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祼現與脱下、脫下虛謊

-100%+

前言:現代人往往是活在一個高度自欺欺人的自我論述裏面,不能自拔,亦不想自拔。令整個情況更糟糕的是,這個自我論述差不多是non verifiable的。

2015年春天,英國牧師Rev Samuel Wells來港,我去浸神聴課,他的書(God’s Companions)一直擱在家中某處,沒翻;(因為我不喜歡某君之所謂學術校訂),但幾天前,胡亂地讀了一章:incorporating(併合),很喜歡,分享如下:

書本中提到一個嶄新的觀念:水禮之祼現(nakedness of Baptism),在水禮中,上帝與受洗者在裸現相遇,作者當然引了很多羅馬書,但此文我想聚焦討論的是祼現。基督誕生及離世的一刻,其實都是赤裸的,作為一個表徴,那究竟涵蓋著多少層的屬靈意義呢?

我們心中的隱情,上帝一直是一清二楚的,在祂面前,我們是無可選擇地坦蕩蕩,始祖犯罪之後,亞當略盡棉力的不知抓著一些什麼來遮蓋自己,那其實是徒勞無功的,歷世歷代,我們都是做着同樣的蠢事,當你名牌掃貨,換一架新型號的寶馬,讀多一個碩士學位傍身,如果心態稍有偏差,that is just the repetition of Adam’s follies。

聖詩歌詞:成聖需用工夫,sanctification requires persistent effort。然而功夫要如何打,才會水到渠成呢?

一般信徒浸禮完畢,收了花、影完相、whatsapp share了,一切生活如舊,大家會繼續仗靠著手機、銀包、鎖匙、避孕套等等所帶來的獨立感,併埋安全感去忙碌生活,而無視此種操作模式,本質上已經偏離了主禱文之subjectivity,主耶穌曾經這樣強調:每天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其要點就是在陳明our immediate and ultimate dependency on God throughout our lives。使徒行傳如此說:「我們呼吸,生命下一秒鐘的存留,完全端乎上帝的憐憫!」信息很清楚,沒有半點含糊。

新約歌羅西書和以弗所書屢屢強調,基督裏面的人要脫去舊人、脫去虛謊,可是進路如何呢!君不見,千個講壇、千個忠僕,經年累月講了幾十年,許多信徒的屬靈生命,卻依舊毫無寸進!若要詰問,究竟是在那一點上出了亂子?要脫去虛假,to stripe off falsehood,該如何開始呢?

我試吓分享:將首要的放在首位(First things first)必須透過默觀與祈禱去停止自我哄騙,拆走你偏頗的自我論述。所謂老我的問題,每一個人俱是整全的。Sick soul produces sick mind。你要先name out你生活中自己僭建的虛假,意指你的學術証書、卡片、履歷,一切你引以為傲的東西,在永恆的真光中,這些草木禾楷其實都是「假」的。不論你如何努力攀爬,就係最成功的人,去到corporate ladder之盡處,在那裡,你衹係會見到一塊碎了的破鏡,照著你過度臃腫的自我(over-fatten ego)…..

希伯來書之作者是這樣說的:每個人,在上帝面前従來都是赤露敞開的,換言之,所有外在的「衣服,裝飾、名牌大學、港九培靈研經大會講員云云」,這些東西,對上帝無甚意義,個別信徒一生是否為神所重用,可能對他自己重要得很,於上帝而言,截然是另外一回事!

林後四5:「我們原不是傳自己……..」在日光之下,所有宏圖大計其實都祗是我們在砌積木而矣,要以一個永恆的角度(如果我們有的話)來再次審視。容許我誇張點說,我們壯年期所拼搏出來的巴別塔,大部分可能都衹是個人的僭建,國王的新衣這個童話,在我們身上,每天都在上演,且不斷地「安哥」…….

作為結語:我想引用腓立比書:當恐懼戰兢,作成得救的工夫、成聖是一生之工程,容不下半點怠惰與鬆弛(我的意思是肚腩)。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8FU5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