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給主內同道的香港政治101

原刊於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2019年7月8日
Morguefile.com

“If we know only our own side of the argument, we hardly know even that; it becomes stale, soon learned only by rote, untested, a pallid and lifeless truth.”  - Carl Sagan

「政治」是一個嚴肅而艱深的課題,對於筆者而言更是,因為筆者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求學時期沒有選修過、甚至曾經有過政治冷感和抱持基要式的政教分離。筆者討厭政治,單純是因為它「非科學」:許多的宣稱、政策、承諾,以致構思、執行往往都著眼在從政者的主觀願望和操作,縱有一定的民調或科學統計量化數據,但從政者又有多少看重它們如科學家?又有多少從不操縱它們成為動員的口實?施政順利要說多少個謊話?既然如此,何以筆者又要寫政治?

當筆者在個人臉書上提及有意想寫這篇的時候,很快就有朋友負面地說是緣木求魚,有很多人自詡理性、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筆者回應指那些人不是本文的對象,而筆者作為一個政治平民,也不求甚麼大人物可以覺得有用(不被抨擊得個體無完膚就好了),只打算整理一下自雨傘運動後「惡補」的一些知識和體會罷了,而且程度乃在「101」的入門級。寫得不好或者有錯,還請指教而不要打臉

把結論寫在前頭。本文的首要對象是主內同道,這四個字其實也滿有政治性,因為事實上很多主內卻不同道。本文沒有意圖要說服任何人,也沒有意圖宣傳某種政治取態,筆者只想指出政治有很多思考誤區,會使人想得太平面、理想化,也會使人想太多、太陰謀論,而且更多時候思考者根本未有考量基本的政治分析、未有了解民情,就匆匆地衝出來當「先知」。筆者愚見,若果不是向建制進言(例如建議制度上有何改變),還不要躲在象牙塔內閉門造車好;若果真的不能「貼地」了解民情,閉口不言就有智慧:當然諸君還應該祈禱、安慰、作和平之子,這些都(尚)沒有法律禁止。

焦點一:光譜

Morguefile.com

2019年的香港,筆者觀察到還有不少信徒以為香港的政治光譜只有兩端,一種可能是保皇黨與反對派,另一種可能是黃絲與藍絲,也有一種可能是建制與非建制,還有可能就是建制與泛民。不說太遠,單講上任特首任期內,香港的政治光譜變闊了,激進民主派也可以分本土派、港獨派、熱普城(已經分裂了),從前的激進派如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就歸入了泛民的系列,本土派中也出現了焦土派和勇武派;還有不少較低調、不從政參選的眾社區組織和獨立政治人物。認識有光譜的存在,不是要標籤任何人,而是避免落入二元對立的非此即彼思維,同時亦要知道這些光譜之間互相攻伐的手段。特別對於牧者來說,要知道我們的羊在傳或轉發甚麼、抱持甚麼信念,才能有效地牧養。

舉個例,政治組織甲與政治組織乙就經常隔空開火,我們作為旁觀者不需要知道當中的詳情,但我們因此卻輕易找到許多雙方的黑材料(對家放出來的)。如果有見所牧養的羊「轉載」任何一方的資訊,牧者「隨便」Google一下就很可能就找到大量黑材料,就會誤以為羊群「不知跟隨了甚麼歪道了」。筆者的意思是,牧者在沒有廣泛認識各個政治光譜的理念底下(這樣要求專職牧養的牧者是不切實際的),不要那麼快就給你的羊定性,也不要傻傻的拿黑材料出來以為可以說服人。主內同道要知道的是,香港政治組織互相攻擊、抹黑是常態,這同時也是她們建立自己品牌必須要做的事情。

其次,主內同道要留意在不同的光譜底下,有著不少基督徒的積極參與,甚至稍稍花點功夫,你會發現不少著名的教內KOL和網台主持都有一定的政治聯繫,也有所謂的傘後信徒群體以政治理念建立出來的「教會」和自稱「媒體」。也就是說,整個光譜都找到基督徒的存在,同時基督徒也是被動員的對象。信徒要搬出「某某人是基督徒」來拉票或爭取支持,實際上只會反映出拉票者的愚昧和對政治的不理解(或過份天真)。真實事例,某個建制派議員被發現「不是基督徒」,引來不少信徒的不滿,因為大家都知道總有些票是「有意無意」地給騙去了。同樣道理,有些「教會」或「媒體」實質上是政治動員的組織,對信徒作「信仰勒索」,若然主內同道不同意這些手法,就要思考是否應該支持或轉發她們的訊息。

