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絕望中的申訴與信靠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7月12日

天黃昏時段,我們一群教牧與基督徒自發在這處令人傷感的現場,為麥小姐舉行追悼會。
 

上周三(7月3日)上午,我如同往常一樣返工時,發現辦公室所在對面街,有不尋常現象,有藍白帶圍住一堆雜物。後來才知悉清晨時分,有一名女子從唐樓跳了下來。心想這段敏感日子,她的輕生是否與反修例運動有關?後有傳媒提及,死者好友表示在麥小姐房間發現她留下字句,分別寫上:「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甚麼也改變不了的無力感令人煎熬」

無論亡者是因為追求公義,或因一時情緒困擾,或因何原因,選擇走上這條不歸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位生命都是上主看重的,生命有其神聖價值,因為人是按著上主形象受造。人是尊貴,有做人的尊嚴。我們大多數不認同麥小姐這樣做。早前陳健民教授有篇文章,他說:「這是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年輕人不要再以死控訴;我們要以生去踐行公義,才能對得住逝去的抗爭者。」

今天我們悼念麥小姐,不是因為她的宗教信仰,我們不得知,也不是因為她的政治立場,只因她是一位真實的香港人,背負著承受不了的沉重,重量壓到她至終要離開。她是罪人,也是被罪者,我們都是一樣。這個政權,這個社會使很多對這個城市有理想,有情有義的,受到不成比例的傷害。

我們悼念這位不認識的麥小姐,但從她身上見到是無數追求公義仁愛的香港人,正承受著身體與心靈各樣痛苦。我們記念亡者,其實是與每一位有情有義的港人同在,一同悲嘆,一起申訴。

我選了詩篇十三篇,只有六節經文,是一篇個人申訴詩。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轉臉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我心裏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3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眼目明亮,免得我沉睡至死;4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動搖的時候喜樂。

5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6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厚厚地恩待我。

詩篇有42首是個人申訴詩(或稱為哀歌),16首為集體申訴詩,這類申訴詩體裁佔詩篇三分之一。

這首詩,一開始表達受苦者的哀求申訴。頭兩節先後出現四次:「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你轉臉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放在現今場景,麥小姐心裡申訴:「甚麼也改變不了的無力感令人煎熬。」林鄭政府沒有確實回應港人訴求,我們要等到幾時呢?有些人已經等不及,失去耐性,有些選擇自毀,有些選擇絕食,有些選擇用更激烈行動。

對基督徒來説,詩人祈求神使他眼目明亮,看到生命,看到出路。英譯本The Message這樣翻譯:Take a good look at me, GOD, my God; I want to look life in the eye, So no enemy can get the best of me or laugh when I fall on my face。「我的神啊,好好睇實我,我要在眼裡看到生命,當我跌低時,敵人無法打低我或取笑我。」(4)

我們相信神是看顧弱者的上主,祂看顧麥小姐,也看顧祂創造的兒女。真實情況是人會信心軟弱,面對強大敵人信心有時會動搖。示威者應該繼續抗爭?或鳴金收兵?各人有不同看法。

整篇詩的轉折在第五節:「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詩人能夠從黑暗走出來,重見光明,只因他確實相信上主的慈愛,他不再沉溺在困苦深淵中,當他仰臉朝向神,他知道原來父神一直看顧他。有神學院教授分享:「正因為我們對明天會如何不知道,我們可以學習信靠、盼望、禱告。」有了新的認知,詩人就能向耶和華歌唱,因為神一直豐厚地恩待他。(6)

歷世歷代有無數人已經為著公義,為著真理,為著信仰走入死亡,留下的故事,成為後人的記憶。非洲詩人阿契貝(Chinua Achebe)這樣表達:「沒有比記念死人是更好向活人交談的事!」

今天我們在此悼念麥小姐,我們對她的故事所知甚少,我們只知她以死亡控訴政府的不義,我們為此感到惋惜難過,我們更要有尊嚴地活下去,耐心等待,等待公義的來臨!我們悼念她死,要學習在絕望中,一起申訴,共同信靠,我們要活得更有價值!

(筆者於2019年7月11日麥小姐追悼會分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