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緊追網路救護車:對梁振英女兒事件「說三道四」

圖片取自 hket.com

圖片取自 hket.com

(本文為曾思瀚博士在其wordpress Engage the Pews於2015年3月20日上載之文章 Chasing the Cyberspace Ambulance: Pontificating about CY Leung’s Daughter,Rachel Yeung姊妹翻譯)

基督徒(尤其著名的基督徒領袖們)似乎認為自己有從上帝而來的權柄,可對任何並各項事情發表意見,其中不少人努力緊貼時事。不久以前,有朋友就以「緊追救護車」來形容這現象。這術語原本用來描繪律師們為要接觸到受害者而緊追著救護車,務求讓自己能最先就其個案追討賠償。在網絡世界裡,要追上的救護車很多;社會上眾多事情都需要基督教回應。前一陣子,一些基督徒就曾經主張,依斯蘭國的恐怖活動實際上為傳揚福音創造了何等獨一無二的良機。我在另一篇網誌中解釋過,這種邏輯等同「讓我們造就邪惡,好叫美善藉此來臨」。但願這種事情千萬不會發生。回顧2004年時,廣為人悉的講員John Piper曾運用一些複雜的神學詭辯,把南亞海嘯一事跟上帝的主權連上關係;此舉令我們中間不少人倒抽一口涼氣。大部份前衞的基督徒都覺得,這類瘋狂舉動非常惹人討厭;畢竟,此等指手劃腳的行為,只會令公眾誤會福音的取態。

這星期(譯者按:原文於3月20日上載)我們從新聞裡得知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的女兒梁齊昕的個案。她宣稱受到母親襲擊,並被罵「蠢X」等,後來離家。她在出走前曾貼出幾幀照片,展示出瘀傷累累的雙腿,仿佛被泰拳擊打過的模樣。身為信主的父親,這消息叫我黯然神傷,自此以後一直為她及其家人禱告。不知道梁振英是誰的英文讀者們,梁就是香港的行政長官(在其轄下地區官位有如國家首相),藉著執行中國的政策,侵犯了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其管治觸發了近期香港歷史中一些影響廣泛的示威行動。另外,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對梁先生全無好感;他蔑視人權和宗教自由,我絶對無法認同。

有人提到梁齊昕面對的不幸。針對這想法作出的回應,叫我讀後頗不安。下面是幾種預期的回應:第一,討論心理──梁振英這樣的精神病患者(很多指標證明他是),其富攻擊性的本質加上其妻那法西斯式的親中立場,令可憐的女兒被虐一事叫人毫不意外。其實這純屬臆測。此人若以管治香港的手法管理自己的家,那少女除了反叛相向,實在也沒有很多其他選擇。第二,當作比喻──「我們是齊昕」。有人說梁的女兒跟香港相仿:她受虐待,香港人則在反抗;她想離家出走卻是不能,跟香港人的處境非常近似。對這說法我未有定論,因為她並非跟香港一模一樣;她是個人,香港是一群人。雖然兩者之間有互通之處,我們卻難以串成比喻。你們不是齊昕。第三,神學層面的回應──上帝必定在懲罰梁振英。我只想說,你無法識透上帝的想法。誰曉得呢?

現在我想用這三種反應來比較人們如何回應海嘯或恐怖襲擊。部份人對後兩者的回應叫我們不寒而慄;因為基督徒這些妄論,讓我們的信仰看來一團糟,其存在好像只為令事事合乎道德標準。我們中間不少人希望,這些議題屬「上帝在那裡?」的部份奧秘。我們拿不定主意,是否要把因果關係套用其上,或者把它們說成解釋其他深奧道德理論的比喻。我想,就算用來回應跟這位我們確實討厭的梁振英有關的事,我們也需採用相同標準,一視同仁。不過,我們可以如此應用到他女兒身上嗎?就算可以,又是否太早?

梁齊昕身為公眾人物的女兒,必定活得不輕鬆。很多人從Facebook或Instagram看見她有如Paris Hilton般消磨時間的風光一面;可是,究竟有多少人看到她的真實一面?這受驚的小女孩躲在社會傳媒背後,跟香港的政治絲毫沒有直接關係;她只是某人的女兒,大概在成長過程中受到虐待。她在這家庭出生,完全沒法選擇自己的父母。我想,針對梁齊昕的不幸遭遇妄下結論並不公平。她並非我們用作演述的頻道。

我是否在說,我們基督徒(尤其領袖和講員們)不應就當下發生的議題提出相關反思?當然不是!神學和信仰都需跟現實呼應。那麼,切合實際處境跟「緊追救護車」有何分別?分別在於處境和時機。若我們所反省的跟某事件沒直接關連,我們就在曲解現實,仿如用錯了頻道來廣播我們的演述。眼前的議題是家庭;這事超越政治分歧。錯判此事跟讀文章時斷章取義沒有兩樣,純粹為提出想要討論的題目而對某事件「抽水」。家庭暴力在持不同政治立場的雙方中均會出現。若我們想談談政府如何侵犯家庭,也許直接針對教育更恰當。我們並非盲目簇擁某種理論者,所以不應讓個人的政治取向影響到自己如何判斷每件事情。我們應作講述真理的人而非哲學家。一位朋友向我指出,人們都在尋找答案。有時候,我們太渴望提供答案了。有時候,最好的回應是保持緘默;答案無須透過說話,卻也可藉著堪作典範的睿智人生傳遞。

時機又如何?正如救護車的任務是把病人送往接受治療,因此為要搶得生意追上去可能並非最佳手法。時機最關鍵,來自下意識的即時反應卻不然。我想,在這網路年代,我們大多數人都需花更多時間來反思;我們應當讓自己雙膝稍事休息,少點反射,多點禱告。參加舞會遅到沒甚麼大不了,走錯門卻定是大錯特錯。

最重要的是為齊昕禱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