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抜李將軍對我們有什麼教訓?


Chong Ho Yu 2017年9月30日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今年八月份維珍尼亞州發生了白人至上團體反對移除羅抜李將軍的塑像之後,羅抜李的歷史地位和基督徒身份便成為了爭論的焦點,在基督教圈子中有一些領袖和名作家對羅抜李將軍推崇備至,如愛家協會的創辦人詹姆斯‧多森(James Dobson)和【末世迷蹤】的作者蒂姆‧拉耶(Tim LaHaye)。

到底羅抜李是何許人也?雖然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羅抜李率領南軍,對抗主張廢除奴隸制度的林肯政府,但平心而論,羅拔李並不是好像希特拉或者史太林那般窮兇極惡,李將軍對基督教信仰十分真誠,威廉‧約翰生(William J. Johnson)翻閱了李將軍的信函,從而寫成【基督徒李羅拔】一書,約翰生指出:大量証據顯示,李羅拔和上帝維持密切關係,讓上帝在其生活中臨在,他經常尋求神的帶領,祈求從祂得到力量。無奈,羅拔李受到時代的局限,回顧李將軍當時的言論,然後對比今天一些人的想法,我們不難發現兩者有許多相似地方。

在一八五六年羅抜李在寫給妻子的一封信中,表達了自己對時局的見解:「在任何一個國家中,奴隸制都是在道德和政治意義上邪惡的制度,再花唇舌去闡明其壞處是徒勞的。但我認為這制度對白人而言,是比黑人更為邪惡,我同情黑人,但更加同情白人。以道德、社群生活、身體健康而言,黑人在這裡(美國)比留在非洲更好,好得不可估量。他們正在經歷著痛苦的紀律訓練,這種教導對他們這個種族是必要的,我希望這能夠訓練和帶領他們得到更好的東西。他們被管轄的時間需要多長,智慧和仁慈的上帝是知道的,他們會因著基督教溫和與融合的影響而得到解放,而不是因為如暴風和火爆般的激烈爭論。這種影響雖然緩慢,但是肯定有效的,我們救主的教訓和奇蹟需要近兩千年的時間,才能轉化人類的一小部分,即使在基督教國家裡面,仍然存在嚴重錯誤!我們看到最終廢除奴隸制的過程正在向前邁進,我們應該祈禱和使用所有正當手段去给予幫助,我們必須把進程和結果 都交在神的手中,祂能看到結局,祂選擇採取緩慢的影響去做事,祂看兩千年如一日。」

在南北戰爭結束之後,李將軍仍然認為黑人沒有工作的動力,而且智力低下,他表示希望自己的家鄕維珍尼亞州能夠擺脫黑人,他並且堅決反對給予黑人投票權。

李將軍的政治立場和宗教觀點可以歸納如下:他承認奴隸制度在本質上是邪惡的,這個制度不應該永遠持續下去,但他認為黑人的質素低劣,所以應該暫時仍然由白人以高壓手段去管治,如果解放他們,還他們自由,甚至給予他們投票權,這對他們和美國都沒有好處。要改變這個制度,並不能採取激進的行動,相反,我們要訴諸基督教的愛心和柔和態度,要採用正當合法的手段。神有祂的時間表,我們需要祈禱,將這個問題交給神,而不是用人的方法。

這種講法似曾相識嗎?有不少人曾經對筆者這樣說:如果普遍人民的質素低劣,卻擁有自由的話,那麼社會就會大亂,所以應該要有一個強力的管治團體去穩住局面,要改變現狀,需要用和平、理性的方法,基督教主張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我們要為執政的、掌權的禱告。神是歷史的主,要尊重神的方法,雅各書 1:20 說:「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義。」羅馬書 12:19 說:「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 主說: 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其實,李將軍和那些人都犯了混淆概念的錯誤,嚴厲管治和壓逼完全是兩回事!即使在自由民主國家裏面,有時候政府也會採取嚴刑峻法,從而維持社會秩序,例如在幾個月前我在駕車時沒有在停車牌前完全停定車輛,結果被警察票控,需要繳交三百多美元罰款和駕駛學校的學費,但是我不會因為批評特朗普而人間蒸發,前者是管治,後者是壓逼。李將軍口口聲聲說要教導和訓練黑人,讓他們有更美好的將來,請問拘禁他們和強逼他們做奴隸是哪門子的教導和訓練?

愛爾蘭作家蕭伯納說得對:「歷史給予人的教訓,就是人類沒有在歷史中汲取教訓。」

201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