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神學生的三個荒謬

明天是我的畢業禮。三年的神學旅程就此告一段落。

作為一名神學生,我承認自己擁有不少光環。身邊許多人一聽見你讀神學,就會認為你是特別屬靈的人、擁有上帝的呼召、每句說話似乎都帶著權柄。總之,讀神學似乎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是不能與世俗相提並論。

於我個人而言,我的神學旅程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這是無可否認的。不過,我亦想說讀神學也有很多令人感到荒謬的事。以下我想談論一下作為神學生所體驗到的三件「荒謬事」:

1)入學的荒謬

要進入神學院成為一名神學生,必須過五關斬六將。

除了滿足基本入學條件,例如最低學歷(一般是學士)、最低年齡(一般是21歲)、洗禮證明、蒙召見證等等,你必須要有教會的推薦信。而最荒謬的部分正正是教會推薦信。我不是說應該取消教會推薦作為入學要求,畢竟神學院作為培養未來教會領袖,學生必須得到教會認可是自然不過的事。然而,我想指出要能得到教會的推薦,有時實在困難得荒謬,而且很主觀、沒有準則。

首先,你必須隸屬同一間教會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而且必須熱心事奉,得到牧師的首肯。假如你在那間教會混得不太好、得不到牧師的認同,那麼讀神學幾乎是遙遙無期。如果你轉會,所有時間將重新計算。

我認識一些有意讀神學的朋友都掙扎於拿教會推薦,最後即使成功入學,過程也是非常艱辛。有的不斷轉會尋找願意推薦他的人;有的自小在教會成長但也花了很長時間「被觀察」;有的幾經轉折都沒有得到推薦而最後唯有放棄。

我的疑問是:「究竟能得到教會推薦的準則是甚麼?」由於基督教非常分裂,每個宗派或堂會基本上都是獨立和各自為政,因此推薦的條件往往因人而異、因地而變。但據我看來,大部分都是很主觀的,都是看牧師對你的觀感如何。那能不能得到推薦就看你的運氣與人品囉,但一般來說三五七年是少不了的。

2)在讀的荒謬

既然推薦過程這麼艱難,能夠入學的學生是否都很有質素保證?他們是否都非常愛慕學習神學?答案似乎又不是。

我發現很多神學生進來神學院前都沒有認識清楚神學這一科是怎麼一回事,以致他們好像大學選錯科似的在苦苦掙扎。他們以為讀神學只是靈命培養、每天靈修敬拜,但沒有想過要嚴謹地治學、學習艱澀的知識和語言。他們以為讀神學是很high、很神聖的一件事,沒料到每天上課溫習,重重覆覆,竟然是一件平平淡淡,甚至「沉悶」的事情。因此,很多學生下課後都需要用敬拜讚美來「回氣」,常常說「要從忙碌的學習中停下來重新親近神。」這意味著他們並沒有認為讀書的過程就是一種與神的親近,反而是遠離了上帝。更驚訝的是,我甚至聽過有的說自己其實並不想讀神學,但上帝呼召他沒有辦法。他的上帝似乎很變態,總是強迫他去做他討厭的事情。

或許這也不能怪他們,只能歸咎於教會跟學術界嚴重脫節。神學生在教會裡所學到的跟在神學院所接觸到彷如兩個世界—他們由熟悉的舊世界踏進一個完全陌生的新世界。以前學到的東西似乎都要崩壞。一直習慣以情感和經驗出發的信仰,突然被要求作出很沉重的理性思考。因此,有些教會索性不鼓勵人讀神學,怕神學「教壞人」,令人離棄信仰。

這些都影響到學生在讀時選科的傾向。他們都傾向選擇,或被建議選擇,「實用性」的科目,例如輔導、植堂、宣教等等。甚麼原文、神學、哲學等就可免則免。這甚至影響到神學院都被迫多開一些實用性的科目來滿足教會要求,從而減少學術性的科目,甚至連畢業論文也刪去。畢竟,大部分教會要的不是「精通知識」的學人,而是能營運好教會的「CEO」。這跟教會如何看待神學教育有關,也帶來神學生畢業後的荒謬。

3)畢業的荒謬

讀完神學又如何?我的感覺是有點「得學無所用」。

神學生畢業後大多都會回到教會事奉,但往往他們在神學院期間學到的大部分東西都似乎用不到在教會。原文學得很好?神學思維很細膩?對教會歷史很熟?可惜,教會日常的工作都集中在搞活動、處理行政、開會等等,希望達至人數增長、奉獻更多、然後擴堂。知識的教導根本不是首要關注,即使你想關注,也幾乎沒有時間,也沒有多餘精力。因此,教會傳道都變成了「廟祝」般,只為應付日常行政工作就已經心力交瘁,還談甚麼「學以致用」?

當然沒有人會公開承認這情況的。人們都會美化說:「不是呀,神學教育能裝備事奉者更有效率地事奉;神學是很重要的,我們很重視神學。」但問心,教會生態真的如此重視神學?說白了,大家心知肚明,都只是當神學教育是訓練工場罷了,只為出產教會工人。神學在教會裡根本是附屬品、是失重的。最重要的是practical,要對教會「即時有用」。常言道,知識只叫人自高自大。

 

總括而言,作為一名即將畢業的神學生,我除了體會到很多人對我的關愛與幫助,同時也體會到入學、在學、以致畢業的荒謬。老實說,我對傳道人的前景、甚至神學界的前景,感到十分擔憂。我認為現今整個神學教育都被教會「勒住條頸」,這是不健康的現象。從推薦信、選科、課程設計、畢業後工作,全都被教會這江湖牽著走。當知識變成只為某一團體或意識形態服務,它只能是一種偽學。神學知識也如是。

當然,我認同做神學永遠不能脫離教會處境,但這不等於神學要被教會牽著鼻子走,到一個地步,神學只為奉承教會,而不是造就教會,甚至批判教會。

神學生不應只是教會未來的工人,而是改變教會的動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