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禱告的問題

關於禱告的問題,傳道人每次在信仰栽培班上總是難以一一解答。

若我們願意誠心禱告,上帝必定會聆聽我們的祈求;若我們的禱告未蒙應允,則可能是出於我們的罔求。說到底,禱告有用嗎?若上帝早已有祂的hidden agenda,無論我們如何祈求,也難改變祂的心意。

我會跟栽培班的學生解釋說,禱告更像一份關係的展現。若你重視一份關係,那怕你明知對方內心想法,也希望對方能夠用言語或行動向你表達內心的說話。當然,你若重視自己跟對方的關係,也自然希望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跟對方分享。禱告,就是一份跟上帝關係建立的過程。

當然,對未信者而言,禱告可能有著另一番意義。記得大學時代遇上一位信仰批判者的禱告。出於稚氣,我問他一位無神論者怎麼會選擇禱告?他不以為然,告訴我明白生命總會碰上力有不逮之處,只好以禱告的方式把自己的軟弱交上。那刻我為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或許經常以無神論者自居的他,實際上更像一位不可知論者。

說到底,禱告有用嗎?我們每一個人總會經歷軟弱無助的時候。一點一滴的禱告,或許未必能改變我們此刻面對的困難,卻反映了我們對當下處境的著意、也讓我們承認自己的渺小。

2019年6月9日,從金鐘到炮台山沿路超過一百萬市民在街上遊行。你或許會問:遊行有用嗎?若在上者早已有他的hidden agenda,我們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也難改變對方的態度。

然而遊行對市民來說,就如信仰上的禱告。在漫長的路上,我們彼此承認自己在大環境下的軟弱無助,卻又不希望內心變得冷漠而對無奈的事情不聞不問。路上的每一滴汗水,把我們與走過的街道結連起來、告訴這個城市我們如何為她的未來感到焦急。

2019年6月10日,我們照樣上班上課,一切也打回原形。早在前一晚,政府也宣佈《條例草案》將於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整個故事就似是暫告段落。超過一百萬人的遊行請願,瞬間變成了他人眼中的笑話。不過這場笑話背後並非反映市民的無知,卻是告訴世界他們依然對這個城市有著一點感情和期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