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南方的莊園和逃犯修訂條例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筆者有些教牧朋友在講道和教會活動中回應當前香港嚴峻的局勢,但有些人不認同他們的做法,其中一個老掉牙的理由是:教牧的首要任務是傳福音和幫助信徒培養靈命,而不是將教會政治化。我不禁要追問:「什麼是福音?什麼是屬靈生命?」

「他人X街主義」

上個月筆者在南卡羅來納州查理頓市瀏覽了幾個歷史性的莊園和古屋,在遊覽過程中我亦提出同樣的問題:「什麼是福音?什麼是屬靈生命?」這次旅程的其中一站是米德爾頓莊園(Middleton Place)。在十九世紀,美國南方的經濟命脈是農業,由於農業是勞動力密集的,故此莊園主人由非洲輸入了大量黑奴。原本的米德爾頓莊園佔地七千英畝,現在它是一個國家歷史地標區,今天,其中一百一十英畝的土地被劃為公共花園和博物館。

那時候筆者參加了一個關於莊園奴隸歷史的導賞團,導賞員帶領團友觀賞一片一望無際、綠油油的草地,我這個攝影發燒友當然不會錯過這良辰美景。導賞員解釋說:「你現在看到這一片草地原本是濕地,當年莊園主人逼使奴隸去用雙手舖平這片地,這是用雙手,完全沒有機器的幫助。」我不禁嘆息,當年美國南方大部分的經濟成果只是由一小撮特權階級享有,但人們卻搬出經濟繁榮為理由去維護政治穩定,歷史真的不斷重複嗎?

導賞員又說:「當時只有少數白人是莊園主人,是奴隸主,大多數白人都不會擁有幾千畝土地,有些人可能會說:『我並沒有參與這種罪惡的制度。』但真的嗎?」整團人都默然不語,導賞員繼續說:「其實,當時大多數人都是間接地參與這種經濟制度,例如人們會購買莊園的棉花、稻米和其他農產品,許多人都沒有意識到有什麼問題。」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得益者並不會考慮到受害者的痛苦,只要自己不是受害者,這有什麼相干呢?這正正是趙善軒博士所說的「他人X街主義」。

兩種福音

跟著導賞員帶領我們來到莊園裏面一個細小的教堂,這教堂十分簡樸,只有一個十字架、一個小小的講壇、幾張椅子,裏面全無裝飾。起初我感到奇怪,為什麼莊園裏面會有教堂呢?難道那些埋沒良心的莊園主人、奴隸主會有誠意信耶穌嗎?導賞員說:「在十九世紀初,大覺醒運動(Great Awakening)橫掃美國,不少莊園主人都允許宣教師來到莊園,向黑奴傳福音,可是,宣教師傳講的福音信息卻與南部白人基督徒的信念互相矛盾,宣教師說:每個人在上帝的眼中都是平等的,這包括黑人和白人;雖然一個人的身體會被捆綁,但他的靈魂卻是自由的;世界的強權只是暫時的,終歸會煙消雲散,終歸會受到上帝的審判。」我睜大了眼睛,最近一些教牧豈不是宣講和十九世紀相同的福音信息嗎?

導賞員又說:「這些信息破壞了現狀的穩定,有些黑奴明目張膽地追求自由,例如在衣著上表達出獨特的個性,這些信息甚至間接導致了黑奴的武力反抗。在1822年發生一次黑奴起義,暴動被鎮壓下來之後,宣教師不再被允許在莊園中講道。1829年,南卡羅來納州一些水稻莊園主人建議恢復對奴隸的傳教活動,但這次他們要求另一個『福音』,這福音信息要強調個人靈魂得救和順服掌權者,這樣奴隸可以容易地受到控制,並且減少他們反叛的可能性。」聽完之後,我的心沉了下去。

美國的逃犯引渡條例

在結束之前,導賞員問大家有什麼感想,一名遊客說:「我感受到那時候黑人的處境十分絕望,因為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逃出去。」他說對了一半,在1860年南北戰爭爆發之前,北方的十九個州已經廢除了奴隸制,而南方的十五個州仍然保持它。那麼,南方的黑奴能否向北逃亡去追求自由呢?不可以!根據1793年的「奴隸逃犯法」,若果南方的奴隸逃亡到北方,北方的官員有責任去拘捕這些逃犯,並且將他們移交奴隸主,不消說,被交還的逃犯都會受到極不人道的對待。1850年後,美國規定了更為嚴苛的逃犯移交條例,根據修訂的法例,只需要少量文件便足夠證明一名黑人是逃犯,這法律還剝奪了涉嫌的黑人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的權利。

值得慶幸的是,許多教會神職人員和平信徒都漠視這條法律,他們將黑奴從美國秘密地送到加拿大,這些犯法的基督徒包括了貴格會、公理會、改革宗長老會、衛理公會、浸信會的教牧和信徒,這非法渠道被稱為「地下鐵路」(Underground railway)。對他們來說,屬靈生命就是追求公義,幫助被欺壓的弱勢社群。「我感受到那時候黑人的處境十分絕望,因為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逃出去。」那位遊客說錯了另一半,在當時看起來好像是完全絕望的處境中,一些勇敢的基督徒為絕望者帶來了希望。

什麼是福音?什麼是屬靈生命?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基督徒群體應該向世界發出怎麼樣的訊息呢?

2019.8.1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