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神愛世人──上帝的愛有沒有邊界?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人-女子-裸-女性-年轻-皮肤-夜-盯着-星星-宇宙-801899/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人-女子-裸-女性-年轻-皮肤-夜-盯着-星星-宇宙-801899/

(這是,需要深呼吸才敢發表的篇章啊。)

我們知道神愛世人,「愛」在基督教中擔任著極重要的角色。
甚至除了愛你所愛的人,我們更要學習愛仇敵。
Any objection?
該沒有吧。

沒有,那麼我們在做的是甚麼呢。
我們為什麼又會有這樣的行為呢。

(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愛」這個字可以延伸到有幾深,有幾闊?

我不想講「如果喺天堂遇到林鄭我寧願落地獄」這些傻話。
因為天堂、地獄以及林鄭──都離我們太遙遠了。
遙遠得你日日打開電視機也可以見到這位香港第一女特首。
但她的眼中沒有你。
而你或者她在可見的將來,似乎離死亡仍有好一段距離。

所以讓我們近一點,講一些真正令我們感到是根刺的人和事。

網絡。

廿一世紀,沒有甚麼比網絡叫人與人更接近。
我們每一次的讚,每一次的留言,每一次的分享,都代表著我們的立場與價值觀。
我們沒有面對面,但我們更赤裸地表達了自己,並與他人交鋒。
相識的、不相識的。

早一陣子,Facebook wall不間斷地有朋友說被某神學教授block了。
我只是輕輕碌走,當食了半粒花生。
畢竟世界很黑暗,山頭存在也不是新鮮事。
而我在當中是個完全不相干的人。
我不清楚,也不想捲入漩渦。

也許人就是如此自私。
「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機緣巧合下我發現原來自己也「疑似」被block了。
(說是疑似,因為我實在不是Facebook專家,總之我在public post中,無法看到對方留言也無法search到對方,但身邊其他朋友卻可以。不過就算我沒有被block這篇文仍然可以寫,因為我只是其中一例。)
我感到很震撼。

震撼在我和對方並不認識,也從未有交流。
我也肯定在此事之前,如果我們在街上碰見,大概都不會認得對方吧。
(不過至少現在我認得他喇。)
因而我想如果單因為我和誰誰誰是朋友或我與他的立場、言論不同,便遭到這樣的「禮遇」,這件事實在很浮誇。

震撼在對方是個神學教授,而我相信身教重於言教,我會忍不住聯想這樣的教授,教導出來的牧者是怎樣的呢?這些牧者牧會了又會如何?
(至於關於另一說法說誰聯群結黨狙擊不同意見人士之事我在此暫不評論,畢竟我這小薯並沒有這樣的經歷,也甚少理會這些事情。人與人的張力很複雜的,我只能講自己經歷過的事。)

我承認一開始我覺得整件事很可笑,後來我就有點生氣了。
大概我對牧者或神學教授這些領導者的角色始終帶著期望吧。

有人說無論甚麼人,即或是牧者,難道他就沒有自由或權利決定如何使用Facebook嗎?
用這角度看,當然任何人都擁有。
因此他最終都可以選擇要block甚麼人,要和誰做朋友。
並且事就這樣成了。
正如我也可以在這裡發文章一樣。
但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做每一件事都會帶來影響。
名氣為一個人帶來權力名聲地位,自然也帶來群眾的關注。
不管喜不喜歡,現實就是這樣。

情緒上的憤怒過後,我也開始檢視自己對牧者或神學人的期望到底有沒有太過分。
當我們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難道不能選擇遠離他,甚至討厭他嗎?
由過去到現在,我一直主張坦承面對自己的感覺。
如果我真的很鄙夷、厭惡一個人,難道我要壓抑自己嗎?忽略那個人是可行的解決方法嗎?上帝又會喜悅這樣的一個我嗎?

我是說,如果我們眼前就出現了這一個讓人恨不得說出:
「黑警」/「殺人填命落地獄」/「強姦犯就應該剪左佢」/「皇天擊殺」/「惡魔之子」/「奶共」/「你的生命完全沒有主」/「賣主求榮」/「卑鄙小人」/「賤人」……如此強烈情緒的說話。

而對方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

那麼,
我們仍要愛他嗎?
要愛得有幾深,有幾闊?
耶穌會要求我們擁抱這樣的人嗎?

遇見該死的人,我們忍得住在他落魄之時止著恨意不加多把口嗎?
遇見攻擊自己的人,我們忍得住在他一沈百踩之時不多加一腳嗎?
可能做到嗎?這樣的愛存在嗎?上帝的教導是可實行的嗎?











然後寫到這裡,我想起了一個片段。

「我想同你分享___點樣回應針對佢嗰啲人。我覺得佢好有智慧同時又好好笑。」
你停了一停,似乎在思考。
然後輕輕說:
「我諗我唔可以行呢種路線。因為咁可能會令對方難受或者難堪,咁憎我嘅人可能只會更憎我。我永遠化解唔到仇恨。我必須要用愛心去講說話。」

很久很久以前,我們曾有這樣的對話。
而現在你仍在努力。
我看得見。

我想自己無法做到。
是因為我對於上帝始終抱著懷疑嗎?
是否有一日當上帝完全佔據我心,我也可以有你的堅持?
我總覺得你很傻,卻又一邊希望你可以一直這樣。

這樣,我彷彿就可以從你身上見證基督。

(當然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公義與真相很重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