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 Paul Mok

一個嚴重弱視的牧者,與太太開荒教會,全家服事恩主。 靠 Voice Over 用電腦。 醉心於古典音樂,尤好 Sir Georg Solti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之演出。 愛彈琴、愛寫歌,愛高達。 確信上帝憐憫人,深信在神凡事都能!

“給香港教會的兩封信”讀後感

給香港教會的兩封信原文: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3831&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拜讀過作者”給香港教會的兩封信”後,筆者有以下感想:

作者在兩封信中,對於有關藍絲信徒和黃絲信徒的正反陳述只展現了兩個陣營中的某些實況。 事實上:
是否所有藍絲親建制的起始原因皆如作者所述?
是否所有藍絲至今仍然堅持親建制的原因就是因為利益?
是否所有黃絲反建制的動機都是那麼純粹?
是否所有黃絲皆是不理性地妖魔化當權者和內地人民?

在{}內的是作者之原文節錄

在給藍絲帶信徒的信中:

1. {令貧窮人居住極狹窄的劏房,令小商戶被大地主趕絕,令年輕人創業無望。}

為何在這三類受害人中也有藍絲信徒?

2. {你們假繁榮安定之名鼓勵瑪門崇拜,將資本主義的貪婪自私發揮到淋漓盡致,以為多捐一些錢做慈善或多開幾場大型布道會就可以彌補。}

多捐一些錢做慈善或多開幾場大型布道會之原因只是為了贖罪嗎?

3. {你們就認定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礎受威脅被動搖,以致無視年輕人的理想、熱情與訴求,將他們視為無知叛逆的廢青暴民,沒有半點包容之心,只懂譴責、喝罵,封瑣經濟,迫他們就範。}

反對反建制年青人的原因只是為了自身利益受威脅被動搖嗎?
會否有些人是純粹出於愛和關心呢?

在給黃絲帶信徒的信中:

1. {你們離棄了生命之道,把靈魂出賣給仇恨,容讓各種惡毒的心思意念滋長,縱容你們的舌頭肆意謾罵你們眼中的敵人,包括許多無辜的單純履行職務的執法者或公務員,將他們一竹篙打成妖魔,標籤他們為黑警、走狗。}

若一個人有”縱容他的舌頭肆意謾罵他眼中的敵人”之行為,是否就足以證明他已經離棄了生命之道,把靈魂出賣給仇恨,容讓各種惡毒的心思意念滋長呢?
若一個人不是謾罵,而是責備他眼中的敵人,而沒有”縱容和”肆意”的原素,又怎樣呢?
又或他責備的對象只是他眼中的敵人,而不包括許多無辜的單純履行職務的執法者或公務員,又怎樣呢?

2. {對於那些因長時間對峙失去理性,錯誤濫用武力對待你們的人,}

作者在此對”錯誤濫用武力”給了一個理由---”因長時間對峙失去理性”,這有給”錯誤濫用武力”合理化之嫌。

3. {你們在依法抗爭維權之上,加插以暴易暴,公然鼓吹報復,無視上帝說伸冤在我,無視基督說愛你的仇敵。}

作者應向那些被當權者濫用武力對待的人民提供一個正確的做法,就是要行公義,把濫用武力的人繩之於法, 希望他們終能悔改。

4. {你們當中除了少數不被仇恨沾污衣裳的人,都已變成雖生猶死的人。}

“少數不被仇恨沾污”的小數是怎樣統計出來的呢?
事實會否不是小數而是大多數或是全無呢?

願主賜福大家
願香港和平,
願中國和平,
願世界和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