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系統神學期末報告:評安瑟倫《上帝何以化身為人》

原刊於此網站

一、前言

安瑟倫《上帝何以化身為人》是教會史上討論救贖的一本重要著作,然而在華人圈子內,他的作品就如同許多神學經典,甚少為平信徒所接觸;他的唯一中譯作品,乃是四川大學哲學系教授溥林所譯之《信仰尋求理解》(中國人民大學:2005),為安氏重要的三本著作之合輯:《獨白》(Monologion)、《宣講》(Proslogion)、《上帝何以化身為人》(Cur Deus Homo),這本書成為了讓我進入安瑟倫思想世界的啟蒙讀物。在本篇文章中,我將努力呈現《上帝何以化身為人》的瑰麗與可貴。安瑟倫是八百年前的人物,他的許多觀點與思維,都是奠基於那個時空的學術共識與宗教氛圍。以現代人的觀點來看,他有不少論證的說服力不足,這是因為當時的共識現今已不復存之故。然若是抱著此等以今鑑古之態度來讀此書,讀完之後僅止於評論它何處有道理,何處邏輯不通,那就太糟蹋了這麼一本經典,也太無視安瑟倫的寫作動機。但另一方面,若是把此書的結論不加批判地照搬來現代講台宣講,那又是忽略掉應有的脈絡和適用範圍了。評安瑟倫者眾,對他的「補贖論」針砭精妙之文,所在多有;我在此希望呈現一個不一樣的角度:用品味而非品頭論足的態度來讀這本經典,分享我閱讀他字裡行間所領略到的力與美,祈能吸引更多人親近、閱讀神學經典。

二、謙卑的學生、謙卑的老師

此書以對話體寫成,由安瑟倫的學生博索提問,安瑟倫回答;討論的主題即是書名:為何上帝必得化身為人,來拯救人類。猶記得系統神學課堂上,教授評述安瑟倫寫作策略時,曾調侃著說:博索是一個很好的學生,從來不問安瑟倫回答不出的問題,也從來不會和安瑟倫爭辯、各執一詞。言下之意,安瑟倫在書中為自己營造了一個相當舒適的辯論環境,使得他的論證可以陷於不敗之地。這評論,當玩笑話開開可以,但若是認真的,就未免錯失重點。且讀開卷語,安瑟倫寫道:「(問我問題的人)要求我回答,並非希求藉由推理以至相信,而是希求使他們能因理解、默想他們所信的,而擁有喜樂,並在他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當被人問及我們盼望的緣由時,隨時準備答覆之,使他滿足』(彼前三15)。」1

博索是個認真尋道的學生,安瑟倫是個循循善誘的老師,兩人的對答,乃是意在示範正確的求知態度,與良性的神學思想互動。兩人在書中開頭的問答,即界定出討論的範圍;接著,安瑟倫肯定了即使是未信者,也是尋求理性之人,而開啟了與之對話的可能性2;而在書末,安瑟倫表明自己的論證若有錯,他不會拒絕被糾正,並將書中若有什麼貢獻,全歸榮耀給上帝3。這代表對安瑟倫來說,神學討論的基調是謙卑與知不足。

三、敬虔是知識的底蘊

有些人會以為,既然是這麼一本強調理性的神學著作,讀來必定冰冷而缺乏情感。其實敬虔乃是隱藏在安瑟倫縝密思維之下的底蘊,也是他寫作熱情的泉源。安瑟倫雖然沒有機會學習希臘文、希伯來文,或接觸第一手的古典文獻,但他受奧古斯丁影響很深,從而也承襲了奧氏思想中的新柏拉圖主義成份4。就如同奧氏和其他柏拉圖主義的神學家,安瑟倫認為至真、至善、至美是合一、不可分割的,而上帝就是那最高的「一」。所以人不可能為了求知而求知;求知的目的,是為了更「愛」那至善的真理;而能夠選擇並愛那至高的真理(上帝),乃是我們受造的目的,由是我們會得到喜樂。5

四、向內觀、向上望

安瑟倫的論證相當倚重邏輯6。這也是受到新柏拉圖主義的影響。新柏拉圖主義認為,在感官世界之上的理型世界,更接近真理;而人若要使自己更接近理型世界,靠的不是觀察外界,而是轉向自己的內心,用直觀尋求來自理型世界的靈感。這種求知的方式可稱為「向內觀」或「向上望」7。安瑟倫在內心的小宇宙進行嚴密的邏輯推演,可說是將這功夫發揮到了極致。我們斷不可用現代「向外探求」的自然科學精神,去抹殺了安瑟倫經營他腦內世界的用心。安瑟倫在此書中沒說的是,他認為一切關於上帝的知識,都是從上頭賜下的。亦即,表面上本書的論證是要不靠聖經啟示去論證上帝成為人的必要性,但安瑟倫卻從未認為自己這樣做是脫離了上帝的啟示,因為即使他那套不靠聖經的邏輯,也不能離開啟示而存在。

