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

常俾人誤會是幹事的青年傳道,喜歡與年青人以生活素材反思信仰,認為福音不是吹水,天國是要行出來的。

種桃種李種生機

-100%+

FullSizeRender

教內術語橫行,甚麼「交通」、「肢體」、「團契」……有時叫教外人摸不著頭腦,甚至弄得啼笑皆非,其中「栽培」更可被列為「教內十大不想提」的術語。栽培意即「栽植」、「培育」,泛指透過基督徒用方法,幫助一個初信者增加對基督信仰認識,從而實踐其價值。

在這個前題下,坊間出現了不少衍生工具去完成這個偉大的工作,數字向的有「『三』福」、「『四』律」的佈道後,初信者就要接受「成長『八』課」,新出的還有「成長『九』式」。農業向的有「茁苗」,而當中的表表者首推「新移民手冊」,當年教會推用此書栽培時,還以為是幫助新來港學童適應的課程。

另外堂會常出現有關「栽培」的討論,就是有關「栽培」工作誰屬的問題──究竟是「佈道部」還是「教育部」負責?這種討論就如加爾文及亞米紐斯學派有關自由意志的討論,陰魂不散般不斷出現在堂會歷史,特別是在堂會的黑暗時期(人數跌、奉獻跌)。今天年輕人出走教會,就是堂會的「栽培」工作做得不好,是「佈道/教育」部的問題。

這裡不是反對栽培書籍或否定栽培工作的分工,不過用哪本栽培工具和由哪個部門負責,肯肯定不是重點,教會栽培工作的困局是沒有營養豐富的好土,一塊土地只用單一成分的養分、單一技術的耕作法,那是工業生產型的農法。這樣無疑可在生產初期保持產量及品質,但化肥與殺蟲劑只會日漸令土地貧瘠,最終成為荒地。當土地愈種愈瘦,莫說栽培,就是落種培苗也變得艱難。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上帝使它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了甚麼,澆灌的也算不了甚麼;惟有上帝能使它生長。」(林前三6-7)

澆灌、堆肥、除草的重點,不是農夫出產甚麼作物來滿足自己;養土,才是農夫首要的任務,以致種子落在好土裡,才能成為一棵好的作物。單一化的栽培系統無疑在堂會處境帶來管理的方便,但這正正扼殺了生命多樣性的精彩。不同作物、生物的互動,加上生態的多元展現,才能為田野注入生機,田間充滿生機才能養出好土,好土、好作物生生不息的循環,就印證了「惟有上帝能使它生長」。

相比上一代的教育水平及掌握資訊方式的不同,今天的栽培工作不應再以資訊為本位,把單一式的罐頭養分硬生生的打進作物,祈禱的方法、讀經的方法、教會生活的展現已不是一個單調的答案,栽培手冊上的一條橫線根本未能盛載一條weblink的內涵。從耶穌的身上,栽培是信仰生活的示範,而耶穌招式更非一成不變──歷奇、講道、晨禱、晚禱、事奉、沉默、咒罵……但其中關鍵的心法是主的道、同在、行動。

怎樣做「栽培」?就是提供一片樂土,這片樂土就如一片自由的天空,按四時變化作息的生活共聚,包括拒絕預設答案的查經,回應世代處境的心靈禱告(免費的),深度的敬拜生活等等。至於用哪本書?《聖經》加《耶教能人》。邊個部負責?仲問,你去做啦!

原文刊於《耶教能人》issue07
https://www.facebook.com/jesusablehk/?fref=ts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