再想深一層,光譜之中會有「中立」的存在嗎?有些派系你不認同,在寬闊的光譜中你也要彷彿沒有選擇地「含淚支持」嗎?也總有些人以為「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但其實可能是「豬隊友」甚或是更不能認同的敵人。我們個人不是新聞媒體,但凡左中右的派系訊息都傳,其實不一定被認為是中肯、且往往會有反效果:離地、缺乏思考、牆頭草。

焦點二:政治語言

Morguefile.com

筆者要談的政治語言,並不只是政治口號,也不是指會否採取粗口或非議會語言,而是光譜之中不同派系有其獨特的遣詞用字語法又或者同一個詞語有不同用法,更有香港人已經很熟識的「語言偽術」;當然不得不提就是語境

舉一個例子:譴責。說「譴責」是十分容易的,在政治爭拗之中任何一方總能找到譴責其他派系的口實(先不論事實與否的問題),但各個派系的用法不盡相同。建制派讉責的絕大部份都針對「違法行為」,泛民讉責的對象多是制度和政府行政,激進民主派就譴責泛民出賣港人,所謂的「藍絲」就譴責年青人。這現象其實不難理解,每個專業、每種身分都有其獨特的關注。

值得注意是語言運用背後的語境和反映出來的思考立場。建制派就較常採用「天真實在論」(naïve realism,或譯素樸或直接實在論,不是說他們天真),不談理念只談表面事理:違法就是錯、法治不可能存在違法達義。因此不難理解他們為何要撐執法者、反佔領、追究示威者。相反,非建制的眾陣營都抗拒這種天真實在論,傾向著重行為背後的理念是否為義。

那麼要讉責七一衝擊立法會的市民嗎?有不少信徒提倡非暴力抗爭,同時亦堅持市民須要守法循規,因此「譴責」暴力行為是無須反思、「理所當然」。有牧者主張「錯就是錯」,別人反駁他的時候就覺得被誤會,因為他也譴責建制暴力云云。在現今的政治語境底下,誰人會急於定罪、呼籲執法?這實在難怪惹別人誤會你輕視制度暴力和示威者的求死決心!若然只是呼籲不應以暴力作為抗爭手段,是否可以不用「譴責」?若然牧者本心不是為政府站台,那麼他就是缺乏政治智慧,又或者沒有正確研判局勢──離地了。

若說天真實在論受光譜一端的愛戴,那麼對應的另一端就是陰謀論了。但在談這之前,要先說說謊言。政治上的謊言有好多種,筆者認為香港最常見的一種就是拖延的謊言,與天真實在論互相輝映。舉例:「我承諾多與青年人溝通」,可能說完就從此沒有溝通,又或者設定很高的門檻、指定與某些青年人溝通,然後天真實在論者就會照單全收,甚至倒轉過來認為一方既已釋出善意,青年人反而不肯溝通云云。古語有云:聽其言,觀其行,一位公眾人物的誠信不是單靠一篇網誌、一次自白就可以證明或者「洗底」。是否可信、是否講謊言、是否值得重新支持,要看我們的智慧了。

焦點三:港式陰謀論

圖片取自BBC,原連結在此

根據維基百科,陰謀論是:

  1. 指對歷史或當代事件的背後有集團操縱事態發展及結果,以達至該集團損人利己的目的。
  2. 許多沒有證據的說法、傳聞。
  3. 有不可證偽的特點。

筆者用「港式」來區分香港獨有的陰謀論與廣義的陰謀論,因為後者多建基於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特色,前者當中最佼佼者的是「外國勢力介入」。

外國勢力介入的內證

中國政府的其中一個知名的外交策略,是指責其他國家干涉中國的內政。香港的建制派沿襲這套思路,也主張香港任何反對政府施政的聲音(小如民主黨金主到雨傘運動的形成,再到近期的激烈抗爭)皆有外國勢力在背後。

截圖原出自港台新聞節目《視點31》,圖中女子為撐警聚會出席者。上圖取自羅冠聰的facebook,連結在此

為何相信這個陰謀論?一來就是建制一方持續不斷宣傳它,二來對於不少保守的市民來說,經驗告訴他們,他們參與的抗爭(例如撐警)是有大台被動員有錢收,而新形式的抗爭:無大台自發(被感召)、付代價的抗爭是不可能的。

