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e Kwong

設計出身的中間派傳道人。近年主力實踐和研究佈道課題。在澳洲牧會,身處另一片天空下,更深思如何牧養主的羊,講主的道。

福音 “Laughings” 充斥教會圈

教會圈子充斥著為數不少的「福音 Laughings」。這些「福音Laughings」想傳福音,有些還是滿腔熱誠,誰知他們以為自己是傳福音,事實上是「反傳福音」,人們接觸完這類「Laughings」之後,不單不會對基督的福音增加興趣和好感,甚至增加了反感。影音使團最近的方舟佈道,可說是其中的表表者。

前些時在一個電台phone-in節目中,一位基督徒女士嘗試與當日的嘉賓名人劉天賜辯論影音使團宣稱發掘到的方舟之真實性,她無力的理據只令人貽笑大方,最後劉天賜更直言對影音使團有關方舟這事的所為非常反感。她想向劉天賜透過方舟見證福音,卻是在「反傳福音」,還不知自己擔當了「福音Laughing」的角色。

有一個網頁稱為「離教者之家」,裡面有「離教者見證」,特別談到一些基督徒離開信仰的真實個案。其中有題到,為甚麼基督徒常用謊言作見證?當中舉出其中一個例子,正是針對這幾年來影音使團吹噓發現方舟的事,他們某些人一直題出的疑問:為甚麼不肯定的考古可以硬說是真實?這群人信了主,最後卻選擇離開,都或多或少因「福音Laughings」的「幫助」。

有見過「福音Laughings」所講的例子是誇大或亂作。有一「Laughing」傳道人,常周圍講所謂見證,吹噓自己曾是黑社會的二哥,實情被發現原來他本來只是個嘍囉,散仔,並不是所講的二哥級數。另有一位「Laughing」傳道者,曾講一個故事,父親怎樣在交通意外為兩個打架的兒子而犧牲,在座中有多人感動流淚。後來有人問:「你的故事很感人,出處在哪裡?」竟答:「哦,是我自己作出來。」知道了的人,直情覺得他欺騙了他們的真情!

「福音Laughings」會為加強傳福音當下那一刻的「感力」,就口快快講大了。有時又識少少扮代表,跟別人講宗教比較。但當遇到有識之士,問題就來了。你這樣傳福音,別人講出一些他所知道的科學事實/宗教經驗事實,別人就不會隨便相信。不知者不罪,但影音使團明知所舉的證據是有問題,卻還繼續使用,竟然愈講愈興奮,也就證明他們實在是「福音Laughings」一族。

「福音Laughings」究竟有沒有想過,退一步來說,就算別人因你們這樣的所謂證據而在當下選擇決志信主,但實後遺症會不會更大呢?其一,有一日當人發現是這些證據造假,會有背道的危機!其二,當他們懷疑佈道者的誠信,便自然更容懷疑所信的對象耶穌。

「福音Laughings」還有不同的面相。有一位「福音Laughing」,常講屬靈的東西掛在口邊,教會每次派單張的福音行動,他也都積極參與。但認識他的同事,知道是很喜歡「吞泡」的,落街買卷廁紙可以去兩三個鐘。上司題醒他,處理他,最後反被他唱衰。這類沒有見證的「Laughing」絆倒不少未信的朋友,使他們對福音信仰卻步。另外有些「福音Laughings」滿有佈道熱誠,他們樂意向陌生人傳福音,不怕當街當巷派單張,本是勇氣可嘉;但他們可以不理福音對象的感受,又沒有考慮是否適當時機,在別人不情願下不必要地在迫人聽他們硬銷信仰,古古怪怪,更沒有智慧。最後嚇怕了該可憐的福音對象,使他以後對所有在街上派發福音單張的基督徒不是迴避就是怒目相向,扼殺了他再開放聽聽福音的機會。又有一種「福音Laughings」可說是「挾耶穌行(所謂)神蹟」類型,又有一種吹噓「末日已到」的類型,與異端教派幾無分別…….

真正的傳福音者不需要那樣做。「福音Laughings」是內裡不足,訓練不善,導致有的過份硬銷迫人聽迫人信,有的另走極端,因自己沒有信心講福音,就夾硬堆砌證據。背後也是自信不夠,自悲,所以死撐。若真正有謙卑的心,在與別人討論信仰的時候,也懂互相尊重,別人亦會欣賞。你肯真誠對話,別人才機會肯聽你講。對象時候未到,你硬來,別人就反感,那你不是在傳福音,而是反傳福音!別人未與你傾福音還好地地,是中立,跟你談完,就變成對立!

有些有組織的「福音Laughings」 ,很高舉那些所謂在數字上帶了多少人信主。但數字真的是傳福音工作成功的唯一指標嗎?傳福音的行動是否具質素,不是更加重要嗎?若一個傳福音的行動是一群「福音Laughings」在「反傳福音」,即是使有些人以後更不肯聽福音,這就是大問題。有組織的「福音Laughings」會為了追求數字和即時果效而做出一些過急的佈道工作,也會倚賴名氣大的牧師、藝人「潮人」作所謂見證,佈道會要包裝成娛樂性豐富的演唱會、棟篤笑,因為要保證「果效」,當然目的也是要能賣錢。名氣人物也極可能是「福音Laughings」,君不見有些曾經常常到處講見證的藝人基督徒因為本身信仰並不穩固,後來失見證,變成反傳福音的影響?似乎忘記了人信主永遠都是聖靈感動人的工作。 這些有組織攪大型佈道的「福音Laughings」,他們好大喜功大灑金錢,對自己機構忠誠奮力的同工,卻常以拖糧和欠薪對待!這真是「天使心」嗎?神真正要求的我們怎樣待人、怎樣傳福音的心意,他們關心嗎?

