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示威抗議的啟迪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美國同時發生了兩樁示威抗議,一樁發生在波多黎各,而另一樁則發生在夏威夷,這兩樁事件對我都有點啟迪,我認為:民意如水,只能疏導,不能強行堵塞,否則一旦決堤,便一發不可收拾。

波多黎各反行政長官和美軍

先簡略介紹一下波多黎各群眾示威的背景,7月13日波多黎各行政長官里卡多‧羅塞洛(Ricardo Rosselló)的談話記錄曝光,這些記錄顯示了他和自己的顧問多次侮辱婦女,並且嘲弄颶風瑪利亞的受害者。大約兩年前,颶風瑪麗亞摧毀了波多黎各的基礎設施,造成數千人喪生。談話記錄曝光之後,大批民眾湧到羅塞洛的官邸,要求他下台。

其實,大多數民眾感到憤怒,並不單單是因為那些談話記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波多黎各人已經受夠了政府的無能。起初警察在官邸附近企圖用胡椒噴霧驅散群眾,但並不成功,而警方再沒有將武力升級。7月21日,羅塞洛宣布不會辭職,但亦不會追求連任,無論如何,他辭去了自己政黨主席的職務,當地立法機關順應民意,正在考慮彈劾羅塞洛,看來他的政治前途已經壽終正寢。

這並不是第一次波多黎各人通過示威抗議來維頀自己的政治權益,二次大戰期間,美國在波多黎各的一個小島建立了海軍基地,1999年,一名波多黎各的平民在軍事演習中被誤殺,這事件引發起波多黎各人的大規模示威,他們要求關閉美軍基地,當時克林頓總統表示會尊重當地居民的意願,建議以投票方式來決定基地的去留,但波多黎各人的示威浪潮持續不斷,他們並且得到國際社會的聲援,後來繼任克林頓的小布殊總統在2003年永久地關閉這海軍基地,小布殊是徹底地移走基地,而不是「暫緩」。不管波多黎各的海軍基地對國家安全是如何重要,但民主政府是無法逆民意而行的。

夏威夷反天文望遠鏡

現在再談一談夏威夷的抗議行動,在過去一個星期,過千夏威夷民衆堵住通往蒙拿奇山(Mauna Kea)的道路,從而制止貨車運載「三十米天文望遠鏡」(Thirty-meter Telescope)的組裝部分上山。「三十米天文望遠鏡」是一項國際天文學合作計劃,這項目已經花了14億美元。經過長達十年的審查,去年夏威夷最高法院裁定,這項目可以取得在山頂建立天文望遠鏡的許可證。科學家認為蒙拿奇山是觀察太空深處的最佳地點之一,但對於一些夏威夷原住民來說,蒙拿奇山的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地方。

這次抗議行動已經持續了大約一個星期,在周三警方逮捕了33名抗議者,但他們幾乎立即被釋放。夏威夷州長大衛‧伊格(David Ige)表示:他不會派遣更多的國民警衛軍來對付示威者,亦聲言不會採用催淚氣體,他清楚地表達:保障民眾安全是首要任務,他希望這場衝突可以和平地解決。夏威夷主島市長哈里‧金(Harry Kim)希望抗議者和政府官員能夠花對話,他說:「雙方都需要退一步,這是我們的家,雙方都是家庭的一份子。」

負責「三十米天文望遠鏡」這項目的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校長楊亨利(Henry Yang)表示,他們致力於成為夏威夷良好的管家,他尊重夏威夷社區,並且會致力發展當地的教育和經濟。

其實,當地政府和天文學家都有看來是無可辯駁的理據,第一,正如上面說過,最高法院已經批了許可證,當地政府可以搬出「依法治國」的理據,來驅趕阻止興建天文望遠鏡的群眾;第二,以高山的神聖去妨礙科學進步是不理性的,當局可以用大條道理,將他們關進再教育營,以現代科學知識取代他們的宗教迷信。不消說,在尊重人權的社會這是行不通的。

不過,不同人會對同樣的事件產生不同的解讀,面對一個只裝了一半水的杯子,有人說這是「半空」,有人說這是「半滿」。但即使你對以上事件有完全相反的詮釋,我當然只能尊重,而不能壓制別人不同的意見。

2019.7.2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