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豹

臺灣大學哲學博士,天主教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

約瑟和他的弟兄們-7:打擊大背道,指控大淫婦-王永信及其《真道手冊》

1957年王永信(右一,本名王天惠)就讀於南神神學科乙班,期間與院長黃彰輝(右二)合照。

1957年王永信(右一,本名王天惠)就讀於南神神學科乙班,期間與院長黃彰輝(右二)合照。

真道手冊 左右華人教會意識型態

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s of Churches,WCC,簡稱普世教協)是護教反共運動的頭號敵人。對護教陣營而言,WCC的信仰已不純正、背離了聖經的教導;對反共陣營而言,WCC已成了親共的政治團體,並企圖滲透基督教會組織。從萬國基督教聯合會(ICCC)到「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簡稱「世聯會」),普世教協一再被描繪作具有高度政治目的的基督教組織,而打擊共黨即是要打擊親共或容共團體,普世教協以及與它有往來的教會或組織,都被打成要對付的「共黨同路人」。

《真道手冊》1964年發行第一版,這張圖片是1965年版次,於護教反共會議時派贈。

《真道手冊》1964年發行第一版,這張圖片是1965年版次,於護教反共會議時派贈。

在海內外華人基督教圈子中,一本散播極廣的小書《真道手冊》,是一本攻擊普世教協最具代表性之作。編者王永信,是中國信徒佈道會創辦人,他的名字赫然出現在1965年於台北召開的第一屆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的名單上,而且他的背景介紹竟是「《真道手冊》編輯人」。

王永信1925年出生於中國北京,是家族中第三代基督徒,據他說曾參加王明道的北京基督徒會堂。王在1949年離開中國,1958年到美國之前,曾短暫在台灣衛理公會工作過。王於1961年在美國底特律市創辦中國信徒佈道會,1961年設台灣分會,1965在香港設分會。1972年籌備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1976年在香港開始華福運動。1985年接受世界洛桑福音事工委員會之邀擔任副主席,於1987年擔任該運動之國際主任。於1989年創立主後二千年普世福音遍傳運動,目前擔任大使命中心會長。

令人驚訝的是,王永信曾於1957年就讀過台南神學院,還是黃彰輝的學生。他後來指控普世教協是「大背道」,等於說他當年在南神的老師是「異端」。護教反共時期的台灣,王永信的《真道手冊》成了基督徒信仰的指引,也成了當時政治壓迫的狀紙。1965年黃彰輝因為普世教協被迫流亡海外,直到1987年返台。1957年王永信趕赴美國,進入中央聖經學院就讀。我們留意到,王永信很少提到他在美國的情形,只知道他所說讀的中央聖經學院是一間神召會背景的神學院。從1958年抵達美國,到1961年於底特律成立中國信徒佈道會,這段期間的他確實很神祕,因為他的各種書籍都未曾詳細說過這些年間的事。王永信在華人教會的地位,至今尚未有人好好研究,也沒有任何傳記或回憶錄之類作品,確實令人玩味。

《真道手冊》一書對海內外華人教會的影響非常大,該書對普世教協持全盤否定或批判的態度也普遍影響華人教會界。作者把普世教協形容為這種「世界大教會」的主張皆為啟示錄13章的獸、敵基督,包括天主教在內均被作者說成是背叛基督教信仰;可謂右打天主教,左批普世教協。

本書由中國信徒佈道會發行,1961年總會成立於美國密西根底特律市,同年第一個分會即設在台北,香港分會到1965年才成立。由於本書屬於贈閱品,發行量非常大,流通也非常廣,出版發行的情況如下:初版,1964年2月,7000本;再版,1964年5月,5000本;3版,1964年7月,5000本(萬國聯會遠東基督教大會);4版,1965年5月,7000本(第一屆亞聯會);……;9版,1972年1月,2萬本(第二屆世聯會);15版,1981年2月,3000本……;25版,1992年2月,5000本……。

到1985年,《真道手冊》已發行了20幾個版次,該版次印刷3000本,恐怕也影響了這些護教反共的基要派分子,不容忽視。我們可發現,護教反共的言論中,絕大部分對普世教協的批判用語都來自此書,因此,《真道手冊》的影響力不容小覷。此書常被基要派的報紙(《福音報》《聖經與信仰》)轉載,成了打擊長老教會並要他們退出普世教協的理論打手之一。恐怕到目前為止,普世華人教會的圈子裡,還沒有一本書像《真道手冊》那樣左右著華人教會的意識形態發展,以及被他冠以新派或自由派基督徒的命運和下場。王永信的功過該到檢討的時刻了。

《真道手冊》第四版,特別增加一章批判WCC。

《真道手冊》第四版,特別增加一章批判WCC。

比麥堅泰和成文秀的萬國聯會更甚,1964和1965兩年內《真道手冊》就發行了2萬4000本,正值第一屆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在台召開。第四版為增訂版,特別增加了一章批判普世教協,正如配合了第一屆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召開,成了名副其實的教戰手冊,指導黨國基督徒根據此書來指控長老會「大背道」、是「異端」。目前能見到最早的版本即是1965年的第四版,該書可能也發給了當時所有參與亞聯會的與會者,戴紹真(James H. Taylor, Jr.)也出席了該次會議,他手上的版本正是1965年5月第四版。