有組織的「福音Laughings」他們用未經證實的證據「傳福音」,實質其實是刻意誤導別人,這種詭詐其實是罪。那麼筆者想問:他們講福音時其實是怎樣處理有關「罪」的宣講部份?他們會呼籲人向主認罪悔改嗎?他們在這樣「傳福音」時,又有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犯罪中?他們心裡有聖靈的題醒嗎?還是像唸口黃一樣地叫人悔改信主?但他們自己當知道自己的罪的時候(已有那麼多人指出他們的罪,還不知道嗎),他們願意真誠悔改嗎?若仍依然故我的硬心,他們又怎樣鼓勵呼籲未信者悔改歸主?所以我對他們所謂「傳福音」,產生非常的矛盾和困惑。

有組織的「福音Laughings」一直迴避理性的質疑,也玩扮弱者的遊戲。眾學者教牧題醒他們理據不足,他們卻依然固我。自辯說被抹黑,其實正在抹黑別人。他們的所謂證據見證已被教外人、甚至不少教會的人所恥笑,他們甚至被冠以「騙子」和「老千」之名!主的名已被不斷羞辱,但他們竟還覺得自己在「見證神」和「傳福音」,甚至還不斷向人拿錢……這是怎樣福音工作?這可以被稱為「榮耀神」的行為嗎?

保羅在使徒26章25節在非斯都前說:「我說的是真實明白話」。他表達的是沒有虛假作大的「真理」(真實是truth),「明白」是sober, reasonable,是頭腦清醒,理智的,「我說的….話」原文動詞的意思,是帶著勇敢地、每個「字句」都可以大聲地「宣稱」出來的!他不會轉彎抹角,不是大石壓死蟹的一言堂。保羅能在法庭這樣宣稱,他的見證真的是「堅過石堅」,無花無假。這才是傳福音者誠信的操守。

真誠的傳福音者不怕講真話,筆者最近與一些不是基督徒的親朋,有機會當面談到有關我個人反對影音使團處理方舟考古的謬誤話題。結果我發現,非基督徒朋友並不會因為我們持反對立場而覺得基督教不可信,反而可以澄清真正的信仰應該求真,不應像那些「福音Laughings」那樣亂來。傳福音只是講所謂的得勝見證嗎?聖經說「隱惡揚善」,可以被理解為隱藏黑暗和罪惡嗎?我認為傳福音者有時的確有需要將教會中的問題甚至黑暗面分享給別人了解。或有人說這會絆倒人,或會使未信者知道後不願意信嗎?

筆者的回應是,未信者有些情況仍未信主,不是因為我們講出部份基督徒有黑暗的事實,反而正因為有「福音Laughings」企圖掩飾基督徒的黑暗!請看看聖經耶穌與保羅,他們並沒有掩飾。他們正視、題醒、責備,苦口婆心。但若人不肯聽,有時他們會用很重很嚴肅的話,諷刺的修辭也常見。建立的說話要說,但題醒的說話也要說。在筆者未信主的朋友中,早知教會有人就有問題,這也不需要基督徒告訴他們。有時盲目為一些黑暗護航,這並不是智慧。

有些牧者和信徒似是「老練」,面對這些人反傳福音的錯誤,選擇沉默。筆者回想以前的自己,若遇到方舟這類事件,我也會像現在很多人一樣,先不表達自己的意見(有都是私底下),看看情況發展,有需要才表態。今天我不會這樣做,因為強烈感受到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牧者,有先知的角度與使命。有些東西不能不說。若抱著「你去做啦,等你班人行先死先」的心態,更是要不得。方舟事件及各牧者信徒的回應,很明顯涉及怎樣看和實踐我們基督徒非常核心的價值:誠信、釋經、佈道、言語、絆倒、異端等等問題。相反,有人不好好看看我們反對甚麼,只為和諧而和諧,所謂有愛心卻無視他們的惡行,這樣不出聲,還不是縱容是甚麼?選擇不出聲如果是為明節保身,看風駛裡,良心過意得去嗎?

有很多人又為這些有組織的「福音Laughings」的惡行找下台階和藉口,甚至搬出腓立比書一章十八節保羅說「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的經文。但這經文上下文是講甚麼?保羅說那些人沒有問題嗎?保羅是指出他們傳基督的動機「是出於嫉妒分爭……是出於結黨,並不誠實,意思要加增我(保羅)捆鎖的苦楚。」保羅有責備那些人呀。再者,他們有沒有再想想主耶穌所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的道理?留意經文的下一句更嚴厲!我們又有沒有平衡地看,留心加拉太書中的保羅對傳別的福音者又是怎樣嚴厲的責備?

華人教會有不少活躍的「福音Laughings」,但可能連自己做了反傳福音的「Laughing 哥」也不自知。求主改變他們,也使我們真的做個有誠信的福音使者,能在那一天向主認真交賬。阿們。

(筆者按:本文寫於數年前,那時有一電視劇警察臥底角色「Laughing哥」大熱,筆者借該角色比喻一些作「反見證/反福音」的「臥底」人士。筆者發現最近歪風仍盛,故再post。)

real_dali_clock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