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禱告是活在當下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7月27日

因著生命種種的無常,「活在當下」似乎是我們現代人的座右銘,我們要「活在當下」,就是要抓緊現在,好好享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以及珍惜眼前的一切。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也論及「當下」,不過他所用的詞是「整個的現在」(卷十一)。為甚麼他要討論「整個的現在」?他所解說的「整個的現在」究竟如何導引著我們認識默觀禱告?

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中討論記憶,他所要明白的不是「甚麼是記憶」,乃是為何我們能在記憶中找到上帝。為何人不能在身外找尋上主,而是在心靈之內?他在《懺悔錄》一開始時就問:「主、我的上主,我身上真的有可以容納你的地方嗎?」(卷一)是的,原來上主駐在我們記憶之內,不過我們卻往往在自身之外找尋愛和幸福快樂,記不起主,甚至忘記了主。罪的可怕之處是我們用外在的幸福快樂取締了內在的幸福快樂,甚至忘記了真正的幸福快樂,忘掉了幸福快樂的源頭。

根據奧古斯丁,人心靈世界就是記憶世界,在我們的記憶中我們找到真理,也找到了真理之源—我的天父。那麼每當我們回想、沉思就是返回記憶,返回駐在記憶中的上主。記憶與時間是息息相關的,一般人將時間理解為過去、現在與未來,人的心常流連於「過去」和「未來」,極少停駐於「當下一刻」,即我們被「過去」和「未來」帶走了「現在」。但奧古斯丁指出,過去其實已經過去,並不存在,而將來還未發生,也並不存在,我們只有現在,那麼過去和未來為何會存在我們的記憶之中、在我們思想之內?為何我們會為過去的種種如斯的歉疚、怨恨、嘆息?我們又為何會為未發生的將來又如斯的坐立不安、心驚膽跳、心煩意亂?無可否認,我們生命是由「過去」伸延到「未來」,但我們活著的是「當下」,那麼「當下」就是「過去」和「未來」的統合,當下不能脫離過去,也不能沒有將來,我們必須是在「當下」來了解過去,在「當下」來計劃將來,在「當下」來專注於生活。

甚麼是「當下」?「當下」似乎是在時間之內,又可以說是超越了時間,當下在時間之內是因為當下就是現在,而它超越了時間是因為當下是一份專注,專注就是忘卻了時間。因此,若以時間來解釋當下,即是說我們通過現在來回憶過去,通過現在來走向將來,重點是當下—現在的我,把握現在的我是對生活的一種態度,盡管過去是甚麼也好,將來是甚麼也好,我是以現在的我來處理過去,以現在的我來計劃將來,當我對現在的我有充分的認識,我就懂得活好現在。另一方面,若將當下理解為一份專注,那麼當下就是常在,就是不變,就是永恆。人沒有可能常在不變,只有主是永恆不變的,那麼每當我們專注於主,在當下經驗主,就在當下享受永恆,在當下的幸福中呼喊:我愛祢實在太晚了!

默觀禱告就是在當下記起主,享受當下的幸福快樂,忘卻了時間,忘卻了過去與未來,正如約翰形容門徒與復活的主相見的那一刻「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約20:19)默觀禱告所帶給我們的喜樂成為一份活在當下的力量,叫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