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的迷思:特朗普是傳統道德的守護天使嗎?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英諺有云:「你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沒有權利去創造自己的事實(You are entitled to your own opinions, but not your own facts)。」基督徒聲稱我們相信真理,因為真理可以使人得自由。然而,我不知道一些基督教領袖是否真心相信這一說法。

在本月八日,美國文化更新中心舉辦了一個講座,題目是:「美國何去何從 (梁燕城博士與林修榮對話)」。在講座中兩位發言人都傾向於支持特朗普,而堅決地對希拉莉說「不」。梁燕城的論據是:美國為了自身利益,在全世界窮兵黷武和製造事端,從而令金錢回流到美國,一九九零年代轟炸南斯拉夫即為一例。近年來奧巴馬政府又在朝鮮半島、烏克蘭、南海、敘利亞各個地方興波作浪。梁燕城形容希拉莉為一個「惡婆」,在上台之後她會繼續在外事政策上採取強硬態度;相反,特朗普是一個商人,在國際事務上他會採取比較溫和的姿態,會以協商手法去解決衝突。

在本文中筆者會集中討論林修榮的觀點,故此只會十分簡略地回應梁燕城。事實上,俄羅斯從烏克蘭手上強奪了克里米亞,北韓政權三番四次不理會國際社會反對而進行核試,此外,俄羅斯自2011年敘利亞危機爆發以來已經向阿薩德政府提供軍事援助,自2015年9月更加直接軍事介入,最近俄羅斯空軍轟炸阿勒頗市,摧毀了不少醫院和學校,殺害了許多人道救援志工和平民。但梁燕城絕口不提北韓和俄羅斯的責任,反而將一切罪過算到美國頭上,而在問答環節中竟然沒有一人問梁燕城是基於什麼事實和資料而得出這結論。

林修榮則從道德角度去反希拉莉和撑特朗普,他說:「許多人會指出,美國道德的滑落是由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首先是中小學禁止禁止禱告、禁止誦讀聖經、禁止教授宗教課和講解基督教道理。接著,美國開始女權運動、性解放運動、1972年全國墮胎合法化、80年代同性戀出衣櫥運動、同性婚姻合法運動,至今新戰場是性別混淆、男女同廁同浴運動。道德滑落的起因是甚麼?100年前進化論開始進入美國中小學是否罪魁禍首?」林修榮認為進化論是魔鬼迷惑人心的技倆,在唯物論和無神論盛行底下,美國社會道德淪喪,若由希拉莉執政,美國道德會繼續迅速下滑,但特洛普則會力挽狂瀾,制止這情況的發生。

在分析之前,我想聲明自己並不是希拉莉的粉絲,我曾經在另一篇文章中批評希拉莉的大美國主義;我亦不是自由主義者,我相信在【創世紀】中神所設立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我也反對奧巴馬政府容許人隨着自己喜歡的性別而選擇廁所或者更衣室。但無論如何,這並不會令我相信特朗普是傳統道德的守護者。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人的愛心越來越冷淡,世界越來越敗壞。」這些都是福音派的「八股」,但事實是不是這樣呢?林修榮以二十世紀60年代為道德分水嶺,但他所關注的都只是性解放、墮胎合法化、同性戀出衣櫥運動、同性婚姻合法運動……等性議題。在此之外美國的道德水凖又如何呢?一些研究人員指出,與普遍的信念相反,世界的道德其實越來越好。哈佛心理學教授史提夫平克 (Steven Pinker)表達了這種觀點,雖然他是無神論者,而筆者亦不是完全同意他的所有觀點,但是我不會以人廢言。平克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上的暴力衝突相對地下降。在二戰之前和期間,士兵殺害平民被認為是正常的,但是今天,美國軍方會試圖避免傷害平民。平克強調啟蒙運動和隨後的人道主義改革運動是道德提昇的因素 ,在二十世紀,人們普遍承認少數民族和弱勢社群都有不可被剝奪的權利。

林修榮說:美國道德的滑落始於上世紀60年代,他提及了婦解運動,其實,上世紀60年代的婦解運動和民權運動促進了男女平等和種族平等,雖然前者有點激進,而後者仍未完善,但至少社會的公平意識是向前邁進,在二十世紀60年代之前,美國南方白人對黑人濫用私刑和種族隔離是非常普遍的,今天,至少這兩種做法已經停止,在這個意義上,道德正在進步,而不是衰退。

林修榮認為美國道德淪亡,是因為他狹隘地將道德定義為性倫理。然而,美國公眾關心的問題是什麼呢?根據最近【時代週刊】的一項調查,普羅大眾最關注的選舉議題是:

•經濟和就業:61%

•恐怖主義和國家安全:58%

•保健:38%

•移民:28%

•聯邦政府預算赤字:22%

•槍支控制:21%

•社會安全保障:19%

•氣候變化:15%

•政府規管:12%

性倫理不在上面的列表,為什麼公眾關注的問題和福音派基督徒關心的問題存在這巨大的差異呢? 什麼問題真的更重要呢?有人說:「基督教會應該關注道德問題,而不是經濟和其他問題。」但是,如果我們仔細考慮,其實列表中的許多項目都與道德相關。例如,今天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但「 勝者全贏」(winner takes all)是合理嗎? 平等和資源再分配的道德原則是什麼呢?反非法移民情緒和反恐會變成歧視嗎? 如何在尊重人權和安全之間取得平衡呢?如果我們繼續浪費自然資源,我們的下一代可能會承受氣候變化帶來的環境災難,我們應否討論環保倫理和管治神學(theology of stewardship)呢? 如果不收緊槍支控制,更多無辜的人會在保護第二修正案的名義下被殺害,這不正是一個道德問題嗎? 還有,槍支控制與另一個社會問題有密切關係:種族對立。在過去一年裡,許多白人警察開槍打死了手無寸鐵的黑人平民,部分原因是在美國罪犯太容易買槍,故此警察常常誤判情況。共和黨和民主黨人對於上述問題的立場是什麼呢?那一個的立場更道德呢?我會讓讀者自行探討。

福音派教會總是自詡為道德的捍衛者,但有時福音派基督徒對某些道德問題視而不見,甚至採取違反道德的立場。亞蘇撒太平洋大學(Azusa Pacific University)神學教授積琪蓮‧溫斯頓(Jacquelyn Winston)指出:在20世紀60年代,福音派教會正處於民權運動的對立面,許多教會領袖認為馬丁路德金是一個麻煩製造者,而不是英雄。在2016年美南長老會(PCA)宣布為了民權時代其種族主義的行為而悔改,儘管美國長老會在1964年民權法案通過後九年才成立,但是在民權運動時期,創辦PCA的領袖和教會不但沒有追求種族和解,反而積極反對民權運動。今年美南浸信會投票,否定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邦聯政府的旗幟,美南浸信會發出如下宣言:「對我們在基督裡非洲裔的弟兄姐妹而言,南方邦聯旗幟是可怕和不公義的象徵,對他們是恐怖主義的威脅。」為什麼教會竟是如斯後知後覺呢?

每個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意見,我永遠不會說,如果你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你必須投票給某位總統候選人。 然而,如果有些人堅持特朗普可以捍衛美國的道德,我想看一下事實和證據。

11.1.201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