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第五屆關懷貧窮日 – 一人一紙皮 : 與環保先鋒同行

關注環保工業前景及正視年長拾荒者權益

為環保先鋒進行授勳儀式,頒發環保先鋒勳章

向環保先鋒致敬!

「關懷貧窮學校」於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舉行「第屆關懷貧窮日」在本港十個區域進行關懷環保先鋒的行動」。行動除了認識環保先鋒(即環保回收工作者,俗稱 : 拾荒者)這個群體外,更希望以一個整全的角度去認識環保回收工業的狀況,於行動前的十次簡介會已提供整全的環保回收工業及從業者狀況的資訊給予300位參與者認識,使參與者更全面了解行業及拾荒群體,當日除了關懷行動,更為環保工業及年長拾荒者發聲,收集有關參與者對這行業的看見及接觸環保先鋒的感受,並完成有關他們生活狀況的問卷調查,期望在未來有更多資料為他們爭取權益及表達訴求。

今天300位參與者於各區 :

  1. 參與者透過每人事前預備的又或當日在社區收集的紙皮,學習分享與分擔他們的工作;
  2. 學習主動協助配合整理紙皮的工序,從過程中認識及進入他們的生活,感受他們的處境狀況,了解他們在社會有否被忽視其工作的性質的重要及其工作環境的安全性;
  3. 為環保先鋒進行授勳儀式,頒發環保先鋒勳章
  4. 引發思考對基層勞動群體應有尊重和恢復其尊嚴及社會地位
  5. 關注環保工業前景及老齡人口的福利保障

以下是一些參與的中學生的分享 :

向環保先鋒進行頒發勳章的受勳儀式顯理中學吳淑儀同學 : 「在過程中認識到一位拾荒伯伯,伯伯告訴同學他有三十年沒有看過醫生,一年也不會吃一次藥,原因是經濟上難以負擔,可想而知,他們的生活比我們想像中困難,加上廢紙回收的價格其實好低,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持。過往同學以為拾荒者本身必定有甚麼問題才會去拾荒,但原來是因為他們年紀開始大,沒有行業會聘請他們,他們才會選上回收業。」

顯理中學李靜雯同學 :「我認為政府應該要關注多點怎樣去分配資源,重點去關注特別是基層勞動群體的需要,而不只是偏重於一些大型基建的工程,同時更要關注多點環保行業對環保先鋒的影響。」

拔萃女書院何浩芊同學 : 「在接觸的過程遇到一位拾荒婆婆,幾位同學一起幫一起整理紙皮,突然有一塊紙皮從側面飛過來,我覺得飛紙皮過來的人不太尊重婆婆,其實可以有禮貌點對待她,亦反映有部分人對拾荒群體的看法。」

拔萃女書院勞凱筠同學 : 「今次參與行動令我可以全面去了解整個回收工作的狀況,特別認識一位86歲的婆婆,她告訴我她本身有地方住,但為了節省時間賺多些錢而露宿在拾荒的地方,我感到無奈的是婆婆在現時社會在沒有得選擇的情況下唯有這樣才能維持到生計,我認為社會需要關注多點貧窮長者的福祉,而我們個人更需要關心他們多一點。」

向環保先鋒請教回收的工序

我們在行動中不是幫助他們,而事實上我們只是用了一天幾小時的時間去體驗感受他們的處境,並只是付出少少的時間和勞力去分擔他們這天的工作,實際上對他們幫助不大。不過,重點在於今天的這一個開始,你能夠學習欣賞及肯定他們,體會及經驗他們的生活,這是一種謙卑的學習,我們希望能夠引導大家明白及從行動中塑造一種關懷的「態度」,而不是「行為」。行動的核心在於將平等尊重,恢復尊嚴的想法及價值觀「內化」到你的生命裡,而你亦以虛己的情操將愛與關懷化作與他們同行的行動。

在香港這個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社會裡,將關愛、關懷社會的訊息化成具體行動,透過主動在街上扶助及關心基層貧困人士,與他們連結,將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打破,加添一份人間溫情與友愛,並將關懷貧窮的訊息傳遞開去,喚起關懷弱勢邊緣群體的重要性。

