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站在歷史的破口:上帝歷史

本文將會整合在Mission Camp早上的釋經講道環節。

出埃及與上帝的拯救

第二朝講員: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教師李均熊博士

講道經文:出埃及記有關摩西被召及見以色列長老的經文記載

首先,陳博士指出《出埃及記》非用作記錄嚴密且確實的歷史 ,而是用作對大歷史的諷刺,及記錄上帝反傳統的拯救工作。所謂反傳統的特點,在於無論在多大、多嚴重的阻力之下,上帝仍堅持祂的拯救計劃。

博士提及,在一般教會的查經當中,也許我們只留意法老是唯一的阻力,畢竟因法老的原故而引發十災。不過,其實阻力還來自兩類人,第一類是以色列人。陳博士藉著經文,帶出以色列民「繁衍」眾多原文為「滋生」,蘊含著數量多而不受控的負面意思,及帶出他們失去神的選民的特徵。有更甚的是,他們根本已經不願被上帝拯救,更因在法老面前得了惡名和當苦工而失卻一直相信被救的「志氣」,那麼他們還值得被救嗎?

而第二類亦是最重要的阻力,就是摩西本人。在閱讀摩西與上帝的對話時,見到他經常拒絕、否定上帝,且以不同的藉口,來拒絕上帝的吩咐。博士更點出一個重點,當大家閱讀出埃及記時,容易忽略上帝的計劃和回應。若我們將閱讀的焦點放在上帝,就會見到這段對話不是呼召摩西的敍述,而是委任摩西的敍述。即使摩西如何怯懦,上帝仍會配合他,以完成拯救計劃。而且,縱使在百姓(以色列民)、政權(法老)和我自己(摩西)的巨大阻力之中,上帝仍然堅持初衷,會以自己的計劃來配合人去完成。

博士最後問及會眾,「我們是否配合上帝在歷史的工作嗎?還是反抗上帝呢?」而他亦帶出,無論如何,上帝仍然堅持完成祂的救贖計劃,而人亦能有份參與。

被擄與上帝的審判

第三天早上講員:中國神學研究院聖經科教授黃嘉樑博士

講道經文:以西結書第一至五章

黃博士指出,香港處於被擄的狀態,而香港人被抽離於原有持守的價值及認同的文化中,處於“Displacement”的情況。

回到以西結書的處境中,在被擄的環境下要宣告上帝的信息,為要以西結避免自義的情況出現,他被上帝指示要以「剃頭」、「用糞烤餅」,甚至犧牲自己聖潔祭司身份的行為,來放棄只站在道德高地去審判人,而是要問自己在批判,另外在論斷過後,我們願意犧牲甚麼,放棄甚麼來與一群被罪者同行,因為這群我們所厭惡的罪人同時也是被罪惡所傷害的人。黃博士亦用遠藤周作老師的《沉默》作結。《沉默》一書是有關一位外國神父在禁教令下的日本傳道,結果被捕被迫令棄教,用腳踐踏耶穌聖像及吐沫在其上,否則他的日本會眾將會一個一個被倒吊放血致死,博士藉此問大家:為這班不可愛的罪人,我們可以去到多盡?我們願意放棄甚麼?

我想到這道是與新約互相呼應:「羅馬書5:7-8 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也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很震撼的一篇講道。

逼迫中的教會

第四天早上講員: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陳龍斌教授

講道經文:啟示錄第一及四章

1. 水深火熱 – 再思教會的處境:
今天香港教會經常幻想自己被逼害,但實際的是,教會在不用面對實際逼害的處境時,已在自我約束,自我與社會切割,代表教會已經被擄於巴比倫的意識形態下。教會還能否站在歷史的破口,發輝其作用嗎?在此處我想到教會可以說是陷入了「白色恐怖」當中,因害怕而選擇沉默。

2. 東張西望 – 再思教會的關係:
教授問及,為何啟示錄中寫給七教會的獨特內容要寫在同一封書信內,不是分七封書信寫,箇中用意,實是要教會彼此知道對方處境,而能夠關心守望大家,讓教會學習將眼光放遠於整個社區,整個世界。他認為,即使現代教會在崇拜上有代禱環節,也只是為教會內的事情禱告,即使有教會為教會外的事情禱告,兄姊都會感到不耐煩或對此不太關注,所以他總結:「你的代禱內容有多大,你的上帝就有多大。」

3. 天國人間 – 再思教會的使命:
教會是社區的燈台,有別於舊約時代金燈台的作用,只是有限度的在會幕中照亮祭司的腳步,變成了現今燈台在破口中發輝時代上的作用,教會照亮社區,教會進入人群,讓世界知道上帝的帳幕在人間。

非常貼地的反思。

統管萬有的基督

第五天早上講員: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科副教授李耀坤博士

講道經文:羅馬書第八章尾段

李博士在講道開始指出,保羅站在當時人類歷史的轉捩點,因上帝藉耶穌基督將救恩的歷史帶入新時代,從而指出三種,人在基督裡的果效:

1. 在基督裡,世界能離開被犧牲的恐懼:
上帝理應因我們完全背離祂的原故而與我們為敵,我們人類就因此成了上帝的仇敵,但祂卻撐自己的仇敵,竟然犧牲自己的兒子,消除了人類被犧牲的恐懼。
“We are not driven by fear anymore, we are driven by hope in Christ.”

2. 在基督裡,我們仍能堅守對人的重視與尊重:
耶穌復活後同時帶著人性升天,是有血有肉的身驅而非靈體,坐在上帝右邊的尊貴位置,表達了人非上帝用完即棄的工具,上帝堅決維護我們,還留著這尊榮位置,讓我們能有朝一日回到那位置。
“We are here not to deny humanity, but to preserve it.”

3. 在基督裡,我們能以愛勝過困難:
人最艱難的考驗,不是在於對抗明槍明刀的挑戰,而是當我們以為在對抗它時,被內心的苦澀所煎熬,我們會變得更像邪惡。唯恆常在主愛裡面,才有力量可抵抗邪惡。
“We are not to hate others here, but to love the others.”

(感謝馮進傑弟兄對本文作出修訂及編輯。)

站在歷史的破口 系列
  1. 站在歷史的破口:香港歷史
  2. 站在歷史的破口:上帝歷史
  3. 站在歷史的破口:靈性與公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