王永信的《真道手冊》是護教反共時期黨國基督徒的「打擊異端指南」,尤其迎合了反對普世教協的情勢。王永信對台灣教會的影響非常深,除了發行《中信月刊》,也出版其他小書,都是以贈閱方式發行。至於中國信徒佈道會與國民黨的關係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值得注意的是,該組織在蔣介石逝世時出版了《總統蔣公證道詞專輯》,對蔣的基督教談話收集非常齊全,與1976年由黨國基督徒發起的「中華民國基督教紀念總統蔣公安息週年禮拜籌備會」出版同樣書名的書,再與1986年的《蔣公的信仰與見證》相比較,中國信徒佈道會的版本仍然是最完備的,可見編者對蔣的言論和出版品相當「在行」,相形之下黨國基督徒的水平就差多了。

鐵幕保羅 自地下教會發聲

王永信推動護教反共,最引人注目的一場是由中國信徒佈道會主辦的「反共佈道大會」,主講人是國際知名反共佈道家、美國「殉道者之聲」負責人魏恩波(Richard Wurmbrand),由王永信引薦,還擔任聚會的翻譯,中國信徒佈道會也配合此次活動發送每位與會者一本《為主受苦》。1970年7月24日及25日兩天在台北的佈道會,可謂萬人空巷,無疑的政治動員和恐共心態起了極大作用,造就了特殊的信仰形態。

護教反共時期,黨國基督徒的佈道會也是政治宣傳會,這類大型集會都叫「反共佈道大會」或「反共培靈佈道大會」等。早在葛理翰尚未到台登上大型佈道會場子之前,最為轟動、人數最多的,除了魏恩波,就是當時著名的華人女性反共佈道家宋能爾了。魏恩波的著作是最為熱銷的基督教書籍,《為基督受苦》幾乎人手一冊,之後中國信徒佈道會又重譯並印贈同一本書,更名作《為主受苦》,印量同樣巨大,1969年10月初版,1971四版印了1萬冊。這類書每個版次平均為1萬冊,1971年此書已是第四版,加上中國信徒佈道會出版書籍均以贈送為主,出版品又經常被刊載於《福音報》,《為主受苦》即是其一,散布和影響力非常巨大。王永信在華人教會的基要派形塑上,是一個關鍵人物,這與他後來那種「福音派」形象不能等同視之。

《為主受苦》的作者介紹中提及:

《為主受苦》是自由世界每一個基督徒所應該讀的,其中所記載的事實,可以震醒一般平庸冷淡,不察時勢的信徒們。本書著者魏恩波牧師所親身經歷的一切,實非筆墨所能形容。願神使用此書,藉它帶給今天敗壞的時代與沉睡的教會一個新的醒覺與轉機。

本書作者魏恩波牧師,是一位信仰純正的傳道人,1966年他曾被警告羅馬尼亞政府決定暗殺他,但生命威脅不能使他靜默,今天他被很多人稱為「地下教會之聲」,基督教領袖們稱他為「活的殉道者」和「鐵幕保羅」。

王永信(左一)另一合照。

王永信(左一)另一合照。

1970年7月24日及25日,連續兩晚在台北體育館內舉行「殉道者之聲」奮興佈道大會,當時目擊者形容:

像任何一次國際性佈道大會一樣,台北體育館內,是日下午七時半以前,就已座無虛席。但後到的人士,仍在萬頭鑽動中繼續進場,在座次與座次間尋找容身的隙地。參加的會眾,來自各地教會的信徒,以及他們所邀請的慕道友,成分和歷次佈道大會無異。唯一不同的是,大家不是來看神蹟、求醫治,乃是每一個人都想親眼看看這位「活」的殉道者的豐采;親耳聽聽那代表鐵幕裏被囚者的人性的吶喊。

這是一次政治宣傳,主要是這位反共佈道家是被標榜因為反共而受苦的羅馬尼亞基督徒,被譽為「歐洲地下教會領袖」的魏恩波曾因為傳福音被共產黨囚禁及苦刑對待。

《為主受苦》原是王永信主動著手翻譯,再交給他人負責。中國信徒佈道會於1969年已發行初版,1971年第四版,魏恩波的反共佈道大會在1970年,可以判斷認為《為主受苦》的出版和魏恩波的到來之間有許多精心配合。事實上,早在1969年11月25日世界基督教反共聯合會在台北成立,與會者就獲得魏恩波所著《為基督受苦》(這個譯本的內容只有原書的三分之一)一書,實為同一本書的不同翻譯。該書內容曾於1970年1月4日起在《福音報》三版大篇幅連載,自483期起至395期止全部刊完。此書當時為亞洲護教反共聯會所翻譯,作者名字中譯為「理查˙魏布蘭德」,魏恩波尚有不少著作於基督教界內流傳。

