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美國法律認識:Quasi In-Rem Jurisdiction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如箭在弦上,法案可以讓美國政府凍結香港黑名單中人士的美國財產。其實,就算沒有人權法,任何外國人在美國的財產,都可以通過民事程序被凍結。

在司法制度中,管轄權是極重要的原則。香港推出送中條例最初的理由,就是香港對在台灣發生的謀殺案,沒有司法管轄權,所以需要修訂逃犯條例。一般來說,法院只有對當地居民,和在當地發生的事件,有司法管轄權。(香港已經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因為台灣謀殺案的疑犯陳同佳是香港人,所以香港如果願意,是可以聲稱擁有和行使管轄權,無需逃犯條例)。如果我在加州打劫金行,之後逃到加拿大,加拿大法院沒有權處理這劫案,最多可以做的是將我移交回加州。

但是,在民事法中,美國法庭有一種特別的管轄權,叫 Quasi-in-Rem Jurisdiction。如果一個被告人在某法庭的管轄區內擁有財產,法庭可以通過凍結資產,而逼被告出庭。

舉一個假設的例子,我是加州居民,我在東岸紐約州開車時出了意外,之後離開了紐約。而我在密蘇里州還有一些物業。本來,車禍和雙方都和密蘇里州無關,這州的法庭並沒有管轄權。但是,因為我有物業在密蘇里州,對方可以通過 Quasi-In-Rem Jurisdiction,強逼我到密蘇里州的法庭處理這案件。如果我拒絕出庭,法院就會凍結我在當地的物業。

當然,這種管轄權是有限制的。第一,法庭最多只能判決到物業價格的上限。如果在車禍中,對方的損失是五十萬,但是我當地的物業只值十萬,法庭只能判我賠十萬,無論我在其他地方有多少財產。

更重要的,是原告必須和法庭的所用地,或者證明我的物業和案件,有一定的聯繫。法庭才會受理。在這假設案件中,原告或者要馬上搬到密蘇里州,或者在當地找份工作,才可以建立聯繫。最低限度,他要證明那意外是和我在當地的物業有關。

(當然沒有美國人會這樣做,因為只要訴訟的金額在 $75,000 以上,他就可以在紐約的聯邦法庭告我,所以這不是時常被引用的法律程序。)

不過,對在美國擁有資產的外國人,Quasi-In-Rem jurisdiction 卻剛好適用。香港人權法只針對被美國政府放入黑名單的人士。Quasi-In-Rem jurisdiction 卻可以應用在任何在美國擁有資產的人。例如一個美國居民在香港被警察打,而他發現在 Chain-of-command 上有人在美國有物業,他就可以用這方法提出控訴。(他需要和法庭所在地建立某種聯繫,但是如果有心,是可以做到的。)就算不是美國公民或者居民,只要能在當地建立某些聯繫,也可以使用這法律。

當然,我相信實際應用到這法律的機會不大。但是香港是個超國際城市,甚麼都有可能發生。任何人,不要以為自己只是小人物,不會被放入香港人權法的黑名單,就可以安枕無憂。

(不知道加拿大有沒有類似的法律。如果有,香港有幾十萬加拿大公民,更多香港人在加拿大有物業。這會是極震撼的法律程序炸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