年青人好多都是第一次接觸拾荒群體

紙業行業回收的狀況

2014年可循環再造物件的出口貨值中廢紙回收佔25%,但回收物料差不多九成出口,可於本地循環再造的廢紙接近零1。2015年香港環保回收業總商會表示,政府支持環保工業的力度嚴重不足,而且側重發展回收再造工業,缺乏對環保工業整體性的理解。業界透露,現時大部分的廢紙回收都是出口到中國東莞,由兩間大廠收購回收廢紙,並受全球再造紙回收價格的主導,回收紙價價格低處未算低,由多年前的每公斤$1-$1.2跌至現時平均為$0.5 -$0.6,在不同區域價格異常浮動,令環保先鋒難以倚靠拾荒維持生計;另外,回收舖的生存空間因著行內人手物流及舖租成本的上升,令到營運百上加斤,其實,回收舖與環保先鋒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回收舖若經營出現困難同時亦影響著環保先鋒的生計。

我們建議先從政策入手改善整個環保回收工業的狀況,令從業者有生存的空間,建議如下 :

  1. 為回收工業提供增值平台,例如 : 邀請不同國家環保回收從業者到訪本地舊區與地區回收舖交流,並分享其經驗,増加全球環保回收技術培訓及交流。
  2. 提供協商交流平台,設立政府﹑商界及環保技術專員的溝通平台,行內互相交流資訊,向政府反映狀況。例如 : 政府有關部門委派外展隊持續與地區回收業保持聯絡及組織開會,互相交流意見。
  3. 開發及研究更多不同的回收物料,使本地回收工業不致於局限於某幾類的回收物料。
  4. 政府向市民灌輸鼓勵「有價回收」的訊息,促進回收行業持續運作。
  5. 制定針對性幾項主要回收物料向回收商提供補貼資助,舒緩經營成本壓力。例如: 廢紙回收以每噸計算進行補貼,如現時每噸廢紙回收賣出價為$600-$800,政府補貼約$80-$100不等以舒緩僱主成本增加的壓力,廢銅及廢鐵亦同樣處理。

香港市民必須認識到,香港要全面發展高增值的回收產業,才能為未來減廢回收建立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回收再造業不單純是一般的經濟活動,背後有其社會價值。

環保回收工作者>工作的情況

關懷貧窮學校於2016年1月訪問了127名在不同地區進行環保回收工作的對象。發現有85%環保先鋒為60歲以上,其中更有30%為80歲的長者。他們有98%主要是回收紙皮,但是當中願意透露自己收入的51%受訪者當中,35%月入只有1000元以下作維生。此外,接近4成(37%)表示因拾荒而受傷,35%表示最常受傷的為手部。

環保先鋒表示食環署職員的不近人情,令他們的處境雪上加霜。我們在北區經常探訪的紙皮婆婆表示,食環署職員經常選擇性執法,有水貨客不清、有其他執紙皮的不理,只針對性的要其將紙皮儘快清走。要知道商戶把紙皮送到七老八十的長者處理,處理紙皮其實是需時的,而區內根本沒有合法場所作紙皮處理,環保先鋒被迫要在街道上「界」紙皮,卻遭食環署職員以整頓市容為名催趕,更把其每天的20-30元收入收走,令長者們欲哭無淚。其實環保先鋒正幫助社區整潔、作垃圾分類,為環保出一分力,辛勤非常;且只是為了糊口兩餐,政府在環保回收業上,是否應加以投入,不單為地球盡一分力,更令基層長者能生活得更有尊嚴。

環保先鋒在地拾荒工作環境比想像中艱苦困難及危險,他們面對的工作處起是 (3D類別) :

  1. Dirty 不衛生,易感染細菌
  2. Dangerous 工作處境危險,易生意外及身體受傷
  3. Difficult 艱苦,勞力遠超過工作者身體所負荷到的

環保先鋒面對各種不同形式的社會排斥,包括 :

  1. 經濟排斥(缺乏工作機會及購買能力)﹑
  2. 政治排斥 (缺乏工會/團體保護他們的利益)﹑
  3. 社會關係排斥 (因拾荒而受到歧視)﹑
  4. 福利排斥 (未受到社會保障及接觸不到社會福利服務)2等。

在實際環境中,他們面對的不單只是回收的報酬不合理,還有其他因素影響,包括 :

  1. 身體隨體力勞動損耗而加速退化(駝背及長期病患)﹑
  2. 被歧視(階級觀念及從事厭惡性行業)﹑
  3. 長時間工作導致與社交空間失連(年終無休)﹑
  4. 難與年輕一輩競爭﹑在行車路上推車危險﹑
  5. 搶紙皮 (其他不良同業)﹑
  6. 食環署的阻撓 (隨時沒收紙皮及車仔)以及公共空間的排斥 (阻街及遭到商場拒絕,需要到橫街窄巷處理紙皮)等。