從羅馬尼亞逃到美國,魏恩波成立了名為「殉道者之聲」的佈道會組織,非常類似王永信的中國信徒佈道會,尤其特別針對共產國家傳教。「殉道者」,顧名思義,就是為道殉難的忠魂,魏恩波以他活生生的遭遇控訴共產黨的無神主義和對自由信仰的迫害,他到各地講述從漫長拘禁和苦刑人間地獄中出來的見證,講述「反共產、反魔鬼」的信息,他稱馬克思是一位「撒旦教的教徒」。

魏恩波在他的故鄉羅馬尼亞遭受共產黨監禁與酷刑14年之久,他原是一位羅馬尼亞人所周知的作者與教育家。自從1945年共產黨取得羅馬尼亞政權並進行控制教會時起,魏恩波就開始了地下傳道工作。1948年他和妻子一同被捕,妻子被迫接受3年勞動改造,魏恩波本人則被單獨拘禁3年之久。之後他被轉到一個大眾拘留所,但是酷刑卻繼續不停,8年之後,他被釋放,即刻恢復地下教會的工作;1959年他第二次被捕,並被判25年監禁。1964年大赦,魏恩波幸獲出獄並申請出國,1966年5月抵達美國並在參議院國內安全小組作證,控訴遭受酷刑而留下傷痕,他的故事刊載在美國、歐洲、亞洲許多國家報紙上,引起基督徒反共分子關注並宣傳,稱他為「活的殉道者」和「鐵幕保羅」。

王永信在〈再版序〉說:

魏恩波牧師的經歷,應該震醒今天優遊於「象牙塔」中的「基督徒」們;他們以信仰為生活的妝飾,以作禮拜為每週節目,他們在「不妨害個人方便」的原則下去教會,他們不知道奉獻的真義,不肯作個付代價的門徒,更不願在極端情形下,為主忍受痛苦。

南神學生名錄,上載「王天惠」(王永信本名)為神學科乙班學生。

南神學生名錄,上載「王天惠」(王永信本名)為神學科乙班學生。

基要派之姿 華人教會一哥

王永信與台灣基督教界護教反共關係有多深,是一件值得探究的事,儘管人在海外,卻通過「免費贈送」書刊方式,以正統的護教姿態來傳福音,他的思想遺害恐怕不是一、兩代人的事,相對於香港,台灣受他的影響可說非常深。一方面我們了解到王永信赴美之前曾短暫旅居在台灣,之後他對於普世教協和天主教的言論影響了台灣基督教的走向,造成了與合一運動和天主教關係上極為重大的衝擊。無疑地,王永信打著正統派形象,反共、關注大陸教會受到迫害等問題,與台灣黨國基督徒的意識形態不謀而合。他出版魏恩波的書,也出版蔣中正的證道詞,且於其逝世不久就集結出版,都可以看得出他與黨國基督徒關係匪淺。

《真道手冊》編輯人是中國信徒佈道會創辦人王永信。

《真道手冊》編輯人是中國信徒佈道會創辦人王永信。

王永信以基要派的護教者和反共者形象,與黨國基督徒的互動甚密也不奇怪。1981年,護教反共最高潮也可能是最後一場大型聚會,即是由中華民國基督教協會、中華福音聯誼會、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中國民國總會共同發起於主辦的「愛國愛教」的「慶祝中華民國建道七十週年基督徒感恩大會」,王永信是這次大會的講員之一。

一張關鍵的照片可以看到1957年王永信在南神門口與院長黃彰輝合影(見《異象與人生──王永信牧師六十選集》;九龍: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1986年)。這個選集非常怪異,沒有關於王永信的生平介紹,共有一些中國信徒月刊的文章選刊,分六○、七○、八○年代,當然選文中仍然看出他反普世教協的言論,特別是1969至1971年間幾篇文章,都是以啟示錄的經文作為他批判的依據,1980年代他在華福運動中仍以打擊新派、自由派為他的代表性標誌。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王永信以基要派的方式登上了華人教會領導的地位,宛如普世華人教會的教主;黃彰輝則漂流海外,含痛思鄉。沒有人追究王永信對聖經「諸多的曲解」是如何荼毒華人教會,這種現象說明了另一件事,即海外華人基要派信仰的形成,《真道手冊》功不可沒。

2000年的版本後,王永信以大使命中心名義發行的《真道手冊》就沒再出現普世教協了,真是昨是今非。給中國的簡體字版,羅馬天主教是「大淫婦」等字樣也沒有了,立場如此搖擺。王永信藉由打異端,宣傳「末後必成的事」,為他創造教會領袖的資本,成為華人「大教會」(華福會),當上華人教會的「一哥」後就改變了,面對大陸教會也妥協了。我們應該先問一問王永信,《真道手冊》有否涉及抄襲之嫌?之前還謙虛地冠以「編著」之名,後來則變成了「作者」,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295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