的「民族社會主義者」(National Socialist);但這似乎並非「事實」,若把Trump與極權主義的佼佼者Stalin與Hitler進行對比,便會發現Trump並未具有「試圖建構一套意識形態,來進行全面性的恐怖統治」的傾向;更看不到他會以「集中營」與「勞改營」等白色恐怖手段,來作為管治國家的鐵腕政策;「一黨專政」的「官僚統治」及「一體化組織結構」(Organizational integration)根本不可能在美國的政治處境下產生。因此,Trump從來都不具「充分」或「必要」條件,成為極權主義者(totalitarian)或獨裁者(dictator)。

2. 貿易政策方面,Obama積極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民眾擔心會為美國帶來貧富差距問題的惡化,以及各種醫療與食安危機,群起反對有關政策。Hillary與Trump早已表明反對政府推動TPP,若細看二人對自由貿易的政策主張,可說頗為相近;然而,Trump更顯積極,特別是其對公平貿易之開放態度,以及「美國優先」的經濟政策方針。這都是對美國「本土」經濟帶來正面影響的「糖衣政策」。別忘記,Trump是名生意人,他絕不會容許自己做「虧本生意」。

3. 軍事政策方面,除了主張增大軍事費用開支,以加強美國軍事力量外,Trump的其他軍事政策方針,都不見得有何者比Obama在任期間所推動的軍事行動來得「基進」(radical)。如果以其言論(如:對難民的拒絕,或對中國的不友好態度)來斷定他是一名「好戰者」(warmonger),也太過武斷了。在三次的總統候選人辯論中,Trump皆以Hillary擔任參議員時,支持發動伊拉克戰爭,並因其決策失誤,導致摩蘇爾(Mosul)被ISIS攻陷,這些軍事決策,作為對Hillary大肆攻擊的焦點。從軍事政策及實質經驗上來看,或許Hillary更像一名warmonger。

4. Trump激進的言論常惹來外界爭議,但在選前一個月,他的言論不但一反「常態」,甚至連筆者昨日觀看其選舉前的最後演說,也被他的政治語言藝術所感動。或許是受到各種的醜聞的影響,使其不敢輕舉妄動,但這卻正好說明了,他並非完全是一名「不患人之不己知」的政客,若對比菲律賓總統Rodrigo Duterte在選舉時的強硬態度,更是可見一斑。Trump的我行我素是建基於「民眾的反應」。回首半年前,推動英國脫歐公投的代表人物Boris Johnson,亦多次發表「排外」與「偏激」的言論,導致造成國內政治與經濟的動盪,並發生許多種族仇恨事件。其對穆斯林族群的態度,使許多人視他為新一代「煽動極端民粹」的政客典範。但當脫歐通過後,這位推動脫歐的旗手,居然成為了英國首相Teresa May內閣的外交大臣,公投前與當官後判若兩人的氣燄,使不少人大跌眼鏡。所以,我們也不能排除Trump亦會如此,選前的偏激言論,極可能全是為了因應當時的政治氛圍(法國、比利時等地接連發生恐襲)而發出的煽動民粹式的講話,好叫民眾對執政政權產生質疑,從而構成對立,繼而吸納他們成為屬於自己陣營的支持者。

5. 再看Trump對墮胎與同性婚姻政策之保守態度,這豈不是許多基督徒每天在禱告的內容嗎?如果Hillary當選,可能才是對基督徒來說,真正的「末日」。換個角度思考,Trump當選已成事實,或許這是上帝回應那些基督徒日夜禱告的其中一種方式。

6. 更重要的是,大家的眼光似乎只放在美國大選一事上,而忘記了中國剛結束的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六中全會)。如果說Trump當選,會為「全球」帶來「末日」般的災難;那麼,習近平剛在六中全會上提倡的政治意識形態,更可說是會為「宇宙」帶來「末日」般的災難。中共在六中全會上,重點推動「兩學一做」精神,亦即「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的方針。更首次提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之指導精神,這種「舉動」才是真正的「極權帝國主義」再次崛起的徵兆。當習近平要把自己封為黨的「核心」,代表他的「打虎」行動已經進入尾聲;接下來,他即將要展開其「自我造王」的計劃。高度「集權」最後的必然結果,就是個人的權力被無限放大,直至其所建構的極權主義體制崩潰為止。習近平上任僅四年,便提出「習核心說」,再加上近期中國在外交政策上,積極拉攏東盟國家「棄美投中」。這些舉動均反映出中國在全球扮演權力核心的角度之野心,以及習近平的獨裁者心態。德國政治哲學理論家Hannah Arendt對極權主義的特徵作出了獨到的分析,說明帝國極權主義並不再以「侵略」(aggression)作為擴充其權力欲望的解釋,而是以「擴張」(expansion),甚至是「擴張再擴張」來詮釋其政治行為。中國正「擴張」其帝國版圖,也正走進「極權」。相比之下,習近平對全球政治與經濟局勢的威脅,更值得我們憂慮。

7. 經歷全球佔領運動發展之後,阿拉伯之春與佔領華爾街運動所帶來的商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已經不復存在。以「民粹」為主導的直接民主制度,將成為制衡傳統「三權分立」的最大阻力,看近年流行於各地的「公投運動」便可作佐證。共和黨雖同時取得總統及參眾兩院的主導權,但在漸漸趨向極權主義的「民粹」現象礙難下,Trump絕不能為所欲為。「民眾」與「政權」將成為新時代下的「兩極化」(bipolarity)。Hannah Arendt亦認為極權主義的來源並非掌權者,而是民眾。當政權以恐嚇與宣傳的方式,來嘗試毀滅人的本質時,受害者不單沒有想過反抗,更是自願被政權把其作為人的本質奪取,這「自願隔離」狀態成為了極權主義的建構支持。但有趣的是,本文已經分析過Trump並非極權主義下的獨裁執政者。故,在這種錯綜複雜的矛盾下,增加了許多對其管治的變數,我們只能繼續關注美國政局的走向,才能作出更完整與深入的分析。

最後,以巴刻(J. I. Packer)在《認識神》(Knowing God)中所提到的一個觀念,來作為本文的總結與勉勵:我們可透過看看世上的偉人-那些能製定並決定千萬人福利的法律和政策的首領;那些未來的世界統治者,那些有能力使地球陷入戰爭的大獨裁者及建立帝國者,來思考「至大威嚴的神」(the majesty of God)這個主題。想到西拿基立、尼布甲尼撒;亞力山大、拿破崙、希特勒,以及今天當選的Donald Trump,你以為他真的能定奪及掌控美國或世界的命運嗎?神比世界的任何一個大人物更大,他使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審判官(統治者)成為虛空(賽40:23)。

引用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一句名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作為基督徒,讓我們一起迎接這「新時代」的來臨,並相信上帝必定會在其中掌權,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5:45)。神使用義人,也使用惡人成就祂的旨意,正如箴言16:4所說:「耶和華所造的,各適其用;就是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因此,我們可以對選舉結果失望,但不用絕望,因為我們深信上帝必掌權。

Timothy Lee(現為神學生、學聯前常委、支聯會前常委、城大學生會前會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