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福音:是肉體抑靈魂的佳音

2018/8/19 聖靈降臨後第十三主日

(「社會關懷主日」講章)

(約六1~15,51~58)

在上一個世紀,教會主要被分成兩派,社會福音派,和福音派。前者以關懷社會為主,幫助弱勢社群,爭取公義;後者則着重傳講福音,使人靈魂得救。在今個世紀,或許已沒有這種壁壘分明的情況,但仍有不少教會仍強調傳講福音,比起關懷社會更重要。就算是關心社會,都覺得這是福音預工,為人心靈可以聆聽福音作預備。但福音所關心的,是否只是靈魂得救?

在「登山寶訓」中,馬太福音這樣記載耶穌所講的:「心靈貧窮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太五3,6),但路加則這樣記述:「貧窮的人有福了⋯⋯現在飢餓的人有福了⋯⋯」(路六20~21)。究竟那一句才是耶穌所講的呢?我相信兩位福音書的作者正好好的將耶穌所講的,福音的兩面指出來,就好像一個銀幣的兩面一樣。「福音」是要讓貧窮飢餓的人得到飽足,也是要讓心靈貧乏的人得到飽足。我們不能將前者視為預工,如果是這樣的話,實在有貶貧窮飢餓的人的尊嚴,這不是福音。

約六在約翰福音中最長的一章經文(當然聖經章節是後人加上去的),內容非常豐富,我只是引用當中兩段經文,與大家分享。六1~15記述了耶穌以五餅二魚的神蹟餵飽五千人;六51~58記述耶穌向人發出挑戰,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要得着豐盛的生命。這兩段經文正好表達出福音的兩面:當人有飢餓時,耶穌行神蹟,使他們得到飽足;此外,人也需要得着心靈的飽足。但耶穌並沒有因行蹟,使人得到飽足,便捉着他們去講生命之糧。他們要來強迫耶穌作王,本是好機會,但耶穌也拒絕這樣做。只是在他們繼續去追尋耶穌,耶穌便對他們解釋「生命的糧」的道理(六25~40)。聖經沒有記載,在聽了耶穌的說話後,他們的反應如何,只是問了一個問題:「主啊,請常常把這糧賜給我們!」(六34)聖經留下空白,相信有人相信,有人不接受。但無論如何,耶穌關心他們飢餓的需要,也關心他們心靈的需要,但從來不將前者成為後者的工具。

而在第二段經文,耶穌所宣講的對象,並不是這些群眾,而是那些反對他的猶太人。他們有食物的飽足,但他們郤是心靈貧乏的人。

一個生活在飢餓的人,我們告訴他最重要是心靈飽足,你認為這是福音嗎?一個有信仰的人,也生活安定,但仍不滿足的去追求更豐富的生活,你認為他有沒有真正領受了福音呢?

可以這樣說,福音就是佳音,對貧窮的人來說,得着飽足,是佳音;對有的人來說,要告訴他們的,就是他們心靈實在缺乏,要得着心靈的滿足,這才是佳音。前者不是後者的預工。只是對甚麼人,我們所行的,或是我們所宣講有所不同而已。

約六1~15記載耶穌所行的五餅二魚神蹟,讓我們仔細的看看內容。聖經記載了小孩子帶來「五個大麥餅和兩條魚」。「大麥餅」可以說是當時貧窮的人的糧食。大麥,營養價值不高,本來是用來餵飼家禽動物,一般人很少食用,除非家裏很貧窮。約六13記載剩下來的只有麥餅,沒有魚,可見麥餅並不是好吃的食物。在場的五千人,當然是飢餓,但相信大麥也是他們平日的食物,這顯示群眾大都是貧窮的人。事實上,按照聖經所記載,耶穌所接觸的,多是貧窮和社會邊緣的人。他們所需要的,不單是食物,也有被疾病所纒,被鬼附,心靈受壓的人,所以耶穌出來傳道時便這樣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宣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19)

這並不表示福音與有錢人無關。就正如來找耶穌的群眾,他們已飽足,但不明白「糧食」的真義,耶穌要向他們解釋「生命的糧」的道理。但更重要的,這群反對耶穌的猶太人,他們不單有食物,相信也是社會中較富裕,甚至是有權勢的人。耶穌向他們發出挑戰。在六53,耶穌這樣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耶穌的意思是:「我很認真的對你們說。」

富有的人,今天更需要聽福音,但甚麼福音呢?

