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干涉中國內政?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引言

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近日有些香港示威者舉起美國星條旗、唱美國國歌,北京對香港的態度算是容忍,她又指出,美國國會提出的人權民主法案是干預中國內政,是不會成功的。她又指香港人怎樣向美國游說,也不會得到美國護照:「香港2020年沒有普選,看看會不會每人派個美國護照,美國咁民主!」以我所知,「五大訴求」並不包括要移民到美國,不過,這是題外話。此外,前一陣子工聯會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請願,反對美國參眾兩院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投訴這是干預香港事務,據說參加者有二十多人,真是聲勢浩大!

美國干預中國內戰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國粗暴地干涉中國內政是歷史悠久的事實。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國共兩黨恢復內戰,蔣介石將抗戰期間遠征緬甸的精銳部隊調配到東北戰場,1946年5月,國軍在東北四平街戰役中大獲全勝,控制了南滿州。共軍將領林彪組織了一支由十萬名工廠工人構成的部隊,企圖阻擋國軍前進,可是徒勞無功。國軍控制了哈爾濱的郊外,當時國軍將領白崇禧認為紅軍已經潰敗,他主張要一鼓作氣,繼續推進,一舉殲滅共軍。

就在這個緊急關頭,美國突然粗暴地介入中國內政,美國總統杜魯門認為,在反法西斯戰爭中取得勝利之後,中國應該休養生息,停止內戰,組織聯合政府。於是美國向國民政府施壓,要求下達停戰令,每次蔣介石打算發動攻擊時,美國再度施壓,美國特使馬歇爾警告國民政府,若果不停止其軍事行動,美國將會切斷對國民黨的援助。中共趁著這黃金機會,在蘇聯的援助下重新裝備自己和補充兵員,隨後的歷史發展是眾所周知的,在此我不再贅述。

那時候美國在干涉中國內政的過程中向中共傾斜,當中有許多原因,例如在八年抗戰之前和期間,美國記者斯諾(Edgar Snow)和白修德(Theodore White)關於中國的報道,令美國朝野對共產黨產生好感,對國民黨的印像卻很差。還有,當時羅斯福總統委派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將軍擔任駐華美軍司令,但史迪威和蔣介石不和,史迪威認為蔣介石指揮無方,嘲笑他是「花生米」。史迪威對中共抱有好感,說他們是土地改革者,他主張美國應該將一部分援助給予延安,甚至需要支持共產黨革命,因為革命是美國的優良傳統。

國際民主與國內民主不可分割?

此外,共產黨的傳播媒體高度讚揚美國,宣揚自由民主這些國際價值適用於中國,主張人們不應該以「干涉內政」為藉口而漠視國際價值,【新華日報】就是一個好例子。1936年西安事變之後,國共兩黨達成一致抗日的協議,1937年中共在南京政府的同意下在首都出版刊物,1938年【新華日報】正式面世。

1944年1月19日,【新華日報】的社論提及美國總統羅斯福在第78屆國會咨文中批評國內「右派反動份子」,社論認同羅斯福的思維,作者這樣說:「許多重要國家國內的右派反動問題,決不止是一個國內問題,這必然成為一個國際問題。由於一個國家在國內屈服於法西斯主義之下,因而它在國際間也必然成為法西斯主義的支柱。以故目前講求國際民主的人首先就要講求國內的民主。國際民主……與國內民主不可分割。」

中共支持美國外交路線?

在同一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新華日報】發表社論,表示支持美國的外交路線:「羅斯福總統、華萊士副總統的外交主張,是美、英、蘇、中的戰時團結和戰後團結,是大西洋憲章和莫斯科、開羅、德黑蘭會議的政策,這個外交路線是符合於美國利益、也符合於全人類利益的。我們中國不但在戰時要求國際反法西斯的團結,以求得民族的獨立,而且在戰後也要求國際的和平合作,以推進國家的建設。所以,我們在慶祝美國國慶日的今天,深望羅斯福總統和華萊士副總統的這個外交路線,能夠成為美國長期的領導路線。」

干涉內政不是藉口?

