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站在歷史的破口:香港歷史

2016年6月10-14日是由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舉辦的使命承擔營 Mission Camp 2016,今年大會主題為《站在歷史的破口》,一連五日四夜的營會,大會透過非常豐富的活動,包括早上釋經講道、小組查經、午間的工作坊、和晚上公開講座及默想安靜活動,希望在當今香港社會正處於動盪的時代,尋索我們可以如何透過自己的使命回應這時代破口。活動與講座的主題非常多元化,由政治、社關、教育,以致於藝術、媒體、學生福音運動等主題都涵蓋在這營會中。

由於午後的工作坊內容非常多元且個人化,所以我選擇先於本文內與大家整理及分享晚上的公開講座來認識多點《香港的歷史》,而於下一文章內分享早上的釋經講道環節來概覽《上帝的歷史》,來啟發大家思考如何回應這時代的需要。

香港媒體與文化

營會第一晚講座,請來了浸大講師駱頴佳博士和獨立記者陳曉蕾女士作分享。曉蕾主要以自己過去多年作記者的經驗勉勵大家回應時代的多元性,並不只限於某幾方面。

駱博士的分享題目為《帝國邊緣的香港困境》,他針對香港近期冒起的本土文化作討論,由於他的分享較為學術,我盡量簡潔的整合。他提出了三方面的嚮導:

1. 敵對的本土
博士指出敵對的本土是建基於二元對立的理論,認為這會鼓勵參與者尋找和製造敵人,他特別指出教會內的進步圈子就有部分以敵對的本土來誇大其中差異性及忽略其同一性。但他強調在保羅的政治觀當中,就是要在異中尋同,成為新基督身體。

2. 冷漠的本土:
博士指出這種政治理論就像終末的神學概念,在支爆論的前設下相信中國將會墜落,就像終末論相信世界末日將會來到一樣,同樣強調對未發生的事情的信心。他指出這理論的問題是對集體暴力的麻木,以及一種犬儒政治或逆向幻覺的出現,明知道需要堅持公義,卻因只關心到自己利益而視而不見。他承認這一點有大中華膠神學的味道,但認為可以嘗試重視有本土意識的普世或天國觀來回應這一危機。

3. 暴力的本土:
他指出這是一種情緒或仇恨主導的政治,是以暴力來換取香港的時間,以怨恨作動能,但基督徒應以「他者受苦」的概念作動能去參與政治。

最後他指出我們可以拉闊對香港的自我想像,明白中國並非香港政治最終的想像,亦不一定要妖魔化中國來建構香港的身份。

香港教育

第二晚請來教大副教授梁恩榮博士及何偉業博士作分享。梁博士分享題目為《被遺忘的學校公民使命 – 香港核心價值的守護者》,他指出在香港,政治被認為是污穢的題材,是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從小就被去政治化,特別是描述「公民」身份的定義時,「在政治群體中…」變為「在群體中…」,形成香港人所謂的政治冷感,而當中公民教育中的批判性思考更被偷換概念為慎思明辨,失去其中對任何政治議題存懷疑的心態,可是公民教育被淡化是由港英政府製造出來的成果。而他亦認為忽略政治就是忽略公共領域的道德,而這領域的道德價值其實是應用作規範政治。政治制度背後反映出政權的意識形態與其道德價值,而在道德價值的討論上,宗教機構根本是責無旁貸,信仰必然會涉及,所以說政治不宜在教會討論,根本是無稽之談。忽略政治最後就是導致沒知識的政治參與即民粹政治,以及對結構性暴力這種不可見的制度暴力的忽視。

何博士以題目《香港教育:破局(n.)/破局(v.)?》作分享,他首先提到在想像香港面對的政治處境時,其實應該以國族身份以外的方向思考,超越一種「非中國人即香港人」的二元框架,特別以保羅作例子,保羅同時擁有對憎恨他的猶太同胞的國族情懷和對外邦人的使命感。博士其後指出「香港人」的身份其實還包括在港少數族裔,但我們很少想起他們都是香港人,所以他認為教會可以思考立足本土宣教的觀念,服侍本土的外族人。他最後指出雖然香港人厭惡梁特經常提「一帶一路」,但我們也可以利用「一帶一路」實踐宣教使命,使用政提供的資源作宣教用,所以他總結我們應突破只用國族思維和商機思維去想像香港。

香港政治

第三晚講座嘉賓為大家熟悉的林淳軒先生、蔡揚眉牧師及劉進圖先生,他們當晚各分享了一篇見證,一篇講道,另加一篇見證和經文分享,以下我會複述自己在講座當中聽到深刻的信息:

林:把握時機,就能夠改變時間;社運並非一定是大事,在社區派糖水、幫婆婆推垃圾車也是社運一種;基督徒參與政治可以基於一個政治論述:愛香港這個城市。

蔡:基督徒有責任發出政治聲音,哪怕知道是不自量力;政治可以是非常正面的,不是一味只有權鬥與抹黑;有位牧者前輩表示珍惜蔡牧的付出,蔡牧表示同樣珍惜我們這群年輕人。其中因蔡牧是記者出身,她在最後引用了Finley Peter Dunne的名句 “The job of the newspaper is to comfort the afflicted and afflict the comfortable” 來鼓勵大家。

劉:題目為《中國這麼醜陋,為何我要愛她?》,指出其中原因在於他對文化、歷史、人文中國的關愛大於對政治中國的厭惡;他引用加拉太書五1,指出基督徒不應被國民身份認同爭議的軛挾制,我們都在基督裡擁有愛的自由。

另外,其中一位畢業生於Q&A環節時發言,贏得全場掌聲,內容大意如下:「大家經常喜歡問嘉賓會如何做或回應某事件或議題,就好像花時間問劉進圖遇襲後如何回應其事件,但其實他們的經歷底行動早已寫在他們的作品上,或在講座中回答了大家,而且他們亦不是真理的代表,不一定就是絕對的答案。與其花大量時間問嘉賓會如何做,倒不如思考自己能如何做。」

下一文章將會整合早上的釋經講道時間,我自己對講道的感覺更為震撼,敬請大家期待。

站在歷史的破口 系列
  1. 站在歷史的破口:香港歷史
  2. 站在歷史的破口:上帝歷史
  3. 站在歷史的破口:靈性與公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