貧富的問題,當然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不過,可以肯定的說,人的貧窮,不一定是因為他們學歷低,又不願努力。當然問題又不可以完全怪罪於富有的人。但我們看見社會的制度,通常都會側重於富裕的人。他們不但是金錢的得益者,也是享盡制度給予他們的優惠。這便形成了對貧窮人的欺壓。例如香港的立法會,工商界常是社會中少數,但在立法會是多數,所以立法多會向他們傾斜。

最近城中除了因港鐵沙中線問題,鬧得滿城風雨。就此事,大家都可以看到有權力的人可以被蒙在鼓裏,但自覺「有目共睹」,「我話OK就OK」。但出事後,只有下層人士需要負責任離職。

另一件在城中吵鬧的,就是有關男士侍產假的問題。有議員提出「一日都不應有」。其實這句說話並沒有太大題,因為這是勞資雙方討價還價的伎倆。不過,他這幾句說話,個人就覺得很大問題啦。他說:「你以為7日他們會收手嗎?7日便會有14日,14日便會有1個月、1年,然後便罵你僱主無良,不停地罵,他們永無止境的苛索,他們是不會停在一個位。」這幾句說話,不單侮辱打工仔,也侮辱很多僱主。究竟有多少打工仔會這樣想,想連老闆的身家都取去呢?打工仔最多生一個至兩個,多取你2,3天假期,就影響你的生意?對於細的公司,在現今地價高企情況下,經營實在不易。但不少大型又或是中型的公司來說,真的有影響?

這位議員不肯收回他的言論,指這是代表很多老闆所說的。假若是真的話,我們就明白今天勞工階層的困苦。今天勞工階層工作時間長,才能賺取夠家庭養生。我們亦看見不少中下階層家庭出現問題,都是與這工作現象有關。希望多一兩天假期,希望社會好一點,那並不為過。

講這番說話的是一位基督徒。我真的懷疑,究竟他所相信的福音是甚麼福音?生命的糧究竟是甚麼意思呢?

今天我們聽到有這樣一種神學,名「成功神學」,信耶穌,就會有成功的人生,有美好的家庭,有前途或有錢途的事業。這是否耶穌所說的「生命的糧」?如果是,那麼耶穌就毋須要糾正那些吃過神蹟的餅又再來找他的人呢?

耶穌所講「生命的糧」,是他將自己的生命擘開,才能讓人享受這「生命的糧」。我們吃他的肉,飲他的血的人,就是要去學習這種被擘開的生命。將自己所擁有的,學習與人分享,甚至到一個地步,覺得肉痛,好像被擘開那樣。這是福音,也是福音帶來的挑戰。

我很喜歡用施洗約翰對來接受他洗的人講及悔改是甚麼一回事。他說:「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除了規定的數目,不要多收。⋯⋯不要勒索任何人,也不要敲詐人,自己有糧餉就該知足。」(路三11,13~14)福音就是要改變我們自私的生命,由為己而活,改變為為別人而活。這是福音。

社會關懷,關心貧窮缺乏的,對貧窮缺乏者來說,這是佳音。這個行動其實是一種宣講。去向心靈貧乏的人宣講福音,要得着生命的糧,其實不只是一種宣講,也是一種社會的關懷,因為當人真的明白生命的糧的道理,他會放下自我,去關心肉體有缺乏的人。

所以我可以這樣說,社會關懷與福音的宣講,不是兩件不同的事,又或是前者只是後者的預工,而是福音的兩面,好像錢幣的兩面一樣。

教會和信徒關心社會,自教會初期開始已存在。上兩個世紀,香港教會的發展都與關心社會中貧窮的人連在一起。不過,人漸漸發現,社會關懷不只是濟貧,而要涉及社會的公義。因為社會制度不公,就是你不斷提供服務,都是無法解決問題。例如你提供家庭的服務,但勞工階層,父母每天長時間工作,才能賺取一家糊口,怎不會產生家庭問題?

彌迦書六章8這樣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憐憫」離不開「公義」,「公義」和「憐憫」兩者是息息相關的。所以社會關懷,離不開社會的公義。不過,我在此更要講的,就是聖經提醒我們自己要「行公義」。除了在社會中關心社會,伸張公義,就是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行公義」。例如在家中善待家中的長者;可能我們不是大老闆,但也可以善待家中的傭工;衣食住行,減少浪費,更少用一些破壞環境的物品;當我們更換我們的衣服時,將舊的但仍可用的送給貧窮的人⋯⋯

當然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不過,在這裏要總結幾點:

一,社會關懷,不是福音的預工,也是福音的宣講;

二,社會關懷,不只是濟貧,還有要社會的公義;

三,「行公義,好憐憫」,是上主對我們的要求,也是福音對我們的挑戰。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