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病毒和防病毒軟件

Chong Ho Yu (Alex)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反間諜軟件就是間諜軟件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想說一個故事:很久以前我的電腦被間諜軟件(spyware)和廣告軟件(adware)感染,我瀏覽shareware.com,嘗試尋找一個去除間諜軟件的程式,終於我發現了一個免費軟件,於是下載並安裝它。原來,那反間諜軟件就是間諜軟件!安裝軟件後,網頁瀏覽器的主網頁,搜索引擎和其他許多配置都改變了,故事到此結束。

除了無神論,每一個思想都是病毒?

達雷爾‧雷博士(Darrel Ray)在2009年發表了一本頗有影響力的書,題目為【神的病毒:宗教如何感染我們的生活和文化】。在這本書中,雷博士斷言宗教或神的概念就像是一種精神病毒,它從人到人傳播,該病毒傳播只為了其自身利益,而不是為了您的健康。神的病毒會以洗腦和製造罪惡感的方法去破壞你的免疫系統,內疚感的來源之一是性,宗教使正常和自然的性行為變成罪惡,它破壞人的自尊,其結果是,受病毒感染的人要倚賴於宗教,他必須經常向上帝請求寬恕。

幾乎每一個宗教,甚至非宗教的思想都被雷博士稱為病毒(天主教病毒、基督教病毒、摩門教病毒、納粹主義病毒、共產主義病毒、麥卡錫主義病毒……),但雷博士從來不說無神論和他自己的想法是病毒。雷博士說:無神論不是一個宗教或病毒,因為無神論沒有儀式,沒有聖書……等。有趣的是,無神論哲學家邁克爾‧盧瑟(Michael Ruse)在2012年寫了一篇文章說,新無神論作者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他的人文主義令盧瑟想到宗教,他說道金斯試圖使科學成為一個宗教人文主義,這運勤充斥著熱情與排他精神。我同意盧瑟所說。

雷博士否認無神論有任何聖書。不過,說實在的,我親眼目睹了許多無神論的追隨者認為無神論作家的作品是天書。有一次在小組討論中,一個無神論者不停地告訴我去讀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Dennett)的【打破魔咒】(Breaking the spell),彷彿這本「聖書」具有所有問題的答案。基本上,雷博士說許多宗教思想和非宗教思想都是病毒,但無神論或他自己的想法是例外。真的嗎?

科學協議用中性詞語

雷博士指責宗教使用內疚感來貶低人,其目的是為了操縱人。其實,你也可以用其它方法貶低某人,例如讓他覺得他是反科學、反知識、愚蠢、心胸狹隘、被人洗腦、被精神病毒感染……等,那麼這個人將會依賴你,由於你聲稱擁有科學知識,知道如何去幫助他消毒。宗教向人灌輸(indoctrinate)或洗腦(brainwash),無神論為人消毒(disinfection),真是十分巧妙的措詞!

「神的病毒」也是非常聰明選擇而來的名詞,「病毒」帶有一個非常負面的含義,生物病毒可能會損害您的健康,電腦病毒則會搞亂你的電腦系統,沒有人會喜歡病毒。雷博士通過貼標宗教或任何意識形態為「病毒」,宗教便好像被判處死刑。但是,雷博士的研究是一個科學的方法嗎?在學術界,這種「污名化」(Name-calling)的做法通常是被禁止的,例如,一個真正的學者對墮胎進行研究,他可能會使用中性的術語,如「支持生存權利派」(Pro-life party)和「支持選擇權利派」(Pro-choice party)。如果任何作者在著作中用「壓迫婦女派」或「殺嬰派」為標題,科學界將不理他,這是因為作者不公平地在讀者心中植入成見,而雷博士正是違反了科研的基本協議。

永遠不會錯!

雷博士說,神的病毒摧毀你的免疫系統,使你無法抵禦病毒,他用催眠和酗酒作為比喻。一個人被催眠後,他不知道自己是處於催眠狀態;酗酒的人不會承認他有酒精問題,他也不會和酒瓶爭辯。同樣道理,一個宗教人士不會質疑自己的宗教。

雷博士的說法讓我聯想到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在某種意義上,精神分析永遠是對的。根據弗洛伊德的說法,我們的頭腦有意識和潛意識,有些思想和感情深埋在我們的潛意識裡面,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存在。如果一個心理學家告訴病人他有某些問題,但那人否認,心理學家可以簡單地說,問題是在你的潛意識裡面,病人不能爭辯或否證,心理學家永遠是對的。同樣,雷博士永遠是正確的,你不能與他爭辯,當他告訴你,你受了宗教洗腦,你可能會回答,你有很好的理由相信上帝,然後雷博士會說,你的思想已經被神的病毒感染,受感染的人不會知道自己被感染,所以,你不能理性也思考,你需要他和他的無神論朋友為你消毒。

結語

在他的書中,雷博士提出了幾種方法來提高我們的免疫系統,來對抗神的病毒,他列舉了中國作為一個例子,他說,基督徒的數目僅佔整個中國人口很低的百分比,這是因為中國促進科學教育,因此相當多中國人對神的病毒有免疫能力。我懇請雷博士先研究中國教會的歷史和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然後才作出這樣一個斷言。

雷博士並不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使用這種方法來挑戰宗教的人。在他的著作【打破魔咒】中,丹尼特把宗教比作寄生蟲,寄生蟲可以推動他的主人做一些不理性的東西,這正是發生在宗教人士身上。但是,我們不也可以說無神論者做了同樣的事情嗎?我們也可以說,無神論者對宗教的深層仇恨就像一條寄生蟲,使他們發表很多批評宗教的言論,為什麼無神論的想法不是寄生蟲或病毒呢?他們為什麼是特殊的呢?

是否有可能一些殺毒軟件本身就是病毒呢?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