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空墳墓

-100%+

霍金最近一次演說將抑鬱症比喻為黑洞,他說:「黑洞不黑,假如你認為自己身處黑洞,請記住,總有路走出來,別放棄」。黑洞之「黑」是因為連光子都不能逃出黑洞,但2016年初霍金指出「黑洞不黑」是因為「物質能逃出黑洞,甚至通向另一個宇宙。」黑洞和抑鬱症縱然有無窮無盡的引力,羈絆物質和患者,但總有生機,絕對有機會逃出來。

黑洞不黑,就正如空墳不空,因主以另一種形態出現,祂穿越了墳墓,活在我們茫然不知的痛哭經驗中。《不知之雲》的作者用「不知之雲」來形容禱告中茫然的經驗。在默想或默觀操練上,我們常想看見神,也常想理解神的作為,明白祂的心意,正如腓力對主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的心就知足了」(約14:8)。可惜我們在禱告中經歷最多的是「空墳墓」,我們不知道祂在那裏,正如馬利亞對天使說:「有人把我主搬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裏了。」(約20:13) 的而且確,空墳墓表徵著我們的「不知道」,即我們的無知、我們理性的限制,與其說禱告是經歷神同在、常同在,不如說更深的禱告推使我們體會到在親近主的過程上,人理性官能的無能為力。在「空墳」中,人體驗自己的無力感,這份茫茫然的感覺使我們很難受,神啊!祢在耶裏?空墳的痛苦是因為我們在認為可以找到主的地方卻找不到主。「當你問我:我怎樣可以思想上帝,上帝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上帝?我只可作這樣的答覆:「我不知道。」你的提問帶我進入了同樣的黑暗、同樣的不知之雲,在那裡,我只可是。」(《不知之雲》) 在空墳裏,我只可是,因為真正的禱告不是「我們」在默想,「我們」在默觀,乃是我在,就是了。

當復活的主親自顯現或啟示自己時,空墳便成為一個會說話的記號:「沒有人能透過自己的知識完全瞭解神,因為神並非受造之物。但是,單單藉著愛,我們每個人就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抓住神。」(《不知之雲》)空墳叫喚著我們在禱告中要堅愛著主,縱使在空墳前茫然地哭泣,但因著我們的愛與堅持,必會獲得主的回報,祂親切的呼喚。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