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管治與選舉:寫在9月4日香港立法會選舉前

-100%+
原刊於傳揚論壇,2016年8月26日30

責任參與社會事務和管理社會是因上主委派我們(創世記1章28節)。民主社會對參與社會事務和管理社會方式之一是選舉(被選和投票)。大部份公民扮演投票角色,但投票不等於只找一個代理人維護投票者的利益,反而在公平選舉下,公民可以公開和理性探討社會願景、監察政府施政和製定更反映上主律的法律等。

選舉制度

認識和肯定公民身份之餘,我們也要留意選舉制度的設計,因為選舉制度對實現公民責任有重要影響。香港人深明這道理。2014年9月的佔領中環和雨傘運動就是因不滿中國政府提出的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制度方案所致(對被提名者有不合理篩選)。

現行香港立法會選舉分為地區直接選舉和功能組別選舉,各35席。立法會投票制中有「分組點票」的規定。按《基本法》附件二:

政府提出的法案,如獲得出席會議的全體議員的過半數票,即為通過。

立法會議員個人提出的議案、法案和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均須分別經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分區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兩部分出席會議議員各過半數通過。

現實是,相對於地區直接選舉,功能組別選舉傾向支持政府。換句話說,政府只要取得功能組別半數議員支持,政府便能確保立法會不可能提出對它不利的議案。更重要,不是每一個公民都有功能組別選舉權。以筆者為例,我屬於教育界功能組別。功能組別選舉的安排或許有其價值,但「分組點票」的規定並沒反映甚麼更高價值出來。

地區直接選舉是對參與社會事務和管理社會其中一個很直接的體驗。香港政府採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採用黑爾基數(Hare quota)計算最大餘額法)(largest remainder method)。1簡單來說,比例代表制是以參選名單為基礎,按各名單得票的比例來分配議席。

優點之一是更多聲音可以在議會反映出來,而缺點就是容易將選舉變成一場側重選舉策略(分拆名單)和選舉部署(如何配票),甚至因議員的代表性太廣,彼此間難達共識,令議會運作更困難(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也承認)。

雖然沒有一個制度是完美的,但我們仍要問:功能組別選舉的安排平等嗎?立法會分組點票公平嗎?比例代表制促進議會運作嗎?有有效渠道改良制度的不公平性嗎?又在不能夠改動下,公民如何繼續參與社會事務和管理社會?

投票考慮

不論改變有多少,每次選舉就是一次嘗試改變現狀的機會。公民是自由的,所以,他可以按任何理由投票,無需解釋,但若選舉是體現上主對人們的委派,我們就不可能只按個人情感和利益為選舉原則,反而要考慮被選者的社會願景、執行能力、誠信與熱忱等。此外,如何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等更是一個重要考慮候選人的準則。

現實是:如何衡量不同價值呢?有候選人反對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和同性婚姻,但對中國政府粗暴干預香港管治沉默時,你會投票給他嗎?又有候選人有誠信和社會願景,並有強烈本土意識,但對政治缺乏現實考慮,傾向韋伯(Max Weber)所說的心志倫理,你會投票給他嗎?

當下立法會選舉不純粹是不同個別候選人之爭,更關乎獲選者與近似理念或其政黨議員產生出來的權力分配,並這權力分配對立法會和香港政治意含。例如,中國政府如何解讀選舉結果?支持本土者如何回應選舉結果?因地區直選選用比例代表制而容易產生不同聲音,所以,議員之間的合作是重要的。那麼,我們不只問:是否認同某候選人的理念,更要問他與其他議員合作的可能性。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2016年9月4日),和平佔中倡議者之一的香港大學戴耀廷教授提出「雷動計劃」,目標為爭取非建制派於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取得達半議席。簡單來說,這計劃包括「協調參選」、「策略性投票」和「雷霆救兵」等三部份。

這是一個計算的過程,但因有太多不可確定因素,所以,計算只是一個可能。說回來,以往的投票,我們較少以候選人的勝算作為準則之一,但因香港特殊環境和選舉制度,投票不再停在管治理念比拼。

機警像蛇,純良如鴿(馬太福音10章16~22節)

基督教信仰對基督徒在選舉一事上扮演甚麼角色?第一,社會想像(social imagery)與價值;第二,個人判決時的考慮。

基於基督徒接受人們是被上主委派管理大地,所以:

(一)自身利益(個人或某群體)不是管理大地的目的。它可以是手段或過程,但目的必是大地、他者或公眾。他者中的弱勢更是重要。

(二)人們是被委派,不是只有某些人被委派。所以,管治要促進包容性和參與性,合作、討論和對話絕不可少。

(三)基於(一)和(二),人們可自由設計合適制度。正因如此,沒有一個制度是永續,不可改變,不可取締。

至於個人判斷,耶穌教我們要機警(審慎)(φρόνιμοι)和純良,因為這世界有狼(馬太福音10章16節)。耶穌沒有為狼提供一個解釋,但他形容門徒是羊,並描述在狼的世界下,門徒會被拉和被打(馬太福音10章17節)。所以,狼代表暴力、仇悢,野蠻。相反,門徒是羊,不是如尼采的《道德譜系學》所說,羊是弱者,註定被鷹所殺和所食,而是因羊的純良、真誠和非暴力揭露了狼的暴力和仇恨。

面對狼的世界,耶穌沒有教導門徒學像狼,以暴易暴,而是要我們像蛇一樣機警(審慎),並堅持保存鴿子一樣的純良、真誠和非暴力。在狼的世界下,我們可能不自覺地學做狼了,因為這是生存道理。但耶穌提醒我們:

當人把你們交出時,不要擔心怎樣說話,或說什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該說的話,因為不是你們自己說的,而是你們父的靈在你們裡面說的。(馬太福音10章19~20節)

誠實和無懼是我們對拒狼世界的德性。除了要保存羊性和鴿子性,我們要像蛇一樣機警(審慎)。

按希臘傳統,機警(審慎)(φρόνιμοι)指智慧的判斷,但這智慧的判斷不純是分析力或一套原則,而是透過對經驗反省,再配合知識和價值,而產生出來的智慧判斷。例如,機警(審慎)不只是人知道甚麼是誠實,更關乎在合適環境,以合適方法實踐誠實。

反諷的,教會裡面有很多死板的誠實人,社會裡面有太多靈巧的機會主義者。所以,機警(審慎)要在純良、真誠和非暴力才是真機警(審慎)。然而,機警(審慎)沒有保證你的決定會有好結果,但因有純良、真誠和非暴力作為基礎,縱使事情的失敗了,這沒有否定你的人格。

今次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中,那些是機會主義者,那些是死梗派,那些是誠實的機警者?另一方面,「雷動計劃」是否機警(審慎)如蛇的例子?擅用拉布的候選人是否機警如蛇的例子?公民如何機警(審慎)地投票?除價值考量外,要對現實政治認識,從中作有責任的投票。

選舉之外和之後

選舉結果是重要,但不是最決定性,因為政治不是選舉,而是日常生活。換句話說,在選舉之外和選舉之後,我們堅持做好人做好事(純良、真誠和非暴力),拒絕以惡報惡,但以因對美善的堅持攪遊行、提出策略和參與社會事務,向世界見證人們可以不跟隨狼的規則生活,更無須化為狼。

耶穌說,「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馬太福音10章22節)忍耐是堅持是羊和鴿子,拒絕化為狼。那麼,上主必在你旁。


  1. 馬嶽、蔡子強:《選舉制度的政治效果 : 港式比例代表制的經驗》。香港,香港城市大學,2003。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Rr7O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