我們認為部分相關的政策建議仍然有效,亦需要為從業者爭取權利作出建議︰

  1. 儘快落實全民退休保障推行細節及對有需要支援群體進行援助,特別是年長的環保先鋒
  2. 建議政府在地區發展多元化的綠色工業(Green Industry),提供更多低勞動力的工作給予環保先鋒選擇,例如 : 協助分類回收物料的職位或綠色創新企業),令他們不再需要從事如此操勞的工作。
  3. 改善綜援制度,檢討較落後生活水平的計算標準。
  4. 為拾荒群體在每區設定一個區域(Safty Zone),能夠暫時擺放物資,例如 : 可放置鐵車仔,避免被其他同業偷或搶紙皮。
  5. 檢討阻街條例及食環署執法指引,大家共同商議配合減少環保先鋒被控阻街沒收紙皮的狀況。例如 : 制定特別為環保先鋒訂立的阻街收車程序,讓行家了解,減低被沒收車仔紙皮的可能性。

個案研究

就以巴西為例,巴西不少民間組織如MNCR3及ASMARE (Association of Paper, Carton and Recyclable Material Pickers已積極推動回收業,是一個全國性的運動,MNCR機構是300位回收者協會及合作社的代表,他們的工作重點是規範回收業,使回收者更能受社會包容,能享有在住房,醫療,教育和工作需求方面的公共資源,支持工人在可回收材料加工各個方面上的積極參與,並且受政府承認,於2003年成功推動Inter-ministerial Committee for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Inclusion of Waste Pickers 成立。而ASMARE有200個拾荒者會員入了管理系統後, 這措施使他們的薪酬有所改善,令他們月入達HKD$4165 (賣回收回來的物料)。

進入場景,感同身受但這些民間組織經常面對資金及資源短缺的問題,而巴西政府會與民間組織合作,政府有把拾荒者納入全市廢物管理系統,為其提供回收的據點、分類的中心及貨車去運送物資,於1988年關閉了垃圾場,改由市政當局自己管理堆田區。古里提巴 (Curitiba)這地方更用不同誘因使住在窄巷的居民自動把垃圾交給垃圾車,這個項目叫做Green Change Program,項目令7500 個住在這些社區的人士平均每年將2800 噸垃圾帶到去收集點,而誘因是為他們提供食物。當然更重要的是,政府會為其提供借貸及資金協助4。由巴西的例子可見,儘管在座這裡很多的民間組織,會積極協助環保先鋒,亦需要政府的支持及參與,才能事半功倍協助到他們。

此外,在印尼﹑台灣﹑中國內地及印度等都有相關的調查及研究,証明連一些已發展中的國家都十分重視拾荒行業的發展及肯定拾荒群體對社會的貢獻。多個先進國家早於二三十年前已積極處理環保工業的推展,並為到一群從業員建立一個恢復他們尊嚴身份的系統,香港作為一個在國際間享負盛名的繁榮城市,卻未對全球關注的環保工業所重視,實屬非不能也,是不為也。若只著重發展環保再造工業,而忽略回收業界的優化,只會令回收業出口的優勢逐漸減退,從事此行業者被淘汏,令更多基層市民陷於貧窮的當中。

總結

我們知道很多私人屋苑及連鎖集團在處理回收廢紙方面,有他們自行處理的方法及系統,但這代表我們可以抹殺拾荒長者在社區守護地區整潔及環保的重責嗎?

我們不要忘記一群年長的環保先鋒,他們過往共同建立繁榮穩定的香港,實在勞苦功高。遺憾地,社會未能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支援,實在令年青一代的香港人感到愧疚,政府乃是香港人民的公僕,地區回收舖及環保先鋒兩者若能得到政府的重視和關注,必定會為行業帶來一份曙光,提升回收業水平及從業者的生活。


  1. 香港減廢網站: https://www.wastereduction.gov.hk/tc/quickaccess/stat_recycle.htm
  2. (樓瑋群教授團隊(2007年) ,香港拾荒者長者研究報告 : http://webcontent.hkcss.org.hk/pra/research_report/waste-collector_researchrpt.pdf,香港社會服務聯會,P. iv)
  3. MNCR = Brazilian National Network of Waste Pickers=National Movement of Recyclable Waste Pickers (2001年成立),機構是300位回收者協會及合作社的代表。他們的工作重點是:1) 規範回收業,2) 使回收者更能受社會包容,能享有在住房,醫療,教育和工作需求方面的公共資源 3) 支持工人在可回收材料加工各個方面上的積極參與。
  4. Fergutz, O., Dias, S., & Mitlin, D. (2011). Developing urban waste management in Brazil with waste picker organizations. Environment and Urbanization, 23(2), 597-608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