五、運用當代知識,卻勇於突破框架

有些人將安瑟倫的結論斷章取義搬來現代,不分青紅皂白、鸚鵡學舌地宣稱「只有完全無罪的人才能夠代替世人還債」云云,卻搞不清為何能代替、以及還的什麼債(我承認自己先前亦屬於此等人),讀完本書可能會令他們相當咋舌。須知安瑟倫的背景是中世紀封建時代,在當時封建領主的榮譽(honor)被視為一種物品,是可量化的。若有領地的子民不將領主的榮譽歸給他,而竊奪了他的榮譽,不但必須償還,還必須「加碼奉還」,否則就必須受罰8。安瑟倫所有的論證皆由這種封建制度的類比而出,包括他認為,人所有的本來都是上帝的,因此人竊奪上帝的榮譽之後,本就再沒有什麼可額外償還9;還有他認為,善與惡也是可以量化的,如此才有辦法說耶穌的善功大到可以抵世人一切的罪10;另外他還認為,還債所得之獎賞是可以轉贈的,由於耶穌本不欠上帝,所以上帝給他的獎賞,他有權轉交給任何人,而他選擇將之給了人類,所以人才能得救11。了解安瑟倫的論證有諸多「不符現代思潮」的前設之後,往後引用他的結論之時,必須格外小心。

另一方面,有些人因為安瑟倫的論證於時不符,便棄本書若敝屜,這也沒有必要。安瑟倫雖然有身處彼時代的限制,卻也努力站在彼時代的前沿,做出思想上的突破。本書的目的之一,即是要反駁當時流行的看法(贖價論:主張耶穌將贖價付給魔鬼,使人從魔鬼手下獲釋),強調「罪債是還給上帝,而不是魔鬼」12,因為萬有都是上帝的。安瑟倫提出的理論,將人們對上帝的信心與倚靠更推高了一層。用最尖端的神學來提升人的敬虔,使人的信心有根有基,這是安瑟倫值得我們效法之處。

六、結語:俯伏於主的愛

猶記得幾年前我正參加一場靈恩特會,嘴上雖然和著大家的敬拜旋律,但對於那種類似演唱會的激烈氛圍,並沒有特別感動(我一向不喜歡太熱鬧的場面)。正好彼時我正在讀《信仰尋求理解》,因此當我懷著單純渴慕的心,唱著詩歌、舞動肢體時,腦袋卻在進行冷靜縝密的分析,迴盪著安瑟倫的邏輯論證。剎那間,安瑟倫在《宣講》第一章的話語躍入我的腦海:「主啊!我並不奢想能洞察你的崇高,因為我無法讓我的理解力和你的崇高相比擬。但是,我渴望在某種程度上理解你的真理──這真理乃是我心所信所愛。因為我不是尋求理解以便相信;相反,我是相信以便理解。因為我深信:除非我先信仰,否則我便無法理解。」

瞬時,我的心因著安瑟倫這番話,並且因他論證出的「上帝是絕對的存在者,不需要相對的惡來襯托祂的善」而對主升起了無限敬畏。我突然無以復加地感動:「主啊,此刻我的身體就如同你的肢體,有些部份理性,有些部份感性,但卻配搭有致,合諧無比──都是因為你的『愛』把它們串起來!」

主的愛是如此不可言喻,卻又不言而喻。而唯有成了肉身的道,將之表明出來。「信仰尋求理解」,致力言說那肉身之道,使得安瑟倫和他的《上帝何以化身為人》,成為了值得每個時代的基督徒一再重讀的經典。

參考書目

1. 安瑟倫著,溥林編譯,信仰尋求理解(北京: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
2. Anslem, Proslogion
3. Anslem, Why God Became Man
4. Anslem, Brian Davies, G. R. Evans, Anslem of Canterbury: The Major Work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5. Diogenes Allen, Eric O. Springsted, Philosophy for Understanding Theology (London: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7)
6. Millard J.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Grand Rapids: Baker Acedemic, 2013)


  1. Anslem, Why God Became Man 1.1
  2. 同上 1.3
  3. 同上 2.22
  4. Anslem, Davies, Evans, Anslem of Canterbury: The Major Work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xxi
  5. Why God Became Man 2.1
  6.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Grand Rapids: Baker Acedemic, 2013), 729
  7. Allen, Springsted, Philosophy for Understanding Theology (London: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7), 29
  8. Why God Became Man 1.11
  9. 同上 1.20
  10. 同上 2.14
  11. 同上 2.19
  12. 同上 2.19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