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烏鴉一樣「黑」 那個教會不改變將同樣滅亡

原刊於教會這江湖,2014年12月24日


家「心靈農莊」的飯廰掛了一幅「白烏鴉」油畫。
 

天下烏鴉一樣黑,但是加拿大Queen Charlotte Island 的烏鴉是白色的。像白虎一樣稀有,是一種「白蝕」現象。有人繁殖白老虎,以供馬戲班表演或動物園展覽。我在番禺的長隆動物園和馬戲班看見他們養了很多,拉斯維加斯也有白老虎表演。

白烏鴉就少見了。

有些基督教的別異教派,如守望台,耶穌基督末期聖徒教會(摩爾門教),統一教等自翎比別的教會的教規嚴格,操守高尚。他們的領䄂是上帝親自欽點,比人更神聖的偉人。但熟悉那些教派內情的人,教內一樣有是是非非,勾心鬥角,瀆職腐敗的事。

由於到了十六世紀的羅馬天主教已經腐敗不堪,遂有馬丁路德發起的宗教改革運動。自宗教改革運動以來,天主教有多次大改革,如天特會議,耶穌會,和梵二會議。基督教也有多次變革,如復原運動,復興運動,敬虔運動,宣教運動,循道運動基要主義,靈恩運動等等。

福音派教會一向孤芳自賞,以為比別人信仰純正。若繼續屬靈地驕傲,自以為是「白烏鴉」,不思反省,死守成規,陳腐敗壞,殭化麻木,是走在一條「絶種」的路上。

1947年,卡爾巴特向改革宗教會發出”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 est “的口號,意即教命要不斷改革,常常改革。其實所有經過「宗教改革」的教會(reformata)也應該是「不住改革」的教會(reformada)。

要改革的,不只是在制度上,更不是找到一套必勝的教會增長秘笈,而是由內而外的靈性更新,悔改和反省。所謂「福音派教會」(evangelicals)本身,經過近數十年的興旺,看不見自己「老態」畢現。曾經英姿勃發,今已老弱殘兵。老者,一是生物學上的老化。會友年齡老化,教會的權仍在年長的的手裡,年青人流失,很快就老死。二是給世界拋離十萬八千丈。面對社會急劇轉型,一個多元化的社會,給教會的道德,倫理,政治和靈性議題,教會的回應有「無力」和「失語」的現象。無論教會如何大聲疾呼,沒有人想聽、教會已失去對世界的影響力。

有些教會和個別信徒,為求突破更新,有些向靈恩運動靠過去,獲取快速的「充電」,脫胎換骨,情緒保持高度亢奮。另一類對福音派教會失望的,向天主教的靈修傳統,包括密契主義取經,沈潛於靜思默觀。再有一類更激進的,以社會行動表達宗教的理想。

2014年聖誕前夕,天主教教宗方濟在教廷的年度聖誕聚會,向一眾樞機主教、主教及神父,痛陳梵蒂岡教廷的流弊,形容教廷患上過度勤奮、協調不力、自誇、「靈性腦退化」等15種「疾病」。若能對證下藥,羅馬天主教繼梵二之後,的一次屬性更新和改革。場茲轉貼如下。這十五宗罪,天主教,基督教,包括福音派,基要派,靈恩派,什麼派都沒有免疫力。若不悔改,將一同被世界淘汰,被主耶穌逐出門外,在黑暗中哀哭切齒。

  1. 自以為不朽、不可或缺及有「免疫力」:變得不會自我批評和改進,與民情脫節,以為較普通人更優越;
  2. 過度勤勞:沉浸在工作之中,忘記上帝教誨休息的重要,導致精神焦慮及激動;
  3. 靈性及精神變得僵化:喪失內心的寧靜、活潑及氣魄,只會埋首工作,變成工作機器而非上帝的子民;
  4. 過度規劃及功能主義:以為通過規劃所有東西,事情就一定會取得進展;
  5. 協調不力:欠缺團隊精神,令教廷失去和諧的功能;
  6. 「靈性腦退化」:忘記救贖的歷史、自己認識上帝的歷程等;
  7. 爭名逐利:只在意職級和地位,計較身上教袍的顏色、徽章及所獲的榮譽;
  8. 生活上的精神分裂症:一些神職人員只懂在口邊教導信眾,生活卻迴避現實,像過着雙重生活;
  9. 數落別人、發牢騷及說是非:沒有勇氣在當事人面前說話,只懂在人背後說三道四;
  10. 神化領袖:對上級阿謏奉承,希望可換來好處,而不是待奉神;
  11. 對其他人冷漠:只顧自己,令人際開係失去真誠及溫暖;
  12. 哭喪臉:為了表現得認真,經常掛上副嚴肅表情,對人態度嚴厲,特別是一些弱勢群體;
  13. 囤積物資:大量累積物資,並非出於自身所需,而是想獲得安全感,以填補內心的空虛;
  14. 封閉圈子:身處個別團體時,感覺較隸屬於上帝更強大;
  15. 好出風頭及追逐世俗利益:部分神職人員利用在教廷的權力,獲得更多世俗的利益及權力。

(美國《華盛頓郵報》/英國《每日電訊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