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y Chu

若生於古時,Mr. J應該係個武將而非文官。從事學術工作,搵兩餐飯食。求知慾旺盛,乜都研究一番。從能源外交、性/別關係、喪屍電影、品威士忌,未敢認作專家卻有一定知識。鍾意音樂,鍾意足球,鍾意女人,最懶寫字。

給家人的信:為何6.22必須投票

根據上次五區公投嘅經驗,中共對投票率的解讀是這樣的: 上次有58萬人投票(香港有3百多萬已登記選民,則該次投票率為17.1%),較通常選舉投票率低(因為沒有平時灌票的建制派參與,加上政府和《蘋果》以外的傳媒冷對待該次選舉)。即使「泛民」加上學界出隊的「大專2012」在這次變相公投中得到有效票中的九成(準確點是89.43%),建制派還是以之為藉口,說香港人根本不重視民主(要記住這次公投為「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單一議題投票)。

這次6.22投票基本上有兩條問題:(一)幾個2017特首選舉方案中你選哪一個?(二)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 三個方案的詳情可看這裡:http://oclp.hk/index.php?route=occupy/activity_detail&activity_id=62

老實說,作為一個曾在出版書中講述民主理論嘅[超年輕、剛起步:o)]學術工作者,這三個方案都不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香港選舉方法。不過!!!還是懇請大家不要選「棄權」(有棄權選項)。因為這選項的political impact可以是非常負面,也便宜的讓建制派隨意解讀(佢可以屈你話投棄權即是支持政府的「假普選」方案)。現在公民社會個勢應該會集中投「3. 學界方案」,我也認為學界方案在字眼上寫得較其餘兩個好,民主成份也最高。在「叫價」階段,應該選擇一個最高的價格去與對手商討。所以「學界方案」會是我的選擇。

至於第二個問題,答案只有一個:若然政府拋出假民主方案,立法會一定要否決,不否決香港就玩完。我以一個backward induction來分析:「如果」立法會不否決假普選方案,中共會話你都認同「假普選方案」尚算民主,又會話這就是符合《基本法》的選舉方法。它會跟你說這就是《基本法》第45條講的「循序漸進」的「最終達至」的「盡頭」,這樣「假普選」將會千秋萬世。所以必須否決,才有空間再bargain。

事實上,昨天的《白皮書》,是中共對香港人「反枱」。表達嘅message就是即使是已簽的合約,阿爺唔鍾意就可以單方面以「創意解讀」(人大釋法)來修改《基本法》(其實從CEPA已經看得出,與大陸講合約精神根本是無意思的)。假若這次投票率低,連上次的50萬票也沒有,中共就會說「真普選方案」不受歡迎,「假普選方案」才是人民(奴隸)的選擇。繼而,就是比今日更加變本加厲的全面大陸化,將香港transform造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昨日在新華社對《白皮書》的英文報導中,正正將香港政府貶稱作「Hong Kong city government」,而非一直源用的「Hong Kong SAR government」已見其野心,要知道官方語言從來都是歷史上的思想改造工具)。

除了為自己,還要為下一代著想。若然給一個「假普選方案」千秋萬世,下一代面對的將是那個殺人極權。我們要記得還未平反的六四,要記得被自殺的李旺陽,要記得西藏等地每天都在面對中共迫害的人。說實在,現在香港面對的困境,其實是上一代對政治經濟冷漠的透支,這一代人,是在償還上一代享受了但未付的債。所以戴耀廷有一點我是agree的(我好少認同佢,因為佢嘅觀點太太太保守了):就是現今四十歲以上嘅人其實更加應該付出,更加有道德義務去參與佔領中環。真的怕事,怕被捕的,不參與佔中我理解。但以投票展示香港人對爭取真民主的決心,並支持「烈士們」不惜公民抗命去幫香港人爭取普選,我實在睇唔到不支持的理由。 這數週工作上其實我也很忙,但因為覺得這議題相當重要,所以也花了個多小時來寫這篇「為何6.22必須投票的分析」。我希望以上的論述說服到你。為自己,為下一代,最最最低限度,投個票吧!

10289874_10154098213935553_1434962231151427893_n

(圖:從參與佔中朋友處借來的照片)

原刊於:Blog Ecumenical Intelligence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