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羅恩惠

她有很强的語文能力,用詞遣字絕少中英夾雜,有能耐將一些沉悶複雜的事,變得娓娓動聴。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中大鄭裕彤樓L/G放映室,王福義和邢院長正在和她合照,這兩個男人我都認識,有閃念想湊埋去一齊影,念頭一閃即過,我一直是一個狷介的人,然後燈暗下來,開場了。

因為中大離市區遠,又是星期五晚(?)故此七點半才開場,戲放完已經近十點,完全看得出邢博出來之回應是高度濃縮版,他沒有喧賓奪主…..

然後open to the floor,有曾經協助搶救林彬的護士分享,林彬送進醫院時,已經全身焦黑,他沒有再醒過…這夜沒有左派的喧鬧攪事,羅導分享她父親是在大陸1949變色時驚惶逃港的牧師,就避世於大埔牧會,千叮萬囑女兒一生不要沾政治,偏偏恩惠長大後就銳意要讀新聞,父女關係幾瀕決裂….第一個引爆的土製炸彈,原來近在咫尺,就在羅父主理之教會一街之遙,羅牧師一生沒有提到這件事,是女兒後來在煙波浩瀚的資料中無意發現的!

那一年,1967,在荒僻大埔一條舖頭疏落的街頭,曾經有三個街童在玩耍,他們分別是曾華倩,她哥哥曾華徳(後來當了醫生)及羅恩惠!而炸彈就在不遠處爆炸….他們三個稚童,比北角清華街那對當場被炸死的姊弟(他們正在踏車)好彩一點,純粹就是好彩一點。

中文大學因為出席者多是基督徒,故此羅導有更多自由度,去分享上帝在整個製作過程中之屢屢施恩,梁慕嫻女仕(「香港地下黨員」的作者)剛決志信主不久,突破人李淑潔原來是林彬在窩打老道山附近遇害的目擊證人,那一年她是會考生,因為炸彈處處而封路,有些時候,根本去不到試場,試考不成,乾脆遠赴外國讀書,不想再回頭了。

暴動期間藝人石慧揮動《毛語錄》

暴動期間藝人石慧揮動《毛語錄》

第二次碰到羅導,地點是銅鑼灣公理堂,此次我有備而來,已經大約知道她是怎樣風骨的知識份子,亦已經嘗試疏理真相和真理的關係!心忖:「香港教會成日信誓旦旦話自己是真理的悍衛者,然而對於真相(雨傘運動、溫州教會拆十字架)態度卻異常温吞閃縮,我無見過任何教會倡議放「亂世備忘」!不錯,中神是六月十九日放「消失的檔案」,那將會是第三次觀賞了!

「刻下香港已經變了是一個怎樣的城市?」這條問題我已經不懂得回答,憂心忡忡四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的感情世界!

可是羅導一直堅毅的眼神,台上進退有度之回應,磨劍四年,三個弱質女流,有本事將歷史博物館一條十多秒缺旁白的六七「暴動真相」,還原成為一條足足兩小時的紀錄片。

然後吳荻舟先生,不再衹是教科書上一個不顯眼的名字,而且香港的恩人,是他力排眾議,一夫當關地決定不准8400把斬蔗刀運進市區,成功地阻止了一場血腥的屠殺,他一家亦因為此決定,賠上了之後的整家人之安寧,隨後十三年,吳先生就是要不斷要寫報告、自我反省,直到含憤屈而終。

今日之後,如果你在電視畫面上,再有機會見到葉國謙、吳康民、曾鈺成、譚耀宗(昨天在城市論壇盲撑周浩鼎)在胡扯什麼,你要牢記,在香港痛的歷史上,有一個人叫吳荻舟,有一個人叫羅恩惠,他們俱沒有退縮,在最關鍵的時刻,將他們最好的拿出來,守護著香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