外國勢力介入的外證

早在雨傘運動時期某著名堂會的平信徒領袖,及至近來一位文藝界別的名人信徒,都轉發來自一間香港知名異端教會的影片系列,力證西方陰謀論組織為要實現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在香港投入大量資源製造動亂。然而諷刺的是,轉發者深信陰謀論而不惜轉發異端教會的「信息」(那異端近年力推神秘學、陰謀論佈道),眾人反駁的焦點卻落在「異端」之上。

胡燕青 Facebook截圖(部份)

香港作為國際都市

筆者留意到本地的「政治宅」(專注研究政治的人),從來不否定外國勢力在香港具有並發揮影響力。2019年的抗爭更突顯出香港是一處地方「the World is watching you」(受全世界關注)。6月中兩次百萬人大遊行之後,已有本地政治學者指出六月尾G20集團峰會可能影響香港命運,同時日本首相和美國總統也打出「香港牌」向中國施壓。

與其相信陰謀論,更自然的理解是香港作為國際都市,各個大國(包括中國)都有利益在其中,不是為亂而是為錢。香港政治宅分析送中條例,原意並不是用於捉拿香港政治犯(當然不是否定這個可能),而是在中美貿易戰中可以動用到一些滯港資金。筆者不在這裡多作評論,但正如不少抗爭者也斷言,即使外國肯為香港發聲,為的多數不是公義而是實際貿易利益;同時香港抗爭暴力與否,並不直接動搖香港國際都市的地位,政治穩定營商環境才是重點。

總結:政治需要智慧

圖片取自《立場新聞》6月12日〈「基督徒不是離地」 市民政總外辦祈禱會〉報導,原文連結在此

每當出現重大社會議題,社交媒體都變成泥沼,甚至有網民指出不少學者、牧者均會葬身於此,一來可能是底子現形、自曝其短,二來可能是失去許多朋友、同時樹立許多敵人。這當然並不理想,但有時眼見卻無可奈何。若主內同道受感召要為事件反思並發聲,筆者有以下建議:

不要輕信個別資訊

政治抗爭是一場資訊戰,各派系都會透過各個資訊平台發佈有利己方的資訊,甚至不惜採用陰謀論及散播虛假消息等不義手段。多餘和虛假的資訊往往都模糊事件的焦點,在轉發或評論、甚至求救之前(例如尋人、請求救傷物資),宜多加求證。有心關注事件,盡可能 Keep in Touch:無論是透過眾新聞媒體的現場直播或是與前線個別人士的聯繫;也要廣泛地嘗試理解一個政治議題的不同解讀,要花的功夫與做一份認真的學術論文不遑多讓。順帶一提,主內同道也不要閱讀和轉寄太多內容農場(content farm)的內容,因為這些媒體(當中也有自稱基督教的!)將毫無根據的政治或者健康資訊都寫到「似層層」,混淆視聽;說穿了,其實也有信徒有意傳播這些資訊作為政治手段。

政治神學無助於抗爭

筆者這樣說來看似「倒米」,但這也是筆者切膚之痛。自雨傘起香港教會大概不乏公民培育和各種政治神學論述,但好多政治神學論述都在談論從政者的本分並在聖經視野中政府該如何管治。但政府不聽民意,教會除了不合作的非暴力抗爭尚有多少選項?當為政者不受勸諫,所有這些神學論述都只會淪為空談。如果是筆者讀得書少,還望有識之士可以推介一下有甚麼著作值得學習,因為從形勢來看抗爭仍是漫漫長路,神學上的深耕細作仍是刻不容緩

毋忘牧養初衷

再說一次,在政治事件中爭論甚至互相攻伐是難以避免的,而今年香港教會更懂得主動地透過祈禱緩衝和平之子。奈何總有人會覺得教牧這樣做就是站在抗爭者一邊,若加上沒有譴責他們不守法就是一種推波助瀾,無助抗爭、甚至將年青人推向萬劫不復。主內同道必須認真思考,教會、牧者和信徒作為社會的持分者,我們分別有何角色並如何克盡義務?牧者牧養的初衷是甚麼?當社會彌漫一片絕望和哀鳴,當權者不聽民聲,最先要有的是憐憫、慈憐的心,還是維穩、定罪?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