在同一在10月9日【新華日報】發表了一篇社論,題為《民主大家庭的家法》,社論作者在文章開首提到了美國前副國務卿威爾斯的文章,這篇文章指出,新聞自由是人權的柱石,威爾斯並將壓制新聞自由比喻為販賣毒品,【新華日報】的作者完全認同威爾斯的說法,他指出:「除了用國際道德輿論譴責之外,還該有一種集體的國際機構的力量來制止和消滅這種罪惡的滋長。」作者引述威爾斯所說:「只有這種國際機構的具體的明文規定和實力製裁,才能保證全世界人民真真享有言論自由,才能真正阻止法西斯主義的再度生長,而這種國際規定絕不是那些懦怯的反對派所叫囂的所謂『內政干涉』。正如國際機構切實調查和製止一個國家的販賣吸食鴉片毒藥不能算是干涉內政一樣。」這篇【新華日報】的社論真的是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1945年7月4日【新華日報】再度於美國國慶日發表親美言論,社論作者寫道:「我們深信美國將繼續羅斯福的民主政策,不會忽視世界各處尤其是中國人民的聲音、人民的要求。」 一年之後的同一日,【新華日報】寫道:「我們中國人民堅信我們爭取和平民主與獨立自由的鬥爭,必然獲得美國人民其他各國人民有力的聲援。」這好像是公然呼籲美國和國際社會干預中國的內政。

不過,如果中共真的那麼認同美式民主,為什麼在往後幾十年卻高調反美,高唱「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極力鼓吹美式和西方民主不適用於中國呢?到底七十多年前中國共產黨的美國的友誼是建基在什麼呢?我交由讀者去判斷吧!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政府果然順應了中共的要求 ,對專制腐敗的國民黨政府施加壓力,幫助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不過,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在70多年後的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創立出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集中制、人民民主專政、黨內民主……等偉大而成熟的制度,在中共眼中,美國企圖再次干涉內政當然是不合時宜的。

而且,中共已不再是吳下阿蒙,中共已經強大起來,再無必要韜光養晦,任人魚肉,任人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已經在全球發揮了巨大的影響力。2017年,澳大利亞媒體報導了中共各單位採取協調行動,去影響澳大利亞內政,從而促進中國利益,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表示他非常關注此事件,他套用毛澤東所說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來形容澳洲人的回應:「澳大利亞人也站起來了!」不過,中共否認以上指控,【人民日報】說:「這種歇斯底里的偏執狂帶有種族主義色彩,是澳大利亞多元文化社會形象的污點。」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在2018年出版了一本書,題為【沉默的入侵】,這本書記錄了中國如何影響澳大利亞的政治,例如,在2016年與中共有聯繫的富裕華商已成為兩個澳洲主要政黨的最大捐助者,漢密爾頓發現,在政治、文化、房地產、農業、大學、工會……各方面,中共已經滲透澳大利亞,影響了精英階層,而且動員華裔澳洲僑民,從而接近政治人物、限制學術自由、恐嚇批評者、為中國情報機構收集資料,並發動群眾在街頭抗議澳洲政府的政策。

加拿大亦擔心中國對其內政的影響,加拿大有十二所孔子學院,以及其它地區性的中國教育計劃,總共有二萬多名學生,加拿大政府已經發出警告,說中國在加拿大各級政府發揮了重大影響力,建立這些教育中心是中國在國外發展軟實力的戰略。但中共強調,這些中心的目標僅僅是教普通話和提高人們對中國的認識。有趣的是,今年7月,加拿大前駐華大使約翰‧麥卡勒姆(John McCallum)承認,他一直就如何影響加拿大十月大選,向中國外交部高級官員提供建議,麥卡勒姆說,他告訴中國高層官員,如果北京在處理華為事件上放鬆一點,那麼自由黨有可能在十月份的大選中獲勝,若北京做出任何對加拿大不利的事情,都會使保守黨獲勝,而保守派對中國的友好程度不及自由黨。

今年九月,英國牛津網絡研究所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全球至少七十個國家的政府或政黨透過社交媒體控制輿論,中國及俄羅斯等七個國家,更利用Facebook及Twitter等社交媒體,加強對外國的影響力。報告又指出,中國往後可能以社交媒體干預其他民主國家選舉,例加拿大十月的大選及明年的美國總統選擧。

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2019.9.28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