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給「信一代」看的〈「信二代」的教會悲歌〉

圖片取自文章〈「信二代」的教會悲歌〉,輔仁媒體

圖片取自文章〈「信二代」的教會悲歌〉,輔仁媒體

「信二代」,就是「信一代」的子女,基督徒家庭內成長的孩子。

按「教會更新運動」的教會普查數據,「或許因為流失。。。「信二代」青少年在大部份堂會中只屬少數。」(參《時代論壇》文章〈信二代的天路歷程〉

對於這一代的流失,不知道作為「信一代」的感受會是如何,或許他們會感無奈,又或許他們會抱怨,認為教會做得不好,留不住他們的孩子。

為何「信二代」會流失?最近在《輔仁媒體》就有「信二代」發文,題為〈「信二代」的教會悲歌〉,以第一身的經歷道出一部份作為「信二代」的感受。

我是在FB上看到這篇文章的share,而且似乎也吸引了好一些年青人的關注和like。然而,我卻認為,這篇文章除了是讓教會中的年青人(和教會中的「信二代」)產生共鳴外,更重要的卻是叫「信一代」可以從這新媒體中,得以更真實的去接觸「信二代」內裏的聲音。所以,若你是「信一代」,又或是教會領袖,請鄭重的、小心的讀一次這篇文章

〈「信二代」的教會悲歌〉

看完了?如何?

覺得「不堪入目」?白話連篇?「耶教」?「耶能」?係味講粗口?

又或者,看完後,作為「信一代」的會多多解釋,認為情況並非作者所述,只是個別事件?

又又或者,(更差的),是看完後會去指責「信二代」不應該有這些看法,認為他們應該要在神面前切切悔改?

要明白,這篇文章是作者第一身的分享,對作者來說,是「無可置疑」的。這是真相,這是真實感受,這就是她將「基督教」改稱「耶教」;將「基督徒」改稱「耶能」的原因。

有多少「信一代」看完,是去正視問題,作出深切反省;看完後不是叫「信二代」回到神面前認罪,而是叫自己回到神面前向神悔改?「信二代」出現問題,更大責任的是在「信一代」身上。

不去重覆文章內所說的內容及問題,其實這些,我相信我們都知道,只是我們是否選擇改變自己去面對。我認為,作為「上一代」,我們的問題在於我們往往站在高地,認為現代的少年人所作的都是不堪的(义開一點去講,這兩天看viuTV的「跟住矛盾去旅行」,看到林日曦與蔣議員這「完全無直接對話」的相交, 不知道大家又有什麼看法?「信一代」看「信二代」會否就是如蔣議員看林日曦?)?我們是否有想像過現代年青人所面對的處境,與當年我們在相同年紀時所面對的,跟本就是完全兩個世界?我們是否還指望以當年我們以信仰面對問題的「方法」,以同一個模式「套」進去現今世代就能「以信心渡過」?

耶穌基督曾道成肉身進到世間來,與人同行,從而將盼望帶入人的世界中。今天,作為「信一代」,是否又會「道成肉身」,進入「信二代」的世界,不以自己是「信一代」為強奪的(「信一代」你是否明白和合本這句翻譯的意思?),反倒虛己,成為「信二代」的樣式?明白他們的言語,明白他們處事和分享的模式?

還是,我們反取代了上帝的角色,高高的站在高地,以審判者的角度去批判?若真的是這樣,或者「信二代」就會如作者所言:「佢都可以揀「落地獄」架姐。Why Not?」

最後,在讀者回應中讀到了另一「信二代」Rave Cwy的心聲(「信一代」若沒有讀「讀者留言」部份,宜再去看),或者他們的出路真的是在「脫離」了現在那「牢不可破」的「框架」後,反才「真正感受到甚麼叫上帝與我同在」,「終於定睛臉對臉的看著神」。

上帝,永遠是人的盼望和依靠,無論你是「信X代」,只要「歸回」、「安息」,